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多厉害?看她处理这不堪入目的事就知道(图)

2019-06-29 10:31 作者:诗绿凤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凤姐在绣春囊这一事件中,虽然外表紧张,但实则清晰冷静地以五条理由向王夫人申辩。(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有一次傻大姐在园中掏促织,在山背后无意中得了一只绣着“两个妖精打架”的绣春囊,偏偏让邢夫人看见了,马上封起来送到王夫人那里,她想把绣春囊栽赃给凤姐,让她来背这个黑锅,想继第71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在贾母生日时已经当众给儿媳王熙凤难堪之后,再来借这个绣春囊给王凤姐又一个下马威。

凤姐沉着的五大解释

而王夫人对绣春囊一事的分析简单而缺心眼,她怀疑是贾琏这个“下流种子”从外边弄来送给凤姐的,被荣国府女总管凤姐不小心丢到了大观园里了。

于是王夫人恼羞成怒,来找亲侄女凤姐兴师问罪……。

话说见到盛怒而来的王夫人,并遭此诬陷,凤姐并不慌乱,只见凤姐虽外表紧张、顺从,但内里清醒、沉着。她条分缕析了五条理由向王夫人申辩,从自己到青春年少的丫头、姬妾,全面点数大观园人员,启发引导王夫人思考,以示自己清白。

凤姐沉着冷静向王夫人申述了绣春囊不是自己所有的理由:

第一、面对王夫人的兴师问罪,一般人的回答肯定是:“太太,你错怪我了,我比窦娥还冤呐,绣春囊绝对不是我的”,殊不知这样撇清的话,只会让盛怒的王夫人更恼怒。凤姐只说不敢辩,不明言有或没有。不辩,所以人无从与之辩。抽象承认,具体否认,这才显出王熙凤的圆滑和有心计。可见凤姐思维口才就是高人一等。

凤姐对王夫人说这件绣春囊做工那么差,档次那么低。我就是要这个东西,也不会要这么低档次的。王夫人听至此,仔细一想也对,王熙凤是大户人家出身,吃穿用度很是讲究,不应该用这么次的东西。

第二、退一步说,这东西即便是我的,也只能放在房间里,不会带在身上。为什么我不会带在身上呢?因为在大观园里,大家拉拉扯扯,很可能露出来或掉下来,不管是谁看到都不好呀。

“我就年轻不尊重,也不能糊涂至此。”凤姐的意思是说,我是荣府女总管,我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不是个个男人我都肯随便就黏黏糊糊的。

凤姐的这个申辩理由,暗地里将了王夫人一军:我也和你一样是王府的千金小姐出身,受过大家族的教育,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有违身份,丢王家脸的事呢?

第三凤姐把怀疑范围扩大到奴才。凤姐的理由之三就是,这绣春囊有可能是奴才下人们在院子里玩耍时不小心遗留下来的。

第四、嫣红、翠云,这二人是好色的贾赦的小妾。年迈的贾赦总是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把年轻有姿色的女子娶在自己屋里,而她的正室邢夫人不但听之任之,还主动帮助丈夫纳妾,就像贾母说她的“你倒也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慧也太过了”,所以凤姐分析到贾赦的小妾们更有可能有这个东西。另外凤姐还认为,尤氏年龄也不大,况且她的丈夫贾珍又是那副德行,她也有可能有这个东西。

第五、最后凤姐怀疑到贾府的丫头们。凤姐提到“也有年纪大些的,知道了人事”,目的是启发暗示王夫人思考怀疑宝玉所在的怡红院也有不检点的嫌疑,比如袭人,她每天陪着宝玉睡觉,她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她也可能有绣春囊。

凤姐一开始对王夫人口口声声说“不敢辩我并无这样东西”,其实上述一二三四五条理由就是在证明“我并无这样东西”。理硬而语软。理硬,无可辩驳;语软,叫人乐于接受。

王夫人盛怒而来寻凤姐,凤姐在极其不利的形势下,沉着冷静,一条一条地发表了思维逻辑清晰的申述,成功地进行了反驳、撇清。

以上五条理由说完,想必缺心眼、头脑简单近乎无用的王夫人应该开窍了。

虽然凤姐是王夫人的亲侄女,但在贾府那个龙潭虎穴的是非之地,还是逃脱不了老是被人怀疑的宿命。

骨子里其实很传统的王熙凤貌似给人轻薄印象,也正因为如此,王夫人因她“风声不雅”,所以一遇到这些黄色花边新闻,就会想到她。

这也由不得王夫人不那么想,况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在那时,把绣春囊这样一个画着春宫图的不雅香袋栽赃到一个女人身上,就是给她安上了一个奇耻大辱的罪名,后果非常严重。

但是好凤姐不简单,沉着冷静,经过一番抽丝剥茧的条理性分析,让王夫人觉得凤姐说得“大近情理”,遂消除了觉得凤姐是轻薄少妇的误会,消解了盛怒。

凤姐好口齿,轻松化解了一场可能会升级的误会,差点就上了邢夫人的套,因为这绣春囊是邢夫人为了要治王熙凤,而有意交给王夫人的。

最终凤姐撇清了自己的不雅名声,卸下邢夫人给她背的黑锅。

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