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电视竟有“游击荡妇”女孩们纷纷效仿(图)

2018-11-27 01:28 作者:者行孙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冯琳(左上)、冯珈(右上)、魏莱(左下)、邢晋(右下)。
冯琳(左上)、冯珈(右上)、魏莱(左下)、邢晋(右下)。(图片来源:合成图)

据中共总政所属电视宣传中心内部人士爆料,该单位有许多女性,包括主持人、编导、军人,以色相与高层进行性交易,致使淫乱之风猖獗。其中冯琳、冯珈、魏莱、邢晋被称为“四大荡妇”。

1、冯琳(艺名海琳),《军事报导》主持人、专题部副主任,中校,有中心“一姐”之称。冯琳惯以色相与高层交易,获得不少利益,换取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青联委员、金鹰奖优秀主持人奖、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等奖项。

冯琳是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刘永治上将的“干女儿”,由刘永治调入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成为《军事报导》的女主播,长期把持军队电视媒体头牌“花旦”。

刘永治下台后,冯琳傍上徐才厚,靠姿色获得徐才厚的青睐。徐才厚对冯琳的卖身投靠给予回馈,直接指示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领导让冯琳担任中心专题部副主任。此外,徐才厚还不断地赠予冯琳各种头衔和荣誉,比如全国政协委员。冯琳依仗徐才厚的权势,有恃无恐。冯琳因投靠徐才厚身价倍增,其性贿赂的对象包括总政宣传部、直工部有实权的人物。

冯琳与叶迎春、沈冰、汤灿一样,由于与徐才厚团伙勾结甚深,在徐倒台后,作为中心内部人人皆知的徐才厚情妇,于2014年被多次调查,令其交待与徐才厚淫乱的情况。

然而,冯琳凭借其在总政上层的关系网被“从轻发落”——转业。而冯琳与徐才厚的淫乱问题也被轻描淡写成了“生活作风”问题。如此一来,徐才厚的情妇竟然以转业走人的方式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冯琳虽然一走了之,后续影响却难以挽回。冯琳任专题部副主任期间,把中心变成了“色情中心”,把专题部打造成了“色情部”。中心内外那些想通过CCTV-7出名的风骚女人,像苍蝇一样往进钻,希望成为“大老虎”的情妇,享受荣华富贵。而“大老虎”们的口味也越来越重,从睡女人,到睡漂亮女人,直至睡名女人,还得睡在电视上有名的女人。而在军队能够满足“大老虎”们对女人口味要求的单位首推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

实际上,中心专题部主任魏继奎作为冯琳的搭档,更是一个从事性贿赂的“高手”。他常年以招聘编导、出镜记者为名,在社会上招聘对解放军和电视行业抱有幻想的女青年。魏继奎把这些女青年作为其升官发财的垫脚石,不仅与她们淫乱,还把她们介绍给总政宣传部、直工部的领导。在专题部的众多“小主”里,最有名的当数冯珈。

2、冯珈,专题部《军事纪实》编导,社会招聘人员,与专题部主任魏继奎长期通奸。魏继奎利用担任《军事纪实》制片人的权利,以“谁和我上床,我让谁出境”为条件,与一些女青年搞潜规则。

魏继奎与冯珈通奸不分场地,宾馆、旅店、办公室等都是二人的苟合之处。魏吃喝嫖赌,民愤极大,但有上级庇护而无所顾忌。魏纪奎讨好上级的手段就是送“财”、送“色”,“财”是他侵占、截流、虚报、冒领的巨额经费;“色”则是与他性交易的荡妇,其中就有冯珈。

作为交易,魏继奎让冯珈以演播室主持人的形式在《军事纪实》节目中出镜。冯珈以屁股朝向观众,扭臀出场。人们评论冯珈衣着性感,举止造作,表情轻浮,完全是一副“二奶”模样。中心人纷纷议论:“冯珈这一身,连叶迎春、冯琳也不敢穿。”

从此,冯珈就赫然以《军事纪实》女主持人自称,并以此身份大肆从事社会商业活动,捞取利益。

实际上,除了徐才厚,总政的一些握有实权的领导也在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包养情妇,最典型的就是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他作为中心的上级,一个人就在中心包了两个情妇——魏莱和邢晋。

3、魏莱,《军旅人生》编导,社会招聘人员,与有妇之夫,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少将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作为交易,周涛为魏莱在京购买了一套住房和一辆轿车。因二人性交易频繁,导致魏莱怀孕流产。魏莱倚仗周涛的权势,胆大妄为,劣迹斑斑,被电视观众控告并在网际网络上举报……丑闻铺天盖地,影响极坏。然而,由于周涛的包庇,竟不了了之。

4、邢晋,南京政治学院干事,上尉,与被双规的前该院副院长戴维民、政治部主任马向东关系暧昧,勾结甚深。邢晋是有夫之妇,但因其性乱,有家不归,在原总政宣传部长周涛的庇护下,一直在中心“混事儿”,并与中心专题部主任魏纪奎等多人长期通奸,被中心工作人员蔑称为“游击荡妇”。

邢晋出镜时浓妆艳抹,打扮得像艺妓。邢晋竟在一档节目中故意尖叫撇腿,卖弄风骚,使得舆论哗然,被观众指责。但因其“上面有人”而愈加骄横。

邢晋的淫荡行为带坏了一些女孩。她们议论“看人家邢晋,上面有人又敢卖,没有办不成的事。”而争相彷效。有些女孩就与一些有权有钱的人搞色情交易。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