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彭斯,昨天的杜鲁门(图)

2018-10-11 09:00 作者:陶杰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对中国宣言,震惊华人世界。(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0月11日讯】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对中国宣言,震惊华人世界。

彭斯的宣言力数美国政府对华自清末以来的援助和开化,即使爆发韩战,不计前嫌,声称今日的红色中国,不顾美国扶助邓小平开放之后的现代化,借机扩大世界影响力兼推动中共意识思维,侵蚀西方文明和自由世界的基础和利益。

彭斯宣言没有讲到的,是美中关系沦为今日的田地,美国的对华外交,七十年来,有何错误的责任。

1945年,中华民国与美国并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本来Happy Ending,蒋中正声望很高,希望美国协助中华民国政府剿灭共产党的内乱,美中关系即可进入如今日欧美一样的长期盟国。

但史太林在原子弹轰炸广岛之后,抢先派红军进入东北,劫收日本军事物资,暴露了进一步赤化亚洲的野心。延安的中共,利用华北平原的地理优势,派林彪带来兵进入东北与苏联会合。共军得到苏联移交的日本装备,实力即如虎添翼。

美国虽在重庆和延安之间,曾一直调停国共战后实现议会民主,两党轮流执政,苏联闪电出手,美国和英国又忙于应付接收一个被苏联占据了一半的废墟欧洲,对远东疲于兼顾,梦想即付诸东流。

1948年,国共内战进入关键的一年,在这年之前,杜鲁门政府内出现两派。国务卿马歇尔重点放在欧洲,认为美国应停止对蒋介石的军援。但军事顾问魏德迈(Albert Coady Wedemeyer)认为,不可让苏联独占东北,英美需更进取,截断史太林对共党的如虎添翼的资助,争取由英美苏共管东北。

但马歇尔受到被蒋介石排斥回美国的前军事顾问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的影响,对蒋介石怀有恶感。马歇尔强烈反对英美苏摊分东北主权,认为是对中国主权的不尊重。

但同时马歇尔又反对继续援助一个他认为必败的蒋介石。魏德迈亲中华民国的主张虽获得美国国会支持,但杜鲁门却倾向同意马歇尔。

两派争持不下。适逢1948年是美国大选年,蒋介石不满杜鲁门软弱,表示支持民意调查一路领先的共和党候选人杜威(Thomas E. Dewey)。

杜鲁门更怀恨于蒋介石。本来民意调查,大热门杜威必当选,岂知杜鲁门却爆了大冷门,逆转形势,连任总统。

杜鲁门连任后,迁怒于蒋介石,斥其为“盗窃美国七亿美元援助的窃贼”,并策划第三势力如孙立人、胡适接替蒋介石,甚至暗中派人与中共接触。

杜鲁门放弃反共,引起国会和共和党的警剔。魏德迈提交报告书,更早已警告这一点。1948年年底,杜鲁门就想公开宣布放弃蒋介石,此时毛泽东的解放军得史太林转移军事物资之助,拥有了坦克和钢炮,以雷霆万钧之势,加上部署在蒋介石身边的间谍,战事取得节节胜利。

直到1949年5月,共军占领南京,中华民国在大陆覆亡在即,杜鲁门才惊醒局势严重,指示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汇集各方面专家,发表“艾奇逊中美关系白皮书”。

这份白皮书,如今日的彭斯宣言一样,回顾历史,由1844年中美签署望厦条约开始,讲述了一世纪的中美关系,全文八章,长达一千页,其中绝大部分都分在解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对蒋介石各种援助,以及杜鲁门认为国民党政府腐败,军事无能,蒋介石无可救药,力图证明:美国即使不断援助中华民国,都无法改变大陆被共产党占领的结果。

杜鲁门的报告书极力推卸责任:失去中国大陆的罪魁祸首,不是美国,更不是杜鲁门,而是蒋介石和国民党。美国不再援助国民政府,但也不承认中共。

当然蒋夫人宋美龄再度访问美国,紧急游说,但为时已晚。当时的中国政府认为:杜鲁门受到左翼中国通知识分子的迷惑,包括费正清名下的学者,早年访问延安,误信了毛泽东花言巧语的假民主宣传。但杜鲁门却认定,是蒋介石政府无能腐败在先。

但这份白皮书,也令杜鲁门两面不讨好,既令蒋介石深痛恶绝,也因为立场基调依然反共,触怒了毛泽东。

毛泽东即发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等文章,将艾奇逊白皮书列为“美帝无可奈何的自供状”,在共党统治范围内对美展开全面批判。

杜鲁门对华政策全面失败,大使司徒雷登留在北京等待毛泽东伸出的回报橄㰖枝。但蒋介石败逃台湾,毛泽东却宣布一面倒投入苏联怀抱。杜鲁门竹篮子打水两头空。

今日,彭斯又发表另一份报告,是否可以补救当杜鲁门重大的历史失败?美国人的踏实性格,与共产中国的心计相比,又将谁胜谁负?历史学家若知昨日,当向今日发出会心的微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