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百度供IP地址 制造高唐网案的官员受审(图)

2017-3-20 04:12 作者:张正闻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聊城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孙兰雨被法警带上被告席。(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3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张正闻综合报导)2006年,中共高唐县县委书记孙兰雨之妻亲自带人到百度总站,拿到董伟等人的IP地址,他和其妻制造了“高唐网案”,这使他成了互联网上的知名的中共恶官。他还利用中共给他的权力大肆敛财,其个人犯罪所得高达474万余元,是聊城市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的220倍。

3月19日,陆媒报道称,3月14日上午,山东省菏泽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准时开庭,聊城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孙兰雨被法警带上被告席。这是继2015年4月他被宣布调查后的首次露面。他面对的,是检察机关贪污、受贿2项罪名的指控。

百度提供IP地址 孙兰雨夫妇制造“高唐网案”

2004年底,孙兰雨被任命为中共高唐县县委书记。他和其妻制造的“高唐网案”使他成了互联网上的知名的中共恶官。

“高唐网案”事起2006年,那年12月20日左右,高唐县中共民政局地名办主任董伟喝了点酒,用卧室里的电脑上网看了“百度贴吧——高唐吧”里的帖子,有一条内容说“高唐进入全省六强,成为经济领头羊”。此时,董伟想到的是地方财政吃紧,他的“医疗保障卡”里已经3个月没有按时支付医保费了。他跟了两条留言,一条是“孙烂鱼更黑啊”,一条是“居家过日子都要量入为出,没钱了,还搞什么建设”。董伟认为,自己发帖子只是表达对地方建设、中共地方领导的个人观点,并无出格之处。

“借着酒劲儿发句牢骚”的还有高唐县医院主治医师王子峰。2006年12月23日左右,王子峰中午喝了点酒,回到家里,想到在医院听到有病人抱怨,说工资、医保费用都没有按时发放,就发帖子说:“高唐这么好,怎么搞得工资都发不出来?”还不指名地骂了县委书记一句脏话。

高唐县一中体育教师扈东臣更是莫名其妙,他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在网上发帖,是中共警方根据电话网址查到了他所在的中学,由于是公家的电脑,究竟是谁发的帖?说不清。而警方认定是他发的,把和他董伟、王子峰都非法关押到了中共高唐县看守所里、

在高唐县看守所里,他们被安排收看电视,在高唐电视台“警方在线”节目中,他们看到了自己戴着手铐走进看守所、在拘留手续上签字、被审讯的画面。为此,中共县公安局副局长还发表了讲话。在电视解说词里,他们的名字变成了董某、王某、扈某,并说破获了攻击中共县委、县政府的“重大网络刑事犯罪团伙”。由于没有任何遮盖处理,他们3人“出事”的消息在整个高唐县广为流传。此后,高唐新闻、警方在线等节目连续5天在中共高唐电视台播出这些内容。中共高唐县电视台副台长陈洪春表示,当初播出刑事拘留董伟等人的画面和新闻,是县里定的,有中共县领导审片,当时中共县领导指示连续在《高唐新闻》节目中播出10天,高唐电视台连续播出5天后,就自行决定停止了。

2007年1月31日,中共高唐县公安局以“情节轻微,不认为是犯罪”和“发现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为由,分别宣布对董伟、王子峰、扈东臣的案子予以撤销。

此事被媒体公布后,一时间,孙兰雨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引起有关部门重视。2008年2月1日,孙兰雨被免去中共高唐县委书记职务。

董伟始终认为,这件事是孙兰雨跟他的妻子一手操控的。孙的妻子徐秀芳时任中共高唐县公安局政委,分管网监大队。据董伟在警方的熟人透露说,当时是徐秀芳亲自带人到百度总站,拿到董伟等人的IP地址,才一举“破获”这个“重大网络刑事犯罪案件”。在孙兰雨此次被免职之前,徐秀芳已被上调到中共聊城市公安局任职。

“高唐网案”显示了,作为中共高唐县“一把手”的孙兰雨,已将自己在行政权力上的绝对权威视为快速、直接解决任何问题的捷径。

孙兰雨涉案数额是聊城市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的220倍

陆媒3月19日的相关报道称,3月17日,中共山东省检察院微信公众平台通报了聊城大学原副校长孙兰雨贪污、受贿案一审开庭情况。起诉书指控孙兰雨涉嫌贪污、受贿2项罪名,共14笔犯罪事实,涉案总金额4744041.6元。

其中涉嫌贪污罪共2笔犯罪事实:2012年至2014年,被告人孙兰雨利用担任中共聊城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的职务便利,采取截留收入不记账、使用虚假发票报销的方式,先后2次贪污中共聊城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款共计76.264万元。

涉嫌受贿罪共12笔犯罪事实:2002年至2014年,被告人孙兰雨利用担任中共高唐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县委书记、聊城市对口支援片口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指挥部总指挥、聊城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的职务便利,为多个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项目立项、专项资金申请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徐某、其特定关系人张某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98.14016万元。

孙兰雨贪污数额76.264万元,被指“数额巨大”,受贿数额398.1401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个人犯罪所得高达474万余元,是聊城市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的220倍。

需要强调的是,孙兰雨涉及援助四川汶川地震灾后重建工作的受贿就有16次,数额143万余元,占全部受贿犯罪的36.15%。孙兰雨将援川工作视为难得的机会,将手一次又一次伸向援川企业,中饱私囊。

孙兰雨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均予以认可,未提出异议。当天,庭审在12时56分结束,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20/817420.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