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伟案后北京再占联合国高官职位 传出吊诡内幕(图)

2019-06-25 11:08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中共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6月23日“当选”联合国农粮组织(FAO)总干事。
中共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6月23日“当选”联合国农粮组织(FAO)总干事。(图片来源: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日前成为联合国农粮组织(FAO)总干事,投票前有消息指一些成员国的欠债突然全数偿还。因情形和已被中共秘密抓捕的孟宏伟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时类似而颇显吊诡,中共谋划夺取联合国职位的隐秘内情引起关注。

中共在联合国再谋一重要席位 情形类似孟宏伟当选国际刑警组织主席

现年55岁的中共农业部副部长屈东玉于6月23日当选联合国农粮组织总干事,任期四年。他的前任巴西人曾连任两届。

屈东玉当选后承诺以中立和公正的立场领导这一联合国机构。但从因为身兼中共公安部副部长的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去年突然被中共当局抓走一事,让外界对中国在国际机构的高级公务员的独立性抱有疑虑。

2018年9月,时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在回中国时突然失踪,后来北京宣布其涉嫌受贿被捕。中共如此不顾国际影响拘捕一位在联合国担任高级职务的人令全球震惊。

美国《华尔街日报》今年5月6日披露,2016年,在巴厘岛举行的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选举会议上,孟宏伟成功上位。其当选的原因,是因为有一个中国代表团在现场游说小国投票,承诺将向他们的政府和警察部门提供数10亿美元的援助。

而这一次屈东玉当选也有类似情况,法新社报导指,从欧盟外交渠道的消息得知,选举之前,中方发动了一场“富有挑衅性的竞选活动”,随之传出一些粮农组织成员国的欠款在投票前突然付清,一些成员国的欠债突然免除的消息。不过,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中国(中共)代表团都没有评论这一传言。

孟宏伟在位所为曝光中共国际图谋

《华尔街日报》前述报导还指出,中国公安部高官能担任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原本称得上是一项中国的外交成就。不过,此举被看成中国利用孟宏伟担任国际刑警主席的身份,追捕流亡异见人士。

2017年2月,首次参加执行委员会大会的孟宏伟表示,自己有志成为国际刑警组织历史上最积极主动的主席。

报导称,他的前任们既无薪酬,也无实权,每年需前往里昂两次,很少有人当选后离开祖国或放弃原来的日常工作。真正掌权的是五年选举一次的秘书长,他手握该组织的预算权。但会议纪要显示,孟宏伟说这种情况该结束了,秘书长应该执行命令——而不是下达命令。因此孟宏伟就和秘书长Jürgen Stock有了冲突,不过,Stock很少公开反对孟宏伟,却用自己的方式私下里设置障碍,如引用内部规则驳回孟宏伟调整国际刑警组织预算的要求。

孟宏伟带了四名中国助手进驻办公室,并在中国配了一个全职翻译团队,将大量文件翻译成中文,如此一来与其共事但不会说中文的人感觉被排除在外。

曾与孟宏伟密切共事的人士表示,孟宏伟周围的人都清楚中共想从国际刑警组织得到什么。该组织曾多次拒绝对中方所谓的逃犯发出红色通缉令。知情人士透露,执行委员会成员开会时经常有激烈争论,令翻译们应接不暇,起因就是孟宏伟想让国际刑警组织与中共目的保持一致。

孟宏伟还推动国际刑警组织支持中共的“一带一路”外交政策,但国际刑警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认为该组织不应为政治背书。

报导还引用知情人士透露,担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孟宏伟没有发出中方需要的红色通缉令,因此,他与中共高层关系十分紧张,同时,他对中共党内秘密知之甚深。正是因为这样,他给自己留了后路,暗中做了高风险的定居海外逃亡计划。不过这个愿望还没有达成,就以其“落马”而收场。

今年6月20日,天津一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说,被告人孟宏伟2005年至2017年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中国海警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46万余元。孟宏伟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庭宣布择期宣判。

中共谋求“占领”联合国:国内不讲选票 国外一票不能少

一位欧盟分析人士对法新社表示,现在中国(中共)特别关心如何强化在联合国的存在,尤其是在联合国如何取得更多的高级岗位。专家观察到,在诸多国际机构,国际基金以及联合国分支组织等机构选举时,中国(中共)非常积极。

这位分析人士指,传统上中国(中共)十分重视联合国涉及经济及社会领域发展的问题,尤其粮食与农业的问题更是中国(中共)的重中之重。在这一背景下,由于另外一个国际组织——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传统上属于美国统领的领域,在这种情况下,粮农组织对中国(中共)非常有吸引力。

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的汉学家高敬文指出,中国(中共)在联合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可以使其尽可能堵塞所有针对其人权状况的批评,并尝试推行自己的标准。“中国(中共)企图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改变国际秩序”。

《明报》24日就屈冬玉当选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一事评论称,看来孟宏伟案并未影响北京争国际组织领导。

文章称,孟宏伟被公安部诱他回国拘捕,引起一场国际风波。上周孟被控受贿案开审,距他去年10月被捕未满9个月,创同类案件侦办的高速纪录,而他被指控的涉贪金额为1400多万人民币,亦相对远低于同级贪官,孟本人在庭上即场表示“认罪悔罪”,虽未当庭宣判,但以其金额看刑期似不会太重。该案给人感觉有速战速决、草草收场意味,似乎当局希望给这一丑闻尽快画上句号。

文章指出,孟宏伟案似乎并未影响中方争夺国际组织领导权的行动。今次粮农组织(FAO)总干事之争中,本来有5人竞争,但在中方成功劝退印度和非洲喀麦隆的两名竞争者后,屈冬玉的对手只剩下美国支持的格鲁吉亚前农业部长(长期留学美国)和欧盟支持的法国农业部女性部长级代表,结果,在194个成员国中,屈冬玉获得108票,法国女部长获71票,美国支持的那位只获得12票。据报导,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票都投给了中国的候选人。

文章指出,中共在国内不讲选票,在国际上却注重选票,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要数人头,故一票都不能少。

哪些中共官员在主要国际机构担任高级职位?

一篇的英文报导指出,自1978年中共所谓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开始在全球重要机构大力增加其影响力。

但中国(中共)推荐人选在国际组织成功当选领导人,其实是借助香港人获得突破的,始于2006年香港卫生署前署长陈冯富珍出任世卫组织(WHO)总干事。

此后,2008年5月,中共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林毅夫担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

2011年7月13日,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朱民获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

2013年6月,原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当选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总干事。

2013年8月,前中共商务部副部长易小准,出任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

2014年10月,由中共政府推荐的赵厚麟于当选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

2015年8月,中共政府提名的柳芳出任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秘书长。

2016年8月,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张涛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缩写:IMF)副总裁。

2017年7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被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为主管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

2018年2月,薛捍勤当选为国际法院(ICJ)副院长。

2018年7月,前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任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捐移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他们有特殊任务吗?

除了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共官员在国际重要组织中担任要职。在国际组织中,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共派出的工作人员。这些国际组织中的中共官员,他们自身是否带有中共交办的特殊任务?

时事评论员横河对《看中国》认为有这一点问题:“贯彻中共的政策,比如排挤台湾,禁止人权议题,阻止对新疆、西藏、台湾相关议题的讨论等,这要看具体职务所涉及的领域和权限。如世卫组织就替中共的活摘辩护,公开吹捧中共的所谓器官供体改革等。”

据《看中国》此前报导,开始时主要由西方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在逐步受到侵蚀,除了中共用尽办法拉拢小国投票,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些组织的经费主要来自各成员国的会费和私人捐助。而中国现在已是国际组织缴费大户。

以联合国会费为例,其分摊比例是以各国支付能力为原则确定的,每3年调整一次。从2016年开始,美国依旧是缴纳联合国会费最多的国家,其22%的预算分摊比例维持不变。日本位居第二位,缴纳比例从之前的10.8%降至9.68%。中国的分摊额度则从此前的5.148%升至7.921%,位居第三。

2018年8月14日,联合国会费委员会发布的2019~2021年通常预算的各国分摊比例的估算结果显示,预计中国的会费将上升至仅次于美国的第2位,占预算分摊的12.005%,日本则下滑至第3位占9.680%。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人权迫害者,在争议声中,中国(中共)依然能在2013年11月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华盛顿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他表示,“拿钱买路”是中国(中共)政府试图改写国际组织规则的办法之一。中国作为成员国缴纳的法定捐款已经成为了这些组织的重要财政收入,这也就意味着中共逐渐掌握了更多的话语权。

正因为这样,向国际组织诉诸公平正义的要求或会因此沦为虚谈。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