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位于反北京渗透前线 澳州立法的实际效用(图)

2018-08-19 06:15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澳洲总理谭宝
澳洲总理谭宝(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8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袁明编译)去年12月当澳洲政府引进《反外国势力干涉法》时,总理谭宝曾在议会上指出,外国势力对澳洲主权和民主的威胁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谭宝没有具体指出是哪一个国家的外国势力,但是新法律很明显把中国对澳洲的隐蔽干涉作为首要目标。今年六月,该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

在过去几年内,由于澳洲反间谍法方面力度不够,澳洲情报和安全机构,在面对自冷战结束以来猖狂的外国势力干涉时,感到无能为力。在提交新法案时,谭宝政府表示,现存的法律不能对外国政府在澳洲一些不能归为间谍行为的活动定罪,这些活动包括有意伤害澳洲国家安全或者影响澳洲政治或政府流程的行为。这种有罪不罚的现象为恶毒的外国代理人创造了宽容的环境。

尽管所有的国家都招聘间谍来窃取情报,老式的间谍行为已经被新的情报和游说活动所取代。中国表现尤其猖獗,一个高级澳洲国家安全官员指出,中国对澳洲的干涉已经到了全方位的程度。

新法律在澳洲媒体曝光大量中共统战部活动的背景下出炉,中共统战部的宗旨是让外国人为中国服务,它积极招募澳洲精英人群,提倡对中国有利的观点。根据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的调查汇报,澳洲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大量渗透表示非常震惊。

在当代的新格局下,外国政府机构大肆操纵着各类颠覆活动,这不仅仅局限在情报服务。就中共来说,这包括中共统战部的各种活动,以及其他代理机构,如负责政治战争的“人民解放军联络处”的活动等。

据澳洲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的报告显示,中共成为了在民主社会操纵“灰色地带”的专家。这个灰色地带位于政府和非政府、战争与和平、公开与隐蔽、国内与国外之间。新法律就是要把一些灰色地带转变为黑色地带。

澳洲对于来自中共的隐蔽渗透没有免疫性,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的侨民众多(大概占澳洲人口的4%或5%)。澳洲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也产生了一批对中国利益持同情态度的商人、政客、学者和评论家。

我发现我自己也处于北京影响力的尖端。我的出版商Allen&Unwin突然决定不再出版我曝光中共对澳洲渗透程度的书,尽管他们以前非常热心,理由是他们担心遭到北京的报复,特别是担心中共在澳洲的同情者指控他们诽谤的风险。北京政府利用西方的“合法权利”来打击他们的批评者是滥用民主权利破坏民主的一个典型例子。

当Allen&Unwin停止出版我的书后,消息传到了澳洲整个出版行业,很多出版商都不敢碰这本书。只有Hardie Grant为了保护言论自由愿意承担风险。现在这种恐惧在澳洲学者中尤为明显,他们担心找不到出版商而回避在写书中避免有过分批评中共的内容。

在新的法律下,对中国的支持如果是隐蔽的、受胁迫的或是腐败的将被视作非法,这是澳洲政府划在合法的影响和不可接受的干扰之间的一条线。同时澳洲政府还引进了新的外国势力影响透明的计划,即要求所有为外国机构(包括外国公司或与外国政府有联系的公司)服务的个人或团体公开登记。

如何定义外国势力干涉

除了扩大间谍活动的定义外,新法律将会禁止间接的渗透活动。它禁止由外国机构或其代理人直接的、有资助或在其监控下旨在影响、涉及欺骗或威胁澳洲内政或公众的民主政治权利或影响国家安全的活动。

第一份草案在保护记者、学者和举报人的权利上力度不够。经过议会的全面审查后,草案做了很大调整来满足各方面的批评者,今年6月法案在议会得以通过。

通过一些大家熟悉的实际例子,我们可以知道,哪一种活动在新法律框架下会遭指控成为判重刑的犯罪活动。例如一个明显和中共代理机构有联系的富有捐款者,私下威胁接受捐助的党派,如果不改变对南中国海的政策,就要取消事先承诺的献金。还有一个大使馆操控的下属组织指挥其成员干扰西藏自治支持者举行的合法示威活动,或威胁参加示威的人员。在选举中,中共统战部成员与中领馆协商后,在华人社区谴责一个候选人或党派有反中国倾向,呼吁华人把选票投给其他人。这些情况都是可被指控严重犯罪活动。

新法律对外国势力渗透给予了更广泛的定义,但并没有覆盖所有范围。很多对澳洲利益怀有敌意的外国机构仍然能够逃避惩罚。如一个非公开但私下和中共联系紧密的资助者仍然可以在澳洲大学建立一个智囊团,指派其带头人而不触犯新法律,即使其始创原则,期望和结构都倾向北京。

另一种情况,不妨想像一下,一位澳洲前州长被邀请加入中国一个重要学术机构的董事会,他回澳洲后,开始以“中国式”的眼睛观察世界,他成了澳洲重要建议的发表者,经常为北京辩护,还常常在澳洲官方媒体上发表倾向北京的宣传论调。他尽管不会触犯《反外国势力渗透法》,但在新的透明计划法律下,他有可能要公开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还有,一个与中共联系紧密的女富商收购了一家华人媒体,并改变它们的编辑方向,宣传中国与澳洲有冲突的信息,比如在媒体上蛊惑“爱国学生”投诉他们的讲师,或挑动他们参加亲北京的示威活动。这种情况下,女商人不违反法律。

最后,假如一个中国大使馆的官员投诉一位大学讲师,因为她把台湾说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如果大学管理层提醒她,尽管她在课堂上有言论自由,但她需要记住大学每年从中国学生中获得上亿的收入。这种情况,新法律也没有覆盖到。

尽管,上面举的这些例子都不涉及非法,但澳洲政府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如给大学一个严厉警告,向中国大使馆重申,对干涉澳洲内政的行为无法容忍。过去一年,媒体对中共的干扰做了大幅度报导,这使澳洲民众更加清楚的意识到,澳洲政府对中共隐蔽的渗透活动,不再容忍。

下一步会怎样?

在大量的事实面前,一些澳洲政治经济精英和一些中国学者仍然对来自中共的威胁视而不见。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局长Duncan Lewis曾公开警告民众,外国间谍活动和干扰非常广泛、无情和复杂。每一次对渗透的揭露都可以提醒那些用公开信表达“看不到证据”的中国学者,他们有关中共渗透的言论是多么偏离真相。

就为什么要立法,澳洲政府并没有对公众做过多解释,好在本地媒体对北京的渗透做了大量曝光,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工党政府不得不同意通过法案,尽管工党很多重要元素和理念受到北京的严重影响。

在9/11恐袭发生后,随着全球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高涨,ASIO为了提高反恐能力,放松了反间谍活动的标准。这使得各种新形势下的渗透在澳洲毫无监控的发展。现在ASIO的首先任务是防止外国势力恶意渗透。

新的《反外国势力渗透法》无法起诉之前发生的案例。但情报部门做好了准备起诉那些目前正在违反新法律的外国势力代理人。第一个案子显得尤为重要,它既可以使大家看到法官如何解读新法律,又可以让公众深入了解当代模式的海外渗透。

成功的定罪案例也将是一个有力的震慑,这会给想要影响澳洲内政的任何国家增加很大难度。

另外,新的透明法案将首次让澳洲公众对影响本国内政和舆论导向的外国势力代理人有更为深入的了解。

作为中共统战部全球渗透策略的国家之一,澳洲位于反北京渗透的前线,其他国家都在观望澳洲的行动及判断可否有效模仿。在美国,一些观察家认识到,俄国干涉美国大选的话题似乎让人们忽视了美国的真正对手对美国进行的长期渗透。

(该文章2018年7月26日首发在澳洲的Foreign Affairs Magazine,作者是Clive Hamilton 教授)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