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共影响力澳洲应更加理足气壮(图)

2019-03-23 07:34 作者:Euan Graham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正义
面对中共影响力澳洲应更加理足气壮(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9年3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雨晴编译)最近,Sam Roggeveen(编者注:澳大利亚智库罗伊研究所的国防专家)撰文指出澳洲政府需要在对中国的安全审查制度上更加直接、透明,尤其是针对一些涉嫌干涉和妨害行为的指控。而Andrew Robb(注1)—这位前内阁部长刚刚接受了ABC的采访,他在节目中向谭宝及其在任时的对华政策和受损了的澳中关系“开炮”。

Roggeveen在文章中指出,澳洲政府应该把“对华政策”这件事向华人说明,我认同他的观点。他还指出,政客有责任向公众说明处理对华关系立场,而不应单把责任推给情报机构,政客和情报机构都应在这方面做得更好,让公众在接受中国赋予的经济利益的同时,也要对因此而带来的负面效应有所准备。随之而来的中共势力影响力有些是公开而明显的行为,有些则是潜移默化的渗入。在处理这些灰色地带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对应政策,我们目前的反干涉法所能发挥的效力只处于萌芽状态。在这方面,国家防卫团体需要更加警惕。

但我也和Roggeveen持有一些不同观点,我不认为增加对华关系的透明度就能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Robb作为一名前内阁部长,同时也曾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3年之久。他不认为中国对澳洲带来了安全方面的威胁,认为中国只是在追求所谓的“软实力”,听起来似乎与中共口径一致,这就很说明问题。Robb的言论听上去有理有据,但他的立场并非独树一帜。

这里要强调两点:

首先,中共对外国施加影响力已不是什么秘密,在澳洲所发生的这一切已是事实。这种行为的绝大多数都是显而易见的,但都在法律的许可范围之内,“不同的语言”几乎成为了中共代理人所作所为的避风塘。

然而,为数众多的渗透活动依旧发生在不为人知的时间和地点,我们的情报机构对其中一些事至今讳莫如深。中国并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一党独裁的国家,但它却是这些国家中实力最强大的,它的手中掌握着施加影响力的完备策略。

在“全能的习主席”治下,中共加速了对海外扩张的步伐,尤其是通过它的“殖民机构”——统战部。虽然这一机构的性质与意图放不上台面,但却已极其充分的被海外华人社区所理解、吸收并贯彻。而中共的野心不止于此,它还在积极的向学术、商界和政界伸出爪牙,其代理人会公开接近地位显赫的澳洲白人,Robb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点值得强调的是,中共活动所造成的这种影响力,干扰范围已远超传统的国家安全范畴,也不同于纯粹的间谍行为,一些犯罪活动均可由成熟的现有法律所管辖。这就是为何澳洲政府要专门针对外国势力干涉引入新的立法,重新定义何为守法?何为犯法?最近要求涉外团体公开注册的法律,传递出澳洲对于机构透明度的要求。

Robb在访谈中强调,他所阅读过的机密情报文件“不会比报纸上登出来的隐藏更多”,因此我们要感谢一群投入奉献的澳洲记者——Nick McKenzie,Chris Uhlman,Kelsey Munro,Lisa Murray和Chris Zappone等,是他们让读者对外国影响力话题拥有了更多的洞见。John Garnaut是Fairfax的一位前任驻中国记者,他后来服务于联邦政府,在帮助谭宝政府建立反击外国影响力的政策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涉外团体需公开注册也是他的贡献。

此外,读一读来自中国的英文社评,便可了解到,它们对澳洲充满敌意的口径是多么的一致。这些文章似乎是被精心策划过的,是中共指挥下进一步施加影响力的手段,目的是让澳洲蒙受压力,为不再“惹恼”中共而收手。这问题不在于北京这样做非常鲁莽或粗野,而是它的意图并不善良,是一种诽谤。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Alex Joske对中国的军界和学术界之间的联系作了突破性研究,他写道:“面对超越正常范围的外国影响力,最佳的回应手段,就是将他们的行为曝光,把它们的运作机制打乱,然后同受其影响最深的社区联合一致。”

媒体、智库和学者都应该负起责任来,让这些阴谋野心暴露在阳光下。比起政府机构,他们所掌握的信息可能更少,但外交礼仪或保密原则对他们的束缚也会更少。2017年独立情报审查报告(2017 Independent Intelligence Review)中的一项建议,就是建立一个国家情报社区创新团体(National 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novation Hub),让政府、产业和学者联合起来,从而“具备能力和解决方案,创建新的联系”。这一建议在如今的中共影响力之下,应得到重新考虑。

Robb可能是澳洲前任政府官员中公开批评本国对华政策的职位最高的官员了吧,但他不是最后一个否认北京对澳洲图谋不轨的人。而且澳洲政界、商界和学术界的领军人物中,弥漫着一种对“北京无害论”的默许气氛。尽管许多已解密的证据摆在眼前,但很多人依然对真相视而不见,这些人,以个人或集体的形式,毫无保留的对中国敞开胸怀,也从不愿意改变对中共的看法,因为他们害怕惹恼“不好惹的人”。

(注1):Andrew Robb曾在艾伯特政府内阁中出任澳洲贸易部长,在他的多方努力与推动下,成功地在一片争议声中让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中国岚桥集团获得了达尔文港99年的租凭权。然后,他很快离开了政府内阁,在岚桥集团获得一份年薪88万澳元的顾问工作。

(Euan Graham是澳洲拉筹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执行长)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