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晚了!名人们误上贼船后的痛悔(图)

2017-4-20 00:10 作者:萧疏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陈寅恪学贯中西,被同行称为教授中的教授。
陈寅恪学贯中西,被同行称为教授中的教授。(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毛泽东主政的几十年中,变着花样搞政治运动,以整人、整死人为乐。他让全国人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名人当中,后悔自己选择的道路者,就不在少数。但最具代表性的有三位:党外民主人士宋庆龄、文人陈寅恪、军人林彪。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盘照搬苏联的体制。大多文人、学者如梦初醒!1950年,北大哲学系教授、著名学者梁漱溟,不能接受中共的体制(其中之一,就是工农业剪刀差),于是写了一篇文章《敬告共产党》,在香港发表!让毛泽东很难堪!

但最早提出后悔的人,就是国学四大导师之一陈寅恪。陈寅恪学贯中西,在中国是唯一一个跨两个学科的教授(中文与历史)。被同行称为教授中的教授,500年才出的一个教授。总统蒋介石亦称之为国宝的教授。

国民党败退台湾时,蒋公亲自下令:国宝不能留在大陆,必须带走。当时北大的代理校长傅斯年一天三个电话催他走,陈寅恪不肯走。他说这把年纪了,不想离开熟悉的故土。

当“新中国”的体制出来后,陈寅恪后悔了。在日记中写到,悔当初没有去台湾。并亲自写好挽联,准备随时死去。写了一部(论《再生缘》),隐晦的表达了他的心境,如果有来生,就不会作出如此错误的选择!(论《再生缘》)被章士钊带到香港发表后,毛泽东等人很是尴尬。

后来,周恩来授意中国科学院成立历史研究所。决定请陈寅恪当《中古史研究所》所长,郭沫若当《远古史研究所》所长;吴宓当《近古史研究所》所长。但被陈寅恪拒绝了,他说:我是学者,要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是不宗奉马列主义的!在文革时,500年才出一个教授被整死了,在台湾的蒋公闻讯后,水杯都摔掉了,并流泪说:惨无人道!

第二个提出后悔的是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50年代,宋庆龄就说:不想去开会了,每开一次会,就病一次,不能接授毛泽东的荒谬做法。后来,周恩来等人一直劝她,要给“新中国”的执政党留点面子,宋庆龄才坚持参加开会。但到文革时,目睹了全国人民都遭殃,多少开国元老被整或整死,宋庆龄流泪了。并说:眼看着多少开国元勋革命半辈子,九死一生。一夜之间就成了反革命,他们要反为什么当初革命时期、困难时期没有反?到了革命成功之后,享福的时候才去反?刘少奇当了多年的国家主席,突然之间变成了反革命。这些人们没有死在敌人的手里,反而死在自己人手中。想不通,不能接受残酷现实。

宋庆龄并公开说:我真的很后悔,当初怎么会作出这种错误的道路选择?毛泽东知道后,对周恩来说:有人不高兴了,可以叫她去对面嘛(指台湾)。周恩来派人去劝她:您身体不舒服,可以到外面走一走。宋庆龄说:现在就赶我走吗?我偏不走,死都要死在中国上。于是拒绝参加所有的公开活动及开会。

后来,宋庆龄因为身体有病,生活困难,靠变卖古董过日子。秘书向上海市委报告详情,上海市委又向中央反映。中央派人送了两次钱:第一次10000元;第二次50000元。宋庆龄交待把钱放在保险柜,直到其去世后,有关部门才发现,两次送的钱,分文未动,还是牛皮纸包着。宋庆龄宁可过苦日子,也不花毛泽东送的钱!

第三个说后悔的人是林彪。林彪是中共所有元帅、将军中打大仗、胜仗最多的人。三大战役就打了两个,一辈子对毛泽东忠心耿耿。但在文革时,林彪为了向毛泽东表忠心,与四人帮一道参与了屠杀开国元勋。

但林彪内心是痛苦的,如果不站在毛泽东一边,如果不有所表示(参与害人、整人),林彪深知自己的结局就会像刘少奇、彭德怀一样死得很惨。包括周恩来在内,做了多少支持毛泽东的整人事件。其实周、林他们两人的想法、目的是一样的,就是求自保!

但到了文革中期,开国元勋都整倒之后,林彪知道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林彪说:我真后悔选择了这条革命的道路。原以为打败了国民党,推翻了蒋家王朝,老百姓就会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并非如此,其实是自己太幼稚、天真了!

林彪如此聪明的武将,当然知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典故。在文革中与毛泽东相互利用,只是时间问题。文革中的林彪位高权重,毛泽东岂能轻易放过?其结局,林彪是很清楚的!

宋庆龄、陈寅恪、林彪的后悔,只是代表人物而己,他们的后悔,在于当年过于轻信了毛泽东的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红皮萝卜而己。其实,后悔者远不止这些:

早在延安时期,党外民主人士黄炎培与毛泽东畅谈两夜。黄炎培就提出了:“历史具有周期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毛泽东说:共产党人找到了破解周期率的药方,就是民主和自由。但毛泽东执政后的几十年,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把黄炎培的儿子——中国首席水利专家黄万里打成了右派。原因就是当年黄万里,以1比200多个专家,强烈反对修建三门峡水库。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了黄万里是正确的,但右派之苦,困了他好几年。难道党外民主人士黄炎培就不后悔吗?

中国第一任水利部部长傅作义,是从国民党那边投诚过来的将军。在1953年时亲口对毛泽东说:如果50年之后共产党,还是讲民主、自由,我就真正的拜服了。别说50年,5年都没有,毛泽东就开始整人了。(1957年,毛泽东由党内整风上升到反右,全国整了敢于讲真话的所谓右派56万人之多),难道傅作义就不会后悔自己话讲得过早吗?

文坛六岳之一的老舍,满腔热情的支持毛泽东的各种政治运动,写了大量的文章唱赞歌。但文革时,老舍自己也挨整了,才终于如梦初醒,羞愧难当,在太平湖自杀了。书呆子老舍终于明白过来,举国批判的那些人,原来是和自己一样的清白之人。老舍就不后悔吗?

全国的老百姓面对几十年的政治运动,人人挨整,个个过关。人人自危、家家挨饿,日夜不得安宁,难道就不后悔吗?举国上下的这些后悔之人,一定是后悔自己当年很傻、很天真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