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巴西经济危机:返贫之旅竟如此迅疾……(组图)

2017-3-19 08:3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7年3月19日讯】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的四十多年,成功从发展中国家迈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屈指可数(典型的是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前进到一定阶段之后,都会迈步后退,这有其内在的规律。其中最典型的是上世纪的拉美危机,让当时看似前程似锦的大批发展中国家几乎一夜之间回到了“旧社会”,巴西和阿根廷都是例子。

本轮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无数新兴国家一样看似前程似锦,但现在也可以看到绝大多数国家的前途。

核心是债务。

巴西为代表,再次走上了老路。

巴西地理统计局(IBGE)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下跌3.6%,这是继2015年GDP下滑3.8%之后,第二年出现衰退。巴西上一次出现经济连续两年的负增长,还要追溯到1930年和1931年,当时分别下降2.1%和3.3%。而2015年和2016年累计经济衰退已超过7.2%,是前所未有的,称呼为经济危机毫不为过。

2016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为6.26万亿雷亚尔(按当前汇率约合2.01万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0407雷亚尔(约合9777美元),比2015年减少了4.4%。

回看巴西经济危机:返贫之旅竟如此迅疾……(组图)巴西债务返贫之旅痛苦贫困
过去几十年间巴西GDP的增长轨迹(网络图片)

回头再看看仅仅几年前的2011年,巴西GDP为2.615万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峰值,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2011年巴西人均GDP达到了13039.1美元峰值,与2016年相比,五年间,人均GDP下滑了25%。

再看看巴西社会的情形。2016年巴西的失业人口达到了1200万人,失业率为11.8%。经济学家预测2017年巴西的失业率很有可能超过12.7%,甚至达到13%。而2011年中,巴西的失业率仅仅为6.4%。这意味着五年间有5.4%的劳动力加入了失业大军,无数家庭的生活跌落贫困。

为什么巴西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原因之前都曾经论述过,而且笔者在巴西本次经济危机之前就已经预料到(因为以前,巴西经济虽然遭遇困难,但还没有发生2015-16年的经济危机。而且在当时,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在2013年8月30日尚发表讲话说,该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令人鼓舞,它标志着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巴西经济从此步入了复苏轨道。可见,官员的水平也就如此,忽悠是世界的普遍现象)。造成今天后果的本质是通胀型经济不断发展的必然结局,当一国不断通过扩大债务进行投资——而投资收益率下降到足够低的时候,经济危机就必定发生,没有“如果”,更没有例外!

过去的已经是过去。对于巴西的事情很多人有不同的理解,认为巴西的灾难很可能告一段落,但可以认为,巴西在2011-2016年间遭遇的困境只是序曲,未来必定遭遇更大的灾难(前提是不从根本上改革社会体制),这或许没有疑问。

前五年的危机仅仅是投资收益率下降带来的,可是,巴西政府为了抵抗危机的下滑——实际是为了抵抗自己的财政危机,只能用财政手段保增长,这自然带来汇率的不断下跌。

汇率的下跌自然将更多人推入贫困,最终巴西政府将自己推入债务危机之中。

2017年初,巴西传出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巴西政府的MDIC公布最新数据,2016年巴西外贸实现顺差476.92亿美元,大大高于2015年的196.85亿美元,创自1989年公布外贸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

每个政府都会公布这些令人振奋的消息,但看看数字的背后的原因也就清楚了。2016年,巴西出口额为1852.44亿美元,进口额为1375.52亿美元,合计约为3200亿美元,相比2011年近5000亿美元的峰值,跌幅巨大,同时,进口下跌幅度远大于出口。根据巴西外贸部门的数据,截至2016年11月,巴西出口同比下降2.9%,而进口下降高达21.7%!(此即衰退型贸易顺差的含义)

民众穷了,再也没有了消费能力,这是进出口顺差暴增背后的原因。与人均GDP、人均收入、失业率和贫困人口的变化相符。

民众可以穷,但巴西政府不能穷,否则就关门歇业了。那么,政府是怎么维持的哪?看看债务也就清楚。

巴西的债务水平已经飞速地上升,无论印钞投资、印钞转移支付给财政还是借贷,都是政府征收铸币税的措施。前两项或不明朗(不敢明朗),但第三项一目了然。巴西财政部近日公布数据显示,2016年巴西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为1542亿雷亚尔,较前一年增幅达26.7%,创下1997年以来最高水平。有报告指出,巴西的债务/GDP比值在2016年爬升到了70.5%,在2017年预期增加到76.9%。

看起来这个比值并不高,比美国还低得多。但债务从不是独立的数字,仅仅看数字几乎没意义,这是最基础的原理。货币的信用水平越高,可容忍的债务率越高,否则就是相反。美国政府债务的成本现在在1-3%之间(美债收益率),但巴西却为其债务付着接近15%的成本(也就是利息支出),债务负担截然不同。事实上,巴西公共债务利息支付占GDP的比值从2012年来一直在上升,在2016年底估计的预算缺口占GDP的比值为10.4%,这是惊人的水平!

债务现在就是巴西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

未来,巴西这样的国家有几种选择:

其一,改革体制,彻底清除用投资拉动经济的思维。这本质是暂停通过 印钞征收铸币税,同时对社会“水与舟”(两极分化)的体制动刀,在现有财政收入基础上恢复财政平衡(预算赤字在3%以内)。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巴西和很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存在强大的既得利益阶层,政府几乎就是他们的代表人物,向自己动刀,一般都是痛苦的。

第二,继续印钞,增加债务。债务增长和印钞本质是一回事,因为每张钞票的背后都是一张欠条。

这必定让巴西的实际通胀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上,财政支出刚性膨胀,赤字继续扩张,债务率继续上升,财政收入中付息比例继续扩大。

如果巴西的朋友们不断游行,维稳的财政支出就会更快地扩张。

最终,就会到达经济危机的第二阶段,政府的债务危机。内债的危机和外债的危机本质是一回事。

大家知道,上世纪80-90年代,2002年的阿根廷,每一次债务危机都让它们的货币大幅贬值(甚至多次换币),GDP总量和人均GDP水平飞速下降,倒退回到贫穷国家。

其三,将政府债务向民众转移延缓危机。

这需要基础:1,居民储蓄率高,一般不愿意增加负债,居民负债率在比较低的水平上,只有如此,才有转移的空间。2,政府非常强势,可以采取物价管制等措施。最典型的是现在的委内瑞拉和曾经的津巴布韦与前苏联。

有这两条基础的国家,在未来很可能会采取这种办法延缓危机的爆发时间。

但是,巴西不具有这样的基础。2013年一季度,巴西的居民负债率就已经达到43.99%,这已经是很高的水平。不管怎么说,巴西都是民选政府,反对派的力量还很强大,巴西人也比较有激情进行游行示威,军警特也不敢采取强力的办法对待这些游行示威的人群(还是政府不够强大),已经无法采取这种措施延缓危机。

所以,未来的巴西有极大的几率走向上述第二条道路。虽然现在,因为雷亚尔快速贬值,造成资产价格低估(这对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有一定的作用,2016年的境外直接投资估计从671.6亿雷亚尔增加到了680亿雷亚尔.,2017年预计维持在700亿雷亚尔),加上民众需求快速萎缩造成贸易巨额顺差,使得经济形势有些许好转。最乐观的预期是2017年经济增速是0.5%,财政收入增速在1%以内,但这样的财政增长相对于巴西联邦的预算缺口,几乎无足轻重,远远无法弥补财政赤字扩大化的趋势。当财政赤字继续扩大的时候,债务危机就会爆发,巴西联邦政府走向破产。

事实上,巴西很多地方政府已经破产。据报道:根据2016年底国会的决定,巴西联邦政府在2016年底注入了110亿雷亚尔以减轻州债务负担。从现状来看,地方政府在2017年初还需要联邦政府更多的财政救助。2016财年,巴西有12个州陷入赤字。里约州的债务情况最糟糕,赤字达193亿雷亚尔。Minas Gerais州报告2017年有80.6亿雷亚尔债务,而Parana州有41亿雷亚尔(债券需求和债务本质都是赤字)。Rio Grande do Sul州财政部承认,如果2016年的债务全部转入2017年,将会有超过50亿雷亚尔的赤字。

巴西联邦政府和很多地方政府的债务已经难以持续。

回看巴西经济危机:返贫之旅竟如此迅疾……(组图)巴西债务返贫之旅痛苦贫困
2014年3月之后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的周K线走势图(网络图片)

上图是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过去3年的走势图。而仅仅就在2013年的两年以前,巴西雷亚尔还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佳的货币。在2011年中,雷亚尔对美元曾创下了1.5523:1的历史新高,即1巴西雷亚尔兑换0.6442美元。

从2015年底开始的本轮反弹,很可能将是巴西雷亚尔第一轮下跌之后发生的反弹,这轮反弹预计在今年底明年初结束(要关注巴西有没有真正动刀子的改革措施),具体时间就看巴西通胀的走势(巴西央行降息将是先导),一旦巴西通胀率筑底、走高(2016年,巴西的通胀在下行),雷亚尔就会走向继续下跌之旅,这次的跌幅很可能会高于2011-2015年,源于这是债务危机。

对于其他国家,时刻需要关注的是政府将自己债务向居民转移的极限位置。当这种债务转移不断持续、可政府自身的债务率却不断升高的时候,就到了实际汇率跳水的位置,实行物价管制或名义汇率都是欲盖弥彰,没有丝毫的作用,因为这不过是前苏联和津巴布韦玩过的招数。

本次全球化过程中,哪个国家最有可能最终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毫无疑问是智利。因为它的经济增长完全不依靠债务(债务不断累计是发展中国家倒退的根源),财政也一直有巨额的盈余,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取决于经济效率和文化的进步(智利的天主教大学已经是世界上知名的大学之一,很多欧美学生都去留学),这是与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根本差别。或许另外一个有些希望的是阿根廷,因为新政府上台伊始,就宣布货币自由兑换,这相当于宣布未来的经济增长不再寄托于铸币税(也就是债务),当然,阿根廷是否可以成功的根本基础还在于阿根廷能否进行深刻的社会体制改革。

相反,在这一新兴国家的经济普遍遭遇困难的时期,如果一国对货币开启更严厉的管制,意味着什么?你懂的。

今天,世界经济剧烈动荡,经济增长的旧动力已经逐渐远去,新的动能尚未形成,希望中国以史为鉴,成为这一历史转折期的赢家。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19/817261.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