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飞随笔】蒹葭(图)

2019-02-14 00:10 作者:轶飞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蒹葭苍苍,在水一方,是我的桃花源。(图片来源:Pixabay) 

我之爱蒹葭,不只因我曾生活在一个生长着大片大片蒹葭的地方。更因那水天之际的蒹葭,于我而言恰如人生之况味,远淡而苍茫。是的,白水、蒹葭、孤云、野凫,那是纯然的古意,存在于幽远的记忆里,而自我离开后,再没有见过大片的蒹葭,但还是会偶然间想起,在心力疲倦的时候,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在云破月出的时候。

蒹葭苍苍在水一方,是我的桃花源。那摇动于风中的,氤氲于水气中的,迷离于梦色中的蒹葭,都是最美的。有时我很想把她写出来,可一但付之笔端,形诸文字,不是太浓,就是太淡,或是太虚,或是太实,我大概记得齐地的蒹葭似有仙气,燕地的蒹葭更为闲野,秦地的蒹葭朴野而有古意,我之爱蒹葭,唯其远淡与苍茫,竟不知从何写来,是啊,这世间,炽烈的,明媚的,艳冶的,大抵都是容易图写的,唯有远淡与苍茫,最难道出,如果一定要说,苏轼的那句“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或可几分仿佛。

苏轼说他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田院乞儿。真是文如其人,所以他的文字中可以间杂哩语,亦可高妙的让人直想乘风归去。苏轼笔下,可以为游仙诗,可以为学士词,可以为狂夫言,可以为滑稽语,或如兄弟聚首抵足夜谈,或如尊宿谈禅正襟危坐,每每心有所想,文字应手而落,必曲尽其意妙传其神。至于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自然是他万千文字如维摩诘变相中的一种,但,也是最像他的那一种--这是我独立水滨远望蒹葭时悟到的。

有人说,诗人都是要吃了苦头,方得苦尽甘来,笔头生花的。也许吧,但也不尽然。若说苦,现在的人,互害相杀,苦到了家,却是越苦越恶心境越下,没有苦尽,更无有甘来。所以说,苏轼的文字不来源于人世之苦辛,命途之多艰,而是源于他能够尊奉道德始终如一的心境。至于苦,只是磨剑石,心中有剑,以石砥砺,锋刃自出。心中无剑,磨来磨去,不过烂泥。

所以苏轼走过了很多地方,吃过很多苦头,一生波折,浓墨重彩,却写得出如蒹葭般悠远的文字。

而当我忆起蒹葭的时候,竟如立秋风,不由感叹人生的路各有不同,而人生的领悟却常常殊途同归。蓦然回首间,大抵也是凤凰池,乌台狱,赤壁顶,西湖畔,一路走来,尽作萧瑟。忆元佑,说诸贤,历黄州,梦珠崖,已成追忆,望若蒹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