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聪——前线警员的头号威胁(图)

2019-07-19 07:49 作者:杜耀明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香港
香港沙田新城市广场,警察和示威者对峙(Photo b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19日讯】如果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把警队“摆上枱”,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亦照办煮碗,将前线警员“摆上枱”,甚至不断把他们推往深渊。

上周日,警方在沙田处理“反送中”游行的清场行动,选择以新城市广场为终极行动地点,暴露了高层的部署,是不惜牺牲前线警员的安全和警队的名声,也要造成不可避免的流血冲突。首先,警方行动的目的别有用心,不是驱散也不是拘捕。

若是驱散,警方应让出生路,人群才可散去,但当武装部队从多方面包抄,示威者唯一去路是经新城市广场再经沙田火车站离开,但防暴队却早在火车站闸口禁止市民进入,火车也不停沙田车站,示威者根本是无路可逃,堵在商场里面。

但若说拘捕示威者,一个不漏,早该在街头重重围困他们,就如2005年世界贸易组织在香港开会时韩农示威者那样,在深夜的封闭道路逐一被捕,又何须在商场进行?同时,警方看来人手不足,据称有二千五百人左右,未必足够拘捕在场千多群众。既然如此,警方何不顺势而行,让退走的人群离开?难道把群众赶入新城市广场就变得更为有利,可以把他们逐个生擒?

事实刚好相反。新城市广场不同楼层四通八达,警方如何把他们集中于三楼的中庭,方便警方行动呢?即使可以集中,三楼面积是否足可容纳千多示威者,再加二、三千警员(那天据说只有二千五警员),更不要说可以放置重型武器或装备?即使可以容纳约五千人,怎样把示威者驱赶到中庭的同时,二、三千名防暴警察已经密密包住他们?同样重要的是,怎样把示威者与商场顾客和游人区分,特别是防暴警十点前进入商场时,还有不少人在内遛踏,或吃过晚饭开始返家?

不难看到,警方对这些问题似乎都没作准备。示威者滞留商场,大部分警员都在商场外面,何来足够人手包围他们?在场警员仿佛群龙无首,并无向示威者宣示有何打算。既没有严限活动范围,没有宣布警方怀疑他们干犯何罪,更没有表明警方快将拘捕他们,谁会相信把示威者围困商场是一网打尽的拘捕行动?

结果只造成先对峙、后打斗的混乱局面。当示威者前无去路,被防暴警挡住火车站闸口,便唯有退回商场跟警员“困兽斗”,自然别无选择勇武反扑,才能闯出生路。反观在场的百多警员却非严密布防,他们面对大群示威者在中庭聚集,中间还夹杂不少商场顾客,既无能力限制示威者的活动范围,更不要说围堵他们,展开集体拘捕行动。面对如潮涌的人群,近距离无阻隔的对峙,怎能避免武力冲突?好一段时间,在场警员只能凭一身装备自己“执生”,跟群众追逐、纠缠、殴斗。奇怪的是,连场打斗过后,防暴警撤离火车站,让所有人乘车离去。究竟是临时放弃集体拘捕行动,还是目标已达,所以全身而退?

警方行动怎会漫无目标,只不过包围新城市广场的目的不是驱散也不是拘捕示威者,更似是制造机会,让警员和示威者狭路相逢,短兵相接,狠狠的打一场。警方装备齐全,当然占尽上风,一些示威者被打个头破血流,但亦难免个别警员被袭受伤,幸好示威者手上并无杀伤力大的武器,否则情况不堪设想。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果真如此部署,若非愚昧、鲁莽或冲动,就是刻意制造危机,以激烈的肢体冲突和血腥的打斗场面,把滞留群众渲染成暴徒,使和平示威者心生害怕,日后也不再参加群众运动。只是没想到他可以不择手段至此,把前线警员置身险境,不怕他们会重创收场(不幸的话甚至制造烈士),以此来换取民众的同情,齐声指责施暴者,再趁机抹黑反“送中”运动,化解特首林郑月娥的管治危机。

政治问题政治解决,理所当然。由前线警员去抵挡政治怒潮,既不实际也对他们不公道。上周日,警察员佐级协会发表声明,要求高层确保执勤人员的身心安全,否则不应该执行可能引致受伤的危险任务,怎料晚上便出现本可避免的流血冲突。不过,经此一役,前线警员怎能不提高警觉,他们真正的隐忧和威胁,是来自只求下属替他完成政治任务,却不顾他们安危的警务处处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