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朋友”习近平是共产主义受害者吗?(组图)

2019-02-08 10:17 作者:徐荣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川普的“朋友”习近平是共产主义受害者吗?
川普的“朋友”习近平是共产主义受害者吗?(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中国黄历大年初一,川普国情咨文中提到了习近平,他表示“非常尊重习近平”,但后来提到共产主义,他表示“美国永不接受社会主义”。

1917年11月7日,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第一个共产党政权。2017年,“十月革命”爆发百年之际,川普政府宣布这一天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

去年“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川普讲:“共产主义把人类与生俱来的人权置于其声称的全体幸福之下,结果是消灭宗教自由,剥夺私有财产、言论自由,甚至经常夺取生命。”“共产主义和对共产主义的追求,终将破坏人类精神和福祉。”

那么,川普的朋友,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主产主义国家的当政者习近平,算是共产主义的受害者吗?

彭丽媛下放农村 父亲天天打扫厕所

2013年,《纽约时报》发表《习仲勋传透露“红二代”成长历程》的文章提到,一名“太子党”的历程,其中带有一种彻骨的恐惧。

彭丽媛和丈夫习近平在中共的红色恐怖下都有着黑色的童年。彭丽媛全家因外祖父是地主、舅舅在台湾而受牵连,遭批斗。习近平因为父亲的冤案在文革时被打为小反革命份子,送进少管所强迫劳动。 

彭丽媛的童年在家乡山东菏泽市郓城县度过。《环球人物》2011年第152期文章通过采访彭家的邻居魏中平,透露了彭丽媛一家在文革期间遭受迫害的细节。 

文章透露,在文革期间,彭丽媛的爸爸彭龙坤因为当县文化馆长,在当地属于当权派,没少挨批斗。后来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彭丽媛的妈妈因为是剧团台柱子,出身不好,又有海外关系,被赶下了舞台。彭丽媛9岁那年,和妈妈一起被撵回了农村。 

彭龙坤被罚劳动改造期间,天天打扫厕所。彭丽媛和妈妈隔一段时间去探望爸爸一次,主要去送换洗的衣服,有时也带上几斤粮票和一两元钱。 

但她们每次只能隔着厕所的墙,偷偷把东西递过去。彭丽媛常常躲在树下望风。有人来了,她就学鸭子叫,发出“嘎嘎嘎”的信号。匆忙中,爸妈顾不得说几句话,赶紧告别。 

习仲勋险被活埋 被红卫兵打聋一只耳朵

习近平的黑色童年众所周知。1962年,习近平9岁时,他的父亲,副总理习仲勋因为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所写小说《刘志丹》而被牵连受到迫害,被打倒,挨整16年。

早在1935年10月,时任中共陕甘边根据地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就曾在“陕北肃反”时,被当成“反革命头目”——右派前线委员会书记,差点被活埋。当时,原红26军营以上干部和西北军委机关、陕甘边县委书记和县苏维埃主席以上的干部几乎全部被捕,230多人被杀害。

习仲勋被诱捕后,最初关在王家坪,后来押往中共陕甘晋省委驻地瓦窑堡。押解途中,给他头上套了一个只露两只眼睛的黑帽子,肩上还让扛了两杆长枪。

习仲勋后来谈及这段往事时说:“晚上睡觉时仍将人捆着,脚上、脖子上也加了绳子。‘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执行者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捆绑着手脚,绳子上都长满虱子;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黑监狱外边,已经挖好了活埋他们的坑。

1967年,习仲勋写信给毛泽东,其中提到,自己的一只耳朵被红卫兵打聋了。看管过习仲勋的红卫兵孟德强在回忆文章《习仲勋“文革”蒙难详情》(2013年发表于《长江日报》)中也提到,习仲勋在一次批斗后,耳朵失去听力。

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被批斗。
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被批斗。(网络图片)

母亲举报 习近平被抓进“少管所”

父亲被打倒,习近平遂成“黑崽子”,时时处处受歧视。

13岁时,习近平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革的话,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5个大人加习近平。6个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未成年的习近平压的受不了,只好用两只手托着。

习近平的妈妈齐心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齐心被迫也要举手喊口号打倒自己的儿子。批斗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不能相见。 

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13岁的习近平忍受不了饥饿跳窗户跑回家,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如果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妈妈也会被抓走,那时弟弟远平和姊姊安安还是小孩子需要照顾。 

当着安安和远平的面,习近平绝望的哭了,又绝望的跑进了雨夜。最后,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他,让他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他干活的时候,有警察拿着棒子看着。等到习近平出来时,身体非常虚弱,全身都是虱子。

大姐习和平在浴室上吊

中共媒体《学习时报》在4月7日以《黄土高原上的知青岁月》为标题,选载了《习近平时代》的片段。文章记载的是习近平15岁到22岁,到陕西当知青的7年岁月。文章说,1969年冬天,习近平在陕北吃玉米糁子吃不饱,腹中饥饿而衣衫单薄。

文章还提到,那期间,习近平的大姐习和平去世,习回忆说:“我正在那儿挖防空洞,接到信以后,那个时候哭了。”

海外《名星》杂志曾报导,澳大利亚记者高安西透露了一个残酷的细节,“几位亲近的同事告诉我,不堪十年来的残酷迫害,习和平在浴室上吊自杀。”

这期间,弟弟习远平去看他时,仅一天就起了浑身水疱,原来,习近平为防虱子、跳蚤、臭虫咬,在炕席下洒了厚厚一层666粉,他一年四季就睡在这样的炕席上。

马克思对全人类的诅咒

和马克思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的共党大佬Bakunin(巴枯宁)曾这样阐述共产主义的革命:“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是一种创造性的激情。”

从马克思写的剧本《Oulanem》中处处透露着马克思暴虐世界观:“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在《Oulanem》剧本里,马克思还写着:“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宇宙倒塌了。很快我将紧抱永恒,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非常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Mephistopheles(梅菲斯特)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这“一切”——就包括着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也包括党魁。

过去,共产主义受难者超过1亿人,共产主义受害者的具体数据更不容易统计,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人死跟着共产党,回应马克思的诅咒:“下来陪我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