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上将】蒋中正与麦克阿瑟 历史与未来(组图)

2018-10-31 09:45 作者:赵长歌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麦克阿瑟将军从韩战前线返美,接受民众欢呼。
麦克阿瑟将军从韩战前线返美,接受民众欢呼。(Keystone/Getty Images)

接上文:【五星上将】蒋中正与麦克阿瑟 台湾与日本

蒋中正麦克阿瑟两位五星上将,他们圣洁的人格和崇高的灵性修养,使他们“四面受敌,却不致困住;心里作难,都不致失望”。阻止中西方世界魔变上,他们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两位“旷世豪杰、民族英雄”,在“战争时期及和平年代的功绩”是“历史上彪炳千古的篇章”。

忍辱负重 委曲求全

蒋公的三次下野,无一次不是处在情况艰险,而国民普遍受舆论所惑时。第一次是在北伐期间,蒋公“为求党内团结,不忍北伐大业中坠,乃毅然下野”。第二次正值日本全面侵华前,民众“以为‘我不下野,则日本的侵略将无止境,只要我能下野,他们就可以和日本觅取妥协的途径’”。第三次下野是国共战事胶着,民众认为“非蒋总统下野,则美援不来”,“非蒋总统下野,则和谈不能进行”。这其中,尤以第三次下野蒋公背负的屈辱最重,对国民的教训最为惨痛。

//img2.secretchina.com/pic/2018/10-16/p2283501a785575448-ss.jpg
1947年中华民国国大代表选举中,蒋以一般中华民国国民身份投票。(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蒋经国:“民国三十八年,许多人受了共匪含沙射影的恶毒宣传,对我的父亲发生了极大的误会和怀疑;一般准备投匪的动摇份子,甚至诬蔑他为‘和谈的障碍’。市虎伤人,甚于蛇蝎,我的父亲迫不得已,只好引退明志。结果,中枢无人主持,民心士气涣散,为匪所乘;驯致整个大陆沉沦,使我四亿五千万的同胞,陷于水深火热的铁幕,造成了我中华数千年有史以来的空前浩劫。抚今思昔,创痛钜深,益觉匪俄破坏和分化手段的毒辣凶狠;尤其可以看到一个民族领袖的威信,对于国家安危和民族兴衰的关系是如何的重大!”

“为了国家民族的生存和独立,我的父亲以耶稣背十字架的精神,委曲求全,忍受人世难堪的奇耻大辱。各方的毁谤和污蔑,虽同蚍蜉撼树,对于我的父亲个人的人格,固无损毫末;可是,众口铄金,使民族的正气不能伸张,国家重心不能巩固,由此种下了大陆失败的恶因,这是值得我们反省和警惕的!”

麦克阿瑟在韩战前线指挥战斗。
麦克阿瑟在韩战前线指挥战斗。(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在麦克阿瑟军旅生涯的巅峰时期,反击共产主义蔓延的决定性时刻,韩战的前线,1951年4月12日,他收到解除其联军指挥权的命令,举世为此伤心。东京、旧金山、华盛顿、芝加哥……他的回归如众星捧月,他的演讲令人热泪盈眶。全美不断爆发支持麦克阿瑟反对杜鲁门的游行示威,杜鲁门的支持率下降到空前的新低。

3周后的国会听证,世界屏息,不仅是美国的全民,全球都急切的想知道韩战的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杜鲁门为什么在联军即将反攻的途中阵前换将?

麦克阿瑟走上讲坛,按议程,他将报告和政府间的往返电报、训令、指示、作战计划检讨报告等。这时,他接到美军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的纸条,上面写着:注意密码。麦克阿瑟注视着这张小纸条,在原地沉默不语持续了一两分钟。

他明白在他即将报告的内容中涉及美国对韩战、中共的政策与战略,这些资料都属于高度机密,很多内容或许已被苏联、中共等国知道,然而只要他们不知信文中的“密码”代表的关键词,便无法译出实际内容语句,假如在证词之中全部或局部公开了这些内容,对手会根据一点译破很多机密,这关系着今后美国政府的一切重大措施。

最终,麦克阿瑟拿起资料一语不发的离开讲坛,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这场听证会陈词。韩战还在进行中,麦克阿瑟的陈词必将反击杜鲁门团队对他的中伤,为他带来更广泛更强烈的民意支持,然而作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人之一,他在权衡后,选择了忍辱负重。

麦克阿瑟在那场举世瞩目的国会听证中选择了忍辱负重。
麦克阿瑟在那场举世瞩目的国会听证中选择了忍辱负重。(视频截图)

圣洁灵性 真理之光

对于普通人难以承受的心理和责任压力,为何他们能独自承受?

蒋公说:“不要因为时间漫长,而动摇自己的信仰,从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万年,同一小时和一天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在为真理而奋斗的勇士看来,惊涛骇浪和风平浪静的环境,也并没有两样,因为真理是永远不变地存在于人间的。一个有高度信仰的革命信徒,绝不会因胜利而骄傲,亦不会因失败而灰心,绝不会因顺利而大意,亦不会因艰险而惧怕;不要为今晚着急,因为长夜尽了,一定天明;亦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苦难终久是要过去的。……西谚说:‘谁会最后笑,才是真正的笑。’”

“事业的成败与难易,都是由我们自己观念与心理而决定的,我们切不可堕入魔鬼诡计,自陷于失望的境地。”

“神试验我们的时候,把我们的信心当作中心的目标,如果别的可以免去试验的话,信心是必定免不了试验的。许多时候,神把我们喜乐的甲胄剥去,让我们遭遇一些恐惧危急的经历,要看我们的信心,在试炼中受不受到损伤,真实的信心能丝毫不受到损伤。”

“神的行事,有程序与时候的,祈祷是下在地里的一粒种子,这须用信心的力量去栽培他,才能成长。”

“不要因为时间漫长,而动摇自己的信仰,从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万年,同一小时和一天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要因为时间漫长,而动摇自己的信仰,从宇宙真理上看,一千年和一万年,同一小时和一天的时间,并没有什么不同。”(网络图片)

在人间,伟大如蒋公与麦帅,他们也从未忘记虔诚的向神祈祷。麦克阿瑟曾希望赤色中共向台湾进攻,因为这样,他将有理由火速赶去负责指挥,“使他们遭受惨败,从而使这场战斗成为世界上决定性的战斗之一。这将是他们的一场大灾难,它将震撼亚洲,可能还会击退共产主义浪潮……我每天晚上都祈祷赤色中国能这样做,我常常是跪下来在那里祈祷。”

“石头是坚硬的,但比它更坚硬的是人的意志,它受到理想的指引,它能征服和铸造最坚硬的顽石。”

“主啊!求你塑造我的儿子,使他够坚强到能认识自己的软弱;够勇敢到能面对惧怕;在诚实的失败中,毫不气馁;在胜利中,仍保持谦逊温和。恳求塑造我的儿子,不至空有幻想而缺乏行动;引导他认识你,同时又知道,认识自己乃是真知识的基石。我祈祷,愿你引导他不求安逸、舒适,相反的,经过压力、艰难和挑战,学习在风暴中挺身站立,学会怜恤那些在重压之下失败的人。求你塑造我的儿子,心地清洁,目标远大;使他在指挥别人之前,先懂得驾驭自己;永不忘记过去的教训,又能伸展入未来的理想。当他拥有以上的一切,我还要祷求,赐他足够的幽默感,使他能认真严肃,却不致过分苛求自己。恳求赐他谦卑,使他永远记牢,真伟大中的平凡,真智慧中的开明,真勇力中的温柔。如此,我这作父亲的,才敢低声说:‘我没有虚度此生。’”

剑指共产 留下火种

蒋公用一生启迪教育人类静观其变,从共产主义的百年红祸中摆脱出来。
蒋公用一生启迪教育人类静观其变,从共产主义的百年红祸中摆脱出来。(网络图片)

在20世纪人类的世界领袖中,蒋公直接与共产主义交锋,他洞察认清共产主义最早,他反共最坚定,最彻底。他以铲除共产邪恶为终生使命,百折不挠。他站在历史、文化、哲学和精神信仰的最高处,剑指共产撒旦的魔鬼本性。

蒋公的努力是一场千秋大业,他用一生启迪教育人类静观其变,从共产主义的百年红祸中摆脱出来,在历史命运的生死关头,做出最后的正确选择。

麦克阿瑟指出:“共产主义的威胁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个地区得逞侵蚀,就会威胁其他任何地区……”
麦克阿瑟指出:“共产主义的威胁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个地区得逞侵蚀,就会威胁其他任何地区……”(Keystone/Getty Images)

另一位时代巨人麦克阿瑟指出:“共产主义的威胁是全球性的,它若在一个地区得逞侵蚀,就会威胁其他任何地区,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我们决不能姑息绥靖或是屈膝投降在亚洲的共产主义,否则,只会破坏甚至阻止我们在欧洲遏制其扩张的一切努力。”

1949年,中国大陆变色,麦克阿瑟给参联会发了一封长达16页的电报寻求协助。电报中说,苏联夺取日本简直有如探囊取物,“面对如此明确的现实,华盛顿怎能对中国共产党胜利的结果感到心安理得呢?”

1950年6月,盟军驻日统帅麦克阿瑟下令日本吉田政府“整肃”日共中央委员德田球一等24人,“整肃”日共机关报《赤旗报》职员和日共众议员听涛克己等17人,并在日本各地逮捕日共。

1950年7月31日,麦克阿瑟率部从东京飞抵台北,与老战友蒋公商定阻止共党攻击台湾的办法。麦克阿瑟在不同时间还鼓励蒋中正反攻大陆,主张美国对中国大陆实行经济封锁,以使共产红祸尽快消亡。

麦克阿瑟返回美国后,1951年4月19日,在国会大厦发表了题为《老兵不死》的著名演说,在演说中他说道:“有些人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要姑息红色中共。他们对历史上清晰的教训视而不见,因为历史分毫无误地告诉我们:姑息只能导致下一场更血腥的战争。妥协带来的只是虚假的和平,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先例显示姑息和妥协会有好结局。”

麦克阿瑟在《老兵不死》著名演说中指出:“妥协带来的只是虚假的和平,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先例显示姑息和妥协会有好结局。”
麦克阿瑟在《老兵不死》著名演说中指出:“妥协带来的只是虚假的和平,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先例显示姑息和妥协会有好结局。”(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仁民爱国 彪炳千古

俞大维:抗战初期的困难,我们只有可以想像,难以实际了解。我当时担任兵工署署长,只知道那时全国各兵工厂一个月所以生产的子弹,加起来不够淞沪前线一天的消耗!就靠着蒋委员长政略战略的运用,才能维持民心士气,阻滞敌人前进,争取兴国,而卒获胜利。在一个弱国遭遇强国侵略,屡战屡败,危急震憾之时,产生一位百折不挠的领袖,以超人的智慧,领导军民,奔赴胜利,这种人物历史上曾经有过,至于胜利之后,对于身受其横暴侵略达半年世纪之久的世仇,竟采取“不念旧恶”、“与人为善”的宽大政策,这种人物历史上未曾有过!前者是豪杰做的事,后者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秦孝仪:昔阳明弟子徐爱谓阳明先生曰:“先生处困养静,精一之功,固已超入圣域,粹然大中至正之归矣”,此言在当日阳明心目中之辞受不可知。顾五百年后,公则已尽践之矣。

魏德迈:在我与蒋介石两年的相处中,我确信他是一位正直无私的领袖,对其人民的福祉极为关切,并渴望建立符合孙中山理念的宪政体制政府。

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我们必须记着,(蒋)委员长经过艰难的行程才成为四万万人民无可争议的领导人。

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蒋中正是我民族史上千年难得一遇之旷世豪杰、民族英雄。五千年来,率全民,御强寇,生死无悔,百折不挠,终将顽敌驱除,国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无第二人也。

《纽约时报》1975年4月6日专栏:以世界人士来看,蒋总统那种清癯整洁而毕挺的体形代表了刚毅和决心。他的苦行和节约,似乎适于为中国“多难兴邦”理想而奉献的领袖。

美国第31任总统胡佛:麦克阿瑟将军为美国人民立下的汗马功劳是无法估量的。他不仅是我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将领,还是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他是自乔治・华盛顿以来美国所产生的政治家和军事领袖的集大成者。正是他的军事天才赢得了对日战争。正是他的政治家才能消除了日本人民固有的敌意。

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麦克阿瑟将军代表着美国的良知。无论私人层面还是官方层面,我都要感谢麦克阿瑟将军为国家所做的杰出贡献。他在战争时期及和平年代的功绩是美国历史上彪炳千古的篇章。

光耀历史 照亮未来

1945年9月至1951年4月,驻日盟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阿瑟使用的办公室,现对公众开放,陈设就像他离开时一样。
1945年9月至1951年4月,驻日盟军最高指挥官麦克阿瑟使用的办公室,现对公众开放,陈设就像他离开时一样。(TORU YAMANAKA/AFP/GettyImages)

1964年4月5日,被蒋公推崇为“智仁勇兼备之模范军人与政治家”的麦帅,留下了“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谶语离开历史舞台,随后共产主义在全球扩张,造成了上亿人的死难,红色病毒在世界渗透蔓延。

麦克阿瑟早就发出警示:“未能嬴取这场战争,对自由世界是一项重大灾祸。”“绥靖并不能带来和平……任何要想保持自尊的民族,首先必须准备好保护自己。”“我们并不为外来进攻的威胁而感到担心,我们担心的是这些从内部起作用的阴险势力。”

在麦克阿瑟逝世52年后,自由世界最后的圣地美国也已被共产主义全面侵蚀。这时,另一位战士,三军统帅川普横空出世。2016年10月9日,美国大选第二场电视辩论中,川普直批美国外交政策,并直言若麦克阿瑟地下有知,将会在坟里气的跳脚。

川普说:“我们要铭记乔治・华盛顿的建议,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为战争做好准备。……正如伟大的麦克阿瑟将军曾经所说,‘在战争中,胜利无可替代’。”
川普说:“我们要铭记乔治・华盛顿的建议,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为战争做好准备。……正如伟大的麦克阿瑟将军曾经所说,‘在战争中,胜利无可替代’。”(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令人鼓舞的是,在川普的领导下,美国已对共产主义开始全面围剿,并重建强盛的美军。川普说:“是战士在承受着战争的伤痛,为了和平而热切地祈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铭记乔治・华盛顿的建议,保和平的最佳方式是为战争做好准备。……美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国家。我们不寻求冲突。但是,如果冲突降临到我们头上,我们将进行自卫(反击)。如果有必要,我们就作战,我们必将赢得战争。正如伟大的麦克阿瑟将军曾经所说,‘在战争中,胜利无可替代’。”

麦帅逝世11年后的同一天,1975年4月5日,蒋公逝世,临终遗言让人铭感五内,不敢稍有遗忘:

蒋公遗嘱。
蒋公遗嘱。(摄影:玉亮/看中国)

“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坚苦奋斗。近二十余年来,自由基地日益精实壮大,并不断对大陆共产邪恶,展开政治作战;反共复国大业,方期日新月盛,全国军民、全党同志,绝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怀忧丧志!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与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务望一致精诚团结,……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务望一致精诚团结,……矢勤矢勇,毋怠毋忽。”(PerseoStudio/Adobe Stock)

(全文完)

主要参考文献:

秦孝仪主编,《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一九八四。

蒋介石,《对本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一九五二。

总统蒋公哀思录编纂小组,《总统蒋公哀思录》,裕台中华印刷厂,一九七五。

Douglas MacArthur,Reminiscences,Naval Institute Press,2012。

Arthur Herman,Douglas MacArthur:American Warrior,Random House,2016。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张琼译,《麦克阿瑟回忆录》,文国书局,二〇〇五。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事日志:中华民国24年3月27日》

陈诚,《陈诚先生回忆录》,国史馆,二〇〇五。

[美]魏德迈着,程之行译,《魏德迈报告》,光复书局,一九五九。

蒋经国,《我的父亲》,正中书局,一九七五。

刘凤翰整理,《蒋纬国口述自传》,中国大百科出版社,二〇〇八。

衣复恩,《我的回忆》,立青文教基金会,二〇一一。

[美]柯伟林,陈谦平译,《德国与中华民国》,江苏人民出版社,二〇〇六。

林语堂,《中国人》,学林出版社,二〇〇〇。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千古英雄人物之蒋介石》

沧海,《名将辈出的将军摇篮!黄埔军校的兴衰》

仰岳,《传奇名将麦克阿瑟在韩战听证会上的惊人之举》

黄自进,《抗战结束前后蒋介石的对日态度:“以德报怨”真相的探讨》

《时代》,1950年8月7日

《时代》,1949年5月9日

《生活》,1948年12月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