为何贫穷或富贵的聪明人都会做这样的选择?(图)

2019-07-31 00:09 作者:郑楚雄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有的人在生命的某一个时刻,甘愿放开一切的名缰利锁,全然放纵自己投入大自然的怀抱,过着最卑微的生活。(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聪明的人,在顺与逆、穷与达、荣与枯,甚而生与死的分际,总会想到生命意义的问题。而真正的生命意义,在某个冷静的思考时刻,却往往是出人意外的希冀归于平淡和朴拙。不妨举两个历史人物--李斯、马援--的经历为例。

李斯是秦始皇的丞相,文才(创制篆书,统一文字)武略(攻伐六国,统一天下)兼具,一生功业已无须多作介绍。他不止个人荣耀,家族声势亦显赫。《史记》指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说李斯是聪明人,倒也不是虚美。凡人生命际遇到此境地,总不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可是李斯却有自省的聪慧。他在位极人臣、权倾朝野的时刻,却晓得感叹:

“嗟乎!吾闻之荀卿曰:‘物禁大盛’。夫斯乃上蔡布衣,闾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驽下,遂擢至此。当今人臣之位无居臣上者,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

“税驾”,据《史记索隐》谓“犹解驾,言休息也。李斯言己今日富贵已极,然未知向后吉凶止泊在何处也。”

李斯终极愿望非常简单

的确,如李斯之所忧,他在始皇死后,政治形势改变,敌不过赵高的反间计,父子同被秦二世处死。“斯具五刑,论腰斩咸阳市”。临刑前,斯谓其子曰:

“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一个人临死前,不是担忧一生人所积累的荣华富贵如何打发,而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纯朴愿望:和儿子过着自由无忧的生活,随随便便拉着黄犬,追猎奔跑的兔子。这些愿望,出自一个自以为对国家贡献至高无上的人口中,当中不无讽刺意义。这种在临死前一刻的小小心愿,和世人眼中的名利富贵相比,重量是不成比例的,但却是最真挚,最没有机心,也是最合人的常情。在这一刻,名利富贵不是等同过眼云烟吗?时光如果可以倒流,你是否愿意只平凡地过一生,不要一步步蹈向险境而不自知?

李斯一生功名显赫,人生最后一站却全然是一个失败者。相反马援经历人生困顿,却逐步迈向成功。他少怀大志,而且眼光洞若观火。处身王莽末年,群雄并起,他知延揽他的公孙述不是英主之才,毅然投靠刘秀,亦被器重,屡次征战均立大功,后被壐书拜授伏波将军。在征交趾破敌后,被封为新息侯,食邑三千。《后汉书》记述:

“援乃击牛酾酒,劳飨军士。从容谓官属曰:‘吾从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泽车,御款段马,为郡掾史,守坟墓,乡里称善人,斯可矣。致求盈余,但自苦耳。”当吾在浪泊、西里间,虏未灭之时,下潦上雾,毒气熏蒸,仰视飞鸢砧砧堕水中,卧念少游平生时语,何可得也!今赖士大夫之力,被蒙大恩,猥先诸君纡佩金紫,且喜且惭。’”

跨越危难却懂居安思危

原本,一个成功人物,尤其一个跨越危难而成功的人物,最易被胜利冲昏头脑,自然也会高度评估自己的能力。可是马援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光,想起的却是他的从弟马少游给他的忠告:人生在世,不要过份追逐荣华富贵,只要有最起码的物质,最起码的尊严就够了,过多,“但自苦耳”。

马援在危难的关头想起这些话,自然是认同的,甚至在人生的某一瞬,想达到这样简易的目标也不是容易的事。马援是阅过世的,而且能在阅世的同时反思的。他在居安的时候,能够思危。他在成功时不是想像如何享受成功,却想到“下潦上雾,毒气熏蒸”的困境。在最困难的时候,大自然给他最平淡的安慰:“仰视飞鸢砧砧堕水中”,一个最平凡的自然界生物的动作,仿佛给他以无限的思想冲击,就正如陶渊明采菊东篱,悠然见山时的灵光闪耀。在这时候,马援所有的大概是对自己“成功何价”的质诘。

或许,他在生命的这一个时刻,甘愿放开一切的名缰利锁,全然放纵自己投入大自然的怀抱,过着最卑微的生活。这一刻的觉醒,是最难能可贵的。如果坚持,一生是不会有什么咎责了,最少不会像李斯般的欲回归最自然却不可得了。

李斯和马援遇难时的话语,最平淡自然,最真,也最有感情,那就不是普普通通的话语,而是文学了。文学就是这样最能给人启发。演活这两个典故的,例如李白《古风・其十八》:“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黄犬空叹息,绿珠成衅仇”(“绿珠”用晋石崇因宠妓绿珠而被赵王伦诛杀事)、苏轼《山村五绝》:“何须更待飞鸢堕,方念平生马少游”等,都说明了人生更深切的体会。

一个纸醉金迷、求名求利走上单程不归路上的众生,看到这些具有血和泪的例子,是否也应得到一个反思的空间?

(原标题:为何聪明人不论穷达总会想到皈依平淡?)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