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性周恩来 开启反人权外交(图)

2018-10-22 12:00 作者:焦国标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周恩来开启反人权外交。图为周在海外出席国际会议。
周恩来开启反人权外交。图为周在海外出席国际会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周恩来一向被奉为中国外交的经典,我却认为他是中国一切邪性外交的源头。比如做样子让外国来宾看,周恩来每每以总理的身份亲自布置作假。这种例子很多,相信我一提这一点,大家就都能联想起自己过去读到的一件两件。今天我举另外一种由周恩来开辟的外交传统,反对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表示关切的传统。

2007年,网上流传《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晓德、刘俊专访章含之女士的文章《亲历中美破冰之旅》,其中有个细节,原封不动贴在下面:

《国际先驱导报》:总理经常会对翻译的细节问题做指示吗?

章含之:总理一般不会在意语言的细节,主要在原则上做一些指示,会谈方案他要批示和把关。但有些地方总理也会注意。比如基辛格的副手黑格来打前站的时候,总理就注意到viability这个词,我当时翻译成“生存能力”,说“美国关心中国的生存能力”。翻过去后,总理当时没说话,但显然皱了下眉头。黑格走了以后,总理要求我们找来英语字典,说“查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我也很紧张,查了之后确实是“生存能力”的意思。后来1月6日会见黑格时,总理就把他狠狠地批了一顿,说你上次用词不当,用这种词中国不能接受,因为中国不需要别人关心我们的生存能力。

周恩来一生中类似这样的外交细节不少。在许多中国人眼里,在许多关于周恩来外交的出版物中,在中国各大学外交专业的课堂上,此举都是被高度肯定和赞美的。可是在我看来,周恩来实在是太邪性了。邪在那里?邪在对“生存能力”这个词的过敏反应。

我看到这个词,心里涌起的是感激之情,说明美国很关心我们中国的处境啊。而且事实上中国的确一直处境很糟,中美建交前夕尤甚。可是在周恩来心里涌起的是什么?是“中国不需要别人关心我们的生存能力”。

中国的生存能力究竟如何,你周恩来自己还不清楚吗?中国人快被你这个总理饿死光了!这是一个层面的意思。再一层意思,即便中国的生存状况非常好,也应该把人家这方面的关心视为善意,表示领情才对。第三层意思,由于自己问题严重,反把别人的好心肠当成驴肝肺。黑格使用此词,究竟是好心还是恶意,你周恩来弄清楚了吗?你就不怕误会了人家的善意,冷了伤了一个善良的、关爱中国的美国人的心?

第四层意思,这体现了周恩来畸形的自尊心。周恩来在毛泽东那里没有任何尊严感,可是在外交方面尊严感十足。关于周恩来的外交尊严观念,我看可以写一本专著,或拿一个博士学位。实际上他这方面的畸形心理开启了中国外交不能听见人家谈中国人权,一听人家谈中国人权就跟人家翻脸的邪性变态传统。至今依然如此。

在我看来,别人谈我们的人权,是对我们关心的一种体现,就像你家里有个卧床不起的病人,亲朋好友见面问一问,是一种友好和友善的表现,是一种嘘寒问暖,是一种关切。对此我们表示感激还来不及哩,哪里就多心到人家干涉你的内政上去呢!再说,人家嘴上谈谈,怎么就是干涉你内政?长嘴不就是说话的吗?是说话的,但是,就是不能问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否则就给你急。

周恩来开启的这种一味反对西方国家人权关怀的外交心理传统和外交反应机制,太糟了,害中国不浅。中国外交几十年来一直搞得很累,根子就在周恩来的这种变态心理。此文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有兴趣或专业从事周恩来外交研究的朋友好好清理一下周恩来外交的这个负面遗产。中国外交部跟西方国家打的所有人权嘴仗,全是由此而生。新上任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先生特别需要好好读读在下这篇文章。北京外交部办公室最好组织一次业务学习,以本文为讨论对象。作业我是布置下去了,做不做在你们。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