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天上有神仙 极幸运的人才有机会遇上(图)

2019-05-01 03:12 作者:罗善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神仙可以做常人做不来的事情。
神仙可以做常人做不来的事情。(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肯卖力的憨直人,遇到神仙

唐代贞元初年,广陵有个人名叫冯俊,平日以当雇工为生。因为他力气大,为人又憨直肯卖力,所以总有人雇用。

有一次,冯俊遇见一位道士,在市上买药,买得药后都放入一只口袋里,重有百余斤,想要雇用一个能独自背运的脚力,愿意者加倍付给工钱。冯俊请求雇他搬运。当下说好运到六合地方,酬金大约一千文,到达六合之后,再领取脚钱。于是冯俊先回到家里,向妻子说明此事,然后就随道士一起上了路。道士说:“跟着我走,不必直接去六合。现在我想从水路去那里,找到后,可随我乘船走,也不少给你工钱。”于是,冯俊便跟随着道士,上了一条小船。出江口数里,道士对冯俊和船家说:“现在无风,逆流而上无法到六合,待我施展个小法术。”便命二人都趴在船舱里,道士一人,独在船头,牵引风帆,掌握船桨。冯俊二人在船内,耳闻风浪之声大作,那船如在空中飞行一般,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约莫两顿饭的功夫,道士命二人,打开船舱出来,已经来到一个地方。只见这里湖面深远,前面山岭重叠。那船家过了半天,才看明白,这里就是庐山下的星子湾。道士上了岸,叫冯俊背上那一口袋药,当即付给船家船钱。船家对道士十分敬畏,不敢接受。道士便对他说:“本知你是浔阳人,我正想马上到这里来,因此正好借助你的船,何必推让呢?”那船家确实是浔阳人,于是他再三拜谢,才收下船钱而去。

道士领着冯俊,背上药,在乱石间,走了大约五六里。快到山下时,看见一块巨石,方圆有好几丈。道士便用一块小石头,在那巨石上敲了十几下,巨石忽然分成两半,从里面走出一个小童,高兴地说:“尊师回来啦!”道士就领着冯俊,进入石洞中。起初,洞内的通道十分陡峭。下去十多丈后,道路渐渐宽阔平坦了。又往里走了几十步,只见洞中一片光明,在一座大石堂里,有几十位道士,正在下棋玩耍。见到这位道士进来,都问:“怎么回来晚了?”就让冯俊把药放下,命左右赶快将他打发走。

这时,与冯俊同来的那位道士,命令左右说:“背药的人甚是饥饿,快给他些饭食。”于是,左右的人,就用小瓷盆盛上胡麻饭,给冯俊吃,还给了他一碗浆。那浆甘甜滑腻如乳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吃过饭后,道士便送冯俊走出山洞,并对他说:“劳你远道而来,这少许的酬金,就送给你吧!”说罢,交给冯俊一千文钱,让他系在腰下。并告诉他,回到家里再解下来看,自然不同于一般。又问冯俊家有几口人,冯俊回答说:“妻子儿女共五口。”那道士便送给他丹药百余粒,说:“每食一粒,可以百日不吃饭。”冯俊告诉说:“这一回去,路途遥远,该走哪条路呢?”道士说:“我给你想办法。”于是就领冯俊在乱石间行走,发现一块石头横在地上,状如卧虎,便命冯俊骑在卧虎石上边。道士用一物,蒙住石头的前端,让冯俊抓住那物件的另一头,就像握住马缰绳。道士又嘱咐冯俊闭上眼,等到双足着地再睁开。冯俊按照道士的要求骑在卧虎石上,道士便用鞭子驱赶石头。突然,冯俊就觉得这块石头腾空飞行起来。离开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过了做一顿饭的功夫,冯俊觉得脚踏在了地上,睁眼一看,已在广陵城门口了。这时,各户人家才开始点灯。等到冯俊回到家中,他的妻子儿女,都对他回来这么快,感到惊讶。冯俊再解下腰中的钱一看,竟然都是金币。

从此以后,冯俊不再给人当佣工,他广置田园,成了富人。邻里的人都怀疑冯俊当了盗贼。后来别的地方,有盗贼发了案,邻居们觉得冯俊很可能也是同伙,便将他捆绑起来,送到官府。当时的节度使杜亚,特别重视炼丹之术,喜好听奇闻逸事。杜亚听了冯俊所言,就命他去取金丹。可是丹药一到杜亚手中,就像掉在地上一样消失了。杜亚大惊,感到神异,不敢乱来。又听冯俊所乘的石头,还在城外,也有人证明这是冯俊骑过的卧虎石。于是,杜亚刺史就把他放了。

杜亚刺史,从此专心于道术,最喜好炼丹。冯俊后来寿终,子孙们都极为富有。

(出自《原仙记》)

二、李公做官,张公成仙,友谊连绵

唐代开元年间,有张、李二公,他们二人志向相同,结为好友,一起在泰山学习道术。时间一长,李公因为是皇亲,想去做官,于是,便告别张公,准备回去。并向张公,表示惭愧。张公说:“人各有志,做官是佐君治国,何必感到羞愧呢?”

天宝末年,李公官至大理丞,适值安禄山叛乱,便携带家眷,出离武关,回到襄阳居住。不久又奉朝廷之命,出使扬州。途中遇见张公。

张公的衣服,又脏又破,还装出穷途潦倒的样子。李公颇有怜悯之意,便请张公跟他回家去,同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顾。

张公看出来李公虽然做官,尚怀惜友、怜悯之意。就说:“我家主人,颇有谋生之计。”便邀李公与他同去走访。来到一处府邸,只见这里殿堂宏伟、侍从成群,衣着极其华丽。再看张公,俨然是个尊贵之人。

李公感到非常惊讶,便问张公:“这是怎么回事?”张公只是微笑,却缄口不语。接着,就摆下山珍海味,宴请李公。吃完,张公命五位歌伎,各持乐器奏曲娱乐。其中有个弹筝的,容貌酷似李公之妻,故而李公紧紧地盯住她细看。饭酒之际,李公又多次凝眸斜视那女子,张公便问其缘故,李公指着那个弹筝的女子说:“此人颇像我的妻子,怎能不盯着看呢!”张公笑道:“天下确有相貌相似之人。”宴席将散之时,张公唤那弹筝的女子到近前,将一沙果系在她的裙带上,然后才打发她回去。又问李公:“你还需要多少钱,才能遂心如意、养家餬口呢?”李公说:“恐怕还得三十万钱,才能办理好全家的事。”张公就取出一顶旧帽子,告诉李公说:“你可以拿着这顶帽子,到药铺,对王老说,张三(张公的小名)让我拿着这顶帽子,来取三十万钱。他一定会给你。”说完二人分手,各自离去。

第二天,李公又来到那处府邸,但见门前荒芜,房舍残破,门锁久已无人打开,宅院里面,再也无人迹。李公便向周围的邻居,打听张三,邻人说:“这是刘道玄的宅邸,已经有十多年没人居住了。”

李公听后惊叹不已,又拿着那顶帽子,到老王家去取钱。王老便把帽子交给家里人,仔细察看是否是张三的帽子?王老的女儿说:“从前,我在帽子上所缀的绿线还在。”李公又向王老打听张公到底是什么人?王老说:“他是五十年前,送来茯苓的主顾,价值现钱二千万贯钱,存放在药铺里。”李公领了三十万钱而回。再到处寻找张公,但始终未能见到。

不久,李公回到襄阳,索取其妻的裙带来看,果然在上面系着一个沙果。李公便追问妻子那沙果的来历,妻子说:“昨晚梦见五六个人追赶我,说是张仙叫我去弹筝,临别时便将这个沙果,系在我的裙带之上。”李公这才明白:张公已经得道成仙了。

(出自《广异记》)

責任编辑: 岳尔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