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九大后银监会对金融风险的表态发生变化(图)

2017-10-27 08:56 作者:文龙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中共十九大已经结束,按照惯例各部委随即会召开所谓的学习会议。10月26日上午,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召开会议并发表讲话,表示要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和不久前十九大上习近平与周小川的表态不同,或意味着银行业的金融风险更大。
中国银监会表示要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7年10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中共十九大已经结束,按照惯例各部委随即会召开所谓的学习会议。10月26日上午,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召开会议并发表讲话,表示要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和不久前十九大上习近平与周小川的表态不同,或意味着银行业的金融风险更大。

中国银监会官方网站上的新闻稿显示,会议提出,要防范和化解新形势下金融风险,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领导下,把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继续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稳妥处置重点风险,防止单体局部风险演化为系统性全局性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近年来,中共当局和央行等金融监管部委不断发声警示金融风险。习近平10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工作报告中重申,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10月19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讨论会议上也做出了类似的表态。

关于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风险点,郭树清19日在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严,对影子银行、交叉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同时还有与其相关的操作性风险。

不过从26日银监会的表述来看,或表明银行业的风险更为惊人,这从金融官员的表态中可见一斑。8月24日,中国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出席“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并演讲。

于学军表示,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前所未有复杂局面,截止去年末,中国广义货币M2达到155万多亿元(人民币,下同),是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的3.8倍;狭义货币M1则达到48.7万亿元,是2007年的近3.2倍。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总规模来看,2007年末约为53万亿,2016年末则达到232万亿。“九年翻了4.4倍,膨胀速度惊人。”

于学军认为,因为中国货币信贷数据均大幅超过同期的经济增长率,致使中国的经济货币化水平大幅度提高(广义货币供应量与GDP之比),由2007年末的1.51倍快速上升为2016年末的2.08倍,即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年末余额是当年GDP总额的二倍多,这在全球大的经济体中早已“遥遥领先”。

10月25日,由中央结算公司举办的金融街十号论坛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出席“聚焦金融体系流动性风险与信用风险”主题的讨论并发表主题演讲。关于如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刘晓蕾提出,首先是要加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预警,利用金融性风险指标等来加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预警;第二要关注其它的行业,特别是在国内房地产行业对金融行业带来的影响;第三关注流动性风险,应该尊重市场自身运行的规则。

系统性风险(Systemic Risk)在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经济学界对系统性风险已经有一定的认知,只是对它的定义还停留在较为模糊的阶段。现阶段,对系统性风险较有代表性的定义主要分为以下三类:

其一,是根据危害范围大小的角度定义。欧洲中央银行(ECB)认为,系统性风险是导致金融体系极度脆弱,金融不稳定大范围发生的风险,严重损害了金融体系运行的能力,进而影响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

其二,是从风险传染的角度。金融体系崩溃在市场间蔓延,导致损失在金融体系中不断扩散,最终使整个系统崩盘甚至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的可能性。

其三,是从影响实体经济的角度出发。G20财长和央行行长报告认为系统性风险是“可能对实体经济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的金融服务流程受损或中断的风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