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侮辱 裸拍 活埋 于欢案涉黑团伙再爆丑闻

2018-04-13 12:5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8年4月13日讯】山东聊城于欢案涉黑团伙日前爆出,曾为赚钱,绑架、殴打、侮辱一名上访女性,而这一切都是当地镇长指使的。

大陆媒体报导,4月12日,山东聊城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组织组织,在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开庭审理。

其中,被起诉的12人,与去年3月于欢案有关。

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向于欢的母亲暴力讨债,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其还钱。次日,讨债升级,10余人组成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工厂,甚至辱骂、殴打苏银霞。于欢在目睹母亲受辱、警方在场不作为之下,挥刀护母,造成讨债人1死3伤。

而后,当局将于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后在民众舆论的压力下改判刑5年。

吴学占涉黑团伙是于欢案中的暴力讨债者,其暴力逼债的手段也引发外界关注。而早在“于欢案”案发2年多前,吴学占团伙还曾用同样恶劣的手段,侮辱另一名女性上访人员。

根据起诉书显示,2013年12月,因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的村民王秀娥持续信访,冠县东古城镇镇长武德明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12月9日19时至20时许,在吴学占的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驾车前往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翻墙进入王秀娥家。

他们用透明胶带将王秀娥捆绑,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期间,他们采用扇脸、脱去王秀娥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月12日深夜将其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

52岁的王秀娥回忆说,晚间9时听见有人踹门,他们都戴着头套,穿一身迷彩服,拿着电棍、胶带。这些人一进来,就用胶带粘住她的嘴,绑住她的胳膊和腿,戴上头套把她抬出去。在抵达某处后,他们给她戴上手铐、脱掉衣服吊到梁上,并使用辣椒水向她喷洒,用电棍击打,“乳头都被击打没了”。

王秀娥称,绑架者当晚轮流对其殴打3、4个小时。第二天她被放下来,光着身子反铐在一个台式椅子上。他们尿了半矿泉水瓶的尿逼她喝,不喝就用电棍打,她被迫喝了几口。

为了阻止王秀娥继续信访,他们以强制方法拍摄其裸体视频。王秀娥说,“他们把我所有的衣服扒光,拍隐私部位,说送到我儿子的老丈人那去;他们叫我光着身子,扭屁股唱歌……”

他们还拿来一个1米高的水桶,装满水,把她的头摁进去。王秀娥上不来气,就用头猛顶水桶,一直挣扎,被摁进去拉上来,拉上来摁进去,反复多次。

他们又把她拉到一个树林里,挖了几个坑,“把我拉到里面说要活埋,还说有人拿钱买我的命。”他们还拿枪顶着她,她多次跪地求饶。

此后8个月,她没有再去上访。直到2014年秋天过后,她才又去省里上访。王秀娥脸部至今遗留多处伤疤。

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下半年,吴学占团伙曾想过做截访生意。从北京扣一名上访人员,送一个回当地,要5000元。他们先拿上访最频繁的王某某开刀,拿下最硬的,以后就知道怎么对付上访户。

当时,吴学占与东古城镇主要官员打得火热。冠县309国道东古城段边曾有一块空地,在规划里属于“有条件的建设用地”。2013年,以“招商引资”为名划拨给了吴学占。东古城镇原镇长武德明承认,这不是公开招标,“就是划拨的,他没有花钱”。

責任编辑: 苏姬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