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历史奇迹!中华文物万里迁运(下)(组图)

2018-08-16 09:31 作者:穆臻 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华文物万里迁运
中华文物万里迁运 (看中国制图)

接上文:历史奇迹!中华文物万里迁运(上)

中华文化之瑰宝,西元1933年前储存于北京故宫,自西元1965年迄今则安置在台北故宫,中间30余年的岁月是文物的浩劫。在历经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中日八年抗战及国共内战,能万里迁运又毫无损毁,这可以说是历史奇迹了。

八年抗战 文物西迁--北路陆运7286箱

当时南京在筹备难民区,南京市长马超俊希望将朝天宫划入难民区范围之内,以保护文物的安全。但因距原划定区域太远,且不保证日军不侵犯难民区,于是难民区计划之筹备人--杭立武先生,主张文物离京。国防部最高委员会张群秘书长为此电示蒋委员长,覆电核可。

杭立武先生与故宫留京人员商定水、陆二路抢运文物,车辆方面洽请国防最高委员会协助,船只方面则向英商包租,同时还要筹措经费,调动人员。情势紧迫,抢运人员冒着敌机空袭的危险,不分昼夜,未尝停顿。自民国26年11月20日到12月8日(西元1937年),短短的二十天,水、陆二路竟运出文物共14571箱。几日后南京就失陷了,当时尚有文物2900多箱来不及运出。

北路陆运文物共7286箱,以陕西省宝鸡市为第一目的站。文物到宝鸡后,先暂存在关帝庙与城隍庙中,打算在城外挖凿山洞安放文物,但发现洞里潮湿,同时军情骤然紧张,故行政院命令故宫将文物迅运汉中。

宝鸡到汉中,要翻越险峻的秦岭山脉,需三百多车次载运,幸得西安行营的协助,解决了车辆问题。启运时正值冬天,秦岭大雪,路陡山滑,曲折颠簸,过程险象环生,司机及押运人员备尝艰苦。搬运了四十八天抵达汉中,文物暂存于城内文庙及褒城县属的宗营镇内祠堂和大庙,也只待了四十几天,喘息方定,行政院又命令要文物再西迁至四川省成都市。

汉中往成都,路长565里,少了像西安行营的帮助,首当其冲是车辆和汽油供应的难题。在抗战期间,有时就算有钱也难以解决,最后还是得到军事委员会的协助,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其二是“蜀道古来难”,许多路段在大雨过后,路基被冲毁、桥梁被折断,司机及助手不仅要自行修复路况,还要搭建浮桥过溪。

曾经遇上几个没有桥梁的渡口,须把汽车开到木船上,然后用人力把木船向上游拉一段距离后,再使船顺着水势靠向对岸,等到全部的车辆都过河了,再继续前进,相当费时、费力。

“蜀道古来难”,文物西迁之路十分艰难。
“蜀道古来难”,文物西迁之路十分艰难。(看中国制图)

存放在汉中的文物,自民国27年5月(西元1938年)开始运往成都,隔年5月初,重庆(战时首都)遭敌机轰炸,行政院紧急命令存放在成都的文物,须在5月底前全部运出40里以外,以免受到轰炸。这时运到成都的文物已有5000多箱,要再运出,难题接踵而来,要去哪里找二百辆车?要运往什么地方?要存放在哪里?押运人员如何分配?都必须火速解决。

经各方商酌后,选定峨眉东门外大佛寺、西门外武庙,作为库房。中国联运社有新车八辆,成都到峨嵋是152公里,若无法如期运完,可以暂存在途中的彭山县,作为转运站。人员调配由那志良总其成,而汉中未运清的文物,直接运往峨嵋。

最终,存放在陕西省汉中市的7286箱文物,于民国28年7月11日(西元1939年)全数运到峨眉。话说当时汉中文庙的文物才运出不久,汉中被炸,文庙中弹,要是晚一步,文物将受到损失。再说四川省绵阳市附近,曾有一卡车由桥上倾覆河底,幸好河川干涸,车上档案文物均无损失。

八年抗战 文物西迁──中路水运7285箱

文物西迁分三路,北路陆运要翻越秦岭,行驶蜀道,最为艰难;中路水运则是迁运文物最多的一路,最后一批启运是在南京沦陷的前四天。水运主要走长江水路,以湖北汉口为第一目的地,文物抵达汉口时,汉口情势也紧张了,于是决定将文物继续疏散后方。连同早先第二批文物2084箱,共计9369箱,西行至宜昌,待长江水涨后,续运至四川重庆。

文物抵达重庆是民国27年(西元1938年)秋季,前面在陆运时提到,民国28年5月重庆遭敌机轰炸,警报频繁,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先生决定存成都的文物迅运峨嵋;存重庆的文物则经由宜宾转往乐山,以乐山安谷乡中的七个祠堂作为库房。

重庆到宜宾的迁运如期完成;而宜宾到乐山的水路则出现大问题。这一段水路每年只有二、三个月可行驶轮船,此时待运文物集中在城内,如不能在水涨期间及时运出,万一敌军来袭,即不命中,也再难抢运。情况紧急,临时工作人员又常闹意见,整个七月只运出一船,故宫乃改派那志良前去接办,才总算在九月中,将存宜宾的文物全数运往乐山。

乐山到安谷乡还有一段路程,这条水路是长江上游府河与岷江的交会处,水流湍急,全靠船夫用缆绳拉曳木船逆流而行,尤其在乐山大佛前,更是危险。当时故宫的一艘木船在此处被水冲击,缆绳断了,卷入急流,眼看就要撞上高达十数丈的大佛而沉没,就在这惊吓震动中,船被安然冲上沙滩,人、船、宝均安,可说是神佛庇佑。

三路西迁的文物最终分别储存在四川的峨嵋、乐山和巴县。民国34年8月(西元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故宫依序将这三处的文物集中至重庆,循水路复原还都。全数抵达南京是民国36年岁末,点查当时陷京文物2900余箱,大致完整无缺;各文物机关陆续复原,一切充满希望。

迁台文物分三批运输,挑选的唯一标准是提选精品。
迁台文物分三批运输,挑选的唯一标准是提选精品。(看中国制图)

徐蚌战事 文物转运台湾

“东山又有火光照”,中共扩大作乱,文物还京仅一年之后,又踏上流离的命途。民国37年(西元1948年)秋,徐蚌战况(淮海战役)紧急,首都渐受威胁,顾及文物的安全,再次有了迁运的考量。故宫常务理事多人在翁文灏理事长寓所集议,与会人员一致主张迁运到台湾。

国立故宫博物院、国立中央博物院、中央研究院、国立中央图书馆、国立北平图书馆,以及外交部,各自负责迁运箱件的选择与整理,挑选的唯一标准是提选精品。迁台文物分三批运输,最后一批文物在民国38年1月28日(西元1949年)下午,于南京下关码头装船至三千吨的昆仑舰上。这一日正是黄历新年,细雨霏霏,码头上人迹稀少,一种凄凉景象……

文物迁台的准备时间较抗日时期从容,却少于上次的一万多箱,杭立武先生写道,原因有三:(一)迁台文物是有计划的挑选,量虽不多,但95%的精品全运到台湾。(二)一般人认为中共与日本不同,应不至于对文化遗产有所损坏,但谁也没料到,他们会放任红卫兵毁弃文物古迹。(三)错估中共军力是一时暴起,难以持久,所以政府疏散,民间避难,均未及预做长远的打算……

民国54年8月(西元1965年),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外双溪馆竣工,中华文物安存于此,结束了自西元1933年以来漂泊的岁月。

民国54年,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外双溪馆竣工,中华文物安存于此。
民国54年,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外双溪馆竣工,中华文物安存于此。(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参见杭立武着《中华文物播迁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