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 蔡元培和陈独秀都走向“反共”(图)

2019-06-15 10:00 作者:林辉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蔡元培(左)和陈独秀(右)个性南辕北辙,却先后都走上了“反共”的道路。
蔡元培(左)和陈独秀(右)个性南辕北辙,却先后都走上了“反共”的道路。(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提起蔡元培陈独秀这两个人,可谓是中国近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前者,曾留学德国、法国;后者,曾留学日本。前者曾任北大校长,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原则治校;后者受前者所邀,受聘北大,任文科学长并教授文学,同时倡导“新文化运动”。前者捍卫教育的独立性,认为教育不应受任何党派左右;后者在授课之余,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并成为中共成立后的第一任领导人。前者个性忠厚,为人友善,处事接物恬淡从容,平时很少轻易动怒;而后者性格倔强、刚烈、果敢,外号“火山”。

不过,让人感兴趣的是,他们先后都走上了反共的道路。这又是何种原因呢?不妨回顾一下当年的历史。

中共在1921年成立后,由于信奉者寡,力量薄弱,因此在苏俄的建议下加入国民党借机发展壮大;而孙中山为了借助苏俄力量,采取了“联俄容共”政策,允许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后,迅速攫取了国民党的宣传机关、组织机关等,并在国民党内部发展地下党员,这引起了国民党员的反感。此后,为防止国民党壮大,阻挠蒋介石北伐,中共在多省发动了农民运动、土地改革、工人罢工等,杀死不少地主,其结果是造成社会动荡,人心不宁。

1927年国民党北伐取得了初步胜利后,从3月底到4月中旬,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的部分人等在上海多次召开会议,策划清党,而这一系列密会的主席就是蔡元培。

在3月28日的“预备会”上,5名到会的监察委员中有4人为国民党元老,即蔡元培、吴稚晖、张静江、李石曾。在会上,吴稚晖首先发言,称中共谋反,应行纠察,开展“护党救国运动”。对此,身为主席的蔡元培立表赞成,提出把共产党人从国民党中清除出去的建议。

4月2日的正式会议上,蔡元培向大家出示了两份材料,一份是中共自二大以来“阴谋破坏国民党”的种种决议和通告,另一份是中共在浙江“阻止入党”、“煽惑民众”、“扰乱后方”、“捣毁米铺”、“压迫工人”等若干条罪状。会议还列出了包括毛泽东、周恩来、陈独秀等中共领袖在内的近两百人的名单,提请中央执行委员会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将他们“就地知照治安机关,分别看管,制止活动”。

4月9日,蔡元培同吴稚晖、张静江、李石曾等人一起发出了3000余字的“护党救国”联名通电,痛斥联共政策的种种荒谬,严词指责工农运动,号召“全体同志念党国之危机,凛丧亡之无日,披发缨冠,共图匡济;扶危定倾,端视此举”。

可以说,蔡元培一改往日之平和而坚决反共,完全是因为中共的恶行令人发指。虽然提倡“兼容并包”,但秉持着民主自由理念的蔡元培当然有自己的原则,他当然绝不会赞成打土豪、分田地、杀人这种以侵犯人权为特征的阶级斗争,绝不会赞成中共这种“借壳”壮大自己的行径。

而事实上,蔡元培和中共之间并没有什么私人恩怨,甚至对任教于北大的陈独秀、李大钊在北大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没有干涉。在李大钊被奉系军阀张作霖处死后,他还带头募捐,帮其长子李葆华去日本留学。在陈独秀两次被国民党逮捕后,也都曾出手相救。

然而,中共的暴虐让这样一位谦谦教授都愤然而起,可见中共所为是何等的令人不齿。

再来看中共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是如何走上反共之路的。

1927年国民党清党,证明斯大林让中共加入国民党是错误的。当时苏共的另一领导人托洛斯基为中共制定了一个题为《中国的政治状况和反对派的任务》的政治纲领,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政治安定和经济复苏的时期,中共只能要求召开国民会议以解决国家的最重要问题”。陈独秀对此表示赞同。但斯大林却不承认错误,批评托洛斯基和陈独秀,并在1927年8月解除了陈独秀总书记的职务。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举行,陈独秀拒绝参加。1929年“中东路事件”,陈独秀反对中共罔顾国家利益、“保卫苏联”的做法。当年11月,陈独秀被开除出中共。

之后,陈独秀组织了中国“托派”,发行杂志,刊载托洛斯基的文章,反对中共政策,也反对国民党。1932年10月,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在五年的坐监中,陈独秀阅读了大量书籍并开始反思。1937年出狱后,他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认为只有民主政治才能救中国。

抗战期间,他写了不少新书,在《我的根本意见》及《陈独秀的最后见解》提出许多观点:“‘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是独裁制度产生了斯大林,而不是有了斯大林才产生独裁。”“民主主义是……人民反抗少数特权的旗帜。无产阶级……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是反对党派之自由。”

尽管晚年生活潦倒,但陈独秀不仅拒绝了胡适赴美的邀请,而且也拒绝去延安,并坚拒国共两党人士的馈赠,最后在长期隐居的四川江津病逝。

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的阿隆曾说:“任何一个严肃的人,一个学者都不会对已经变成马列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感兴趣。用我的朋友乔恩・埃尔斯特的话说,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一个人才能既是马列主义者,又拥有才智和为人正直呢?”

的确,一个人可以既是马列主义者,又同时拥有才智,但是他不会在思想上是正直的。从民国时期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的反共经历就可以看出,真正有才智、有道德、正直的人最终都会选择远离马克思主义,因为它是这样一个只会给人们带来悲剧甚至毁灭的荒谬理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