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熬鹰酷刑 从法轮功到维权律师皆受害(组图)

2018-07-21 11:13 作者:苏智敏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熬鹰酷刑 从法轮功到维权律师皆受害
(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8年7月21日讯】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当局向中国法轮功学员发起惨无人道的迫害。据明慧网统计,至少有4,23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至死,还有数十万学员仍被关押、遭受酷刑。

19年过去,随着今年7月20日即将来临,中国之外的多个国家、多个城市的法轮功学员再次走上街头,举行集会及烛光夜悼,和平反迫害。

多年来,这个以谎言、暴力起家、主张斗争的共产党政权,为了除掉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让他们放弃信仰,使用多种酷刑手段:如坐小板凳、吊铐、殴打、熬鹰、烟熏、电击、吃不明药物、包夹、单独囚禁等超越生理的迫害手段。而这些手段等,也都用到了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这些律师中也有法轮功学员。

王永航律师
大连律师王永航(图片来源:明慧网)

目标为消灭

大连律师王永航,就是位法轮功学员,他因几篇依据现行法律论证强加给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刑法第三百条荒谬的文章,被判刑7年(从2009年至2016年),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近日,王永航律师在海外媒体明慧网发表文章,指出7年冤狱所受的各种酷刑中,以连续13个昼夜的熬鹰最为恶毒。

在题为〈熬鹰 七年冤狱中的十三个昼夜〉一文中,王永航律师回忆了被熬鹰的经过。2012年,沈阳第一监狱展开“在监狱内彻底消灭法轮功”的行动。同年2月,一位即将刑满释放的管事犯人告诉他:“这次转化运动来势凶猛,是要在监狱内消灭法轮功,你们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转化。”其后,王永航不断听到各个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熬鹰的消息。

王永航律师是在同年5月8日被处以熬鹰酷刑。当天,他被带往警察谈话室,这个平时让囚徒给家人打电话的地方,此时已遮上厚厚的帘子,屋里有两只大功率灯泡,窗台摆满了长短不一的电棍,不少于二十根。

这场官方美名为“强制思想教育转化”的熬鹰酷刑,王永航被固定在俗称“老虎凳”的铁椅子上,双脚脚踝被铁圈圈住,双手被铐住,无法自行挣脱。屋里留下杂役犯人和警察看守。 

天安门自焚伪案

在洗脑部份,是强迫看抹黑法轮功的光盘。王永航指出,他是在2006年底开始学炼法轮功,对于看过法轮大法书籍的人而言,光盘内容不具迷惑性,“全是鬼话”。因光盘内容几乎都是2003年前的,在他开始学炼前已反复比对、求证过。

文中说,中共抹黑法轮功的重头戏是企图证明“天安门自焚”是真的,且不论事实如何,单是用老虎凳逼迫人认可“天安门自焚”不是伪案,这无异于把人眼睛弄瞎以证明世间不存在阳光。

王永航回忆,在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不久,他被单位要求去开会,会后看电影。会场气氛诡异,他们读完动员令后,逼着会场一千余人按座位排次列队,逐个到台上签字“反对法轮功”。会场的三台摄像机从多个角度威慑性地对着列队的人群,包含当时的他在内,现场没人有勇气退场。会后的电影则是宣扬无神论的《宇宙与科学》,是一部粗制滥造的应景片。

干渴和瞌睡最痛苦

熬鹰最难受的是睡眠权利被剥夺。文中说,始终有一个囚犯坐在面向王律师的右前方,面部距离不超过半米,只要他的眼睛闭上超过3秒,犯人会粗暴弄醒他,例如把拳头或者五个手指聚成锥状,直击其右肋。

熬鹰的头三天,并没有饭吃。但饥饿不是最大的痛苦,最痛苦的是干渴和瞌睡。两只高功率灯泡会加速干渴,犯人的拳脚则是阻止瞌睡。头三天,每天能去两趟厕所,但后来被取消。小便就在凳子上解决,每天1次。每天被允许喝约250毫升的水。

王永航指出,犯人的恶很容易被激发和利用。他当时穿的是质量不好,易掉毛的毛线袜,熬鹰几天后,袜子味道太冲,被犯人扔到墙角。当他被折磨到痛苦至极而喊“法轮大法好”时,其他犯人往往拿相对干净的抹布堵他的嘴,但一名河南籍毒犯却专门用那双臭袜。经长期禁食、限制饮水,已使他嘴里的味道比袜子强不了多少,再加上循环使用、袜子绒毛不断往嘴里掉,口腔干燥导致吐都吐不掉。

崩溃与被认罪

约六天后,王永航开始出现幻觉。某天,他大脑出现真正的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连自己是谁、是否曾经来到世上都想不起来,这种巨大的恐惧使他精神立即崩溃。据犯人后来描述,当时他大喊大叫站起来,手铐挣脱开,犯人用布条把他捆绑在老虎凳上,嘴里塞上布团。

王律师在文中表示,他这时知道他们是透过熬鹰把他折磨疯。他坦言,自己不怕死,但怕疯。因疯了,他们会造谣,嫁祸于他的信仰。

因此,他签下不炼功的保证,接受“假转化”。但因为又喊了“法轮大法好”,而被继续铐在老虎凳上进行“真转化”,即要对着摄像机“认罪伏法”。

王永航表示,因为怕当局拿录像出去造谣,蛊惑他人,因此拒绝录像,但折磨也进一步升级。直到有一天,再也无力支撑下去,只能屈辱地答应“真转化”,对着摄像机“被认罪”。

熬鹰后果

当被架出黑屋时,王律师看到走廊里的电子打卡器显示5月21日,他被禁止睡眠近2星期。

这场酷刑造成他脚踝以下浮肿、发黑。在熬鹰结束当晚,他发烧至40.4度,呼吸困难。次日,被带到监狱卫生所透视,发现胸膜炎症状、两侧胸腔积液至第2根肋骨。熬鹰结束后两周内,脉搏每分钟超过一百次。王永航说,他之前的心脏很正常。熬鹰结束后一个月内,无法正常睡眠,始终处于半睡半醒的昏迷状态。 

文末写道,当部份709案律师在电视上被公开认罪时,律师们的倦容和背后阴暗的光线,让王永航想到他们也可能受到熬鹰折磨。

随着部份709案维权律师公开自己遭受的酷刑,也证实了王永航的猜测。例如,王宇律师称她曾被5天5夜不让睡觉致休克昏厥,谢阳律师则被熬鹰7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博谈网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