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中产阶级是这样被消灭的…(图)

2017-3-18 06:33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看中国2017年3月18日讯】近年来,巴西失业率不断上升,到2017年初,已近上升到11.8%,有1200万劳动力处于失业之中,在此同时,自然伴随中产破产。那么,巴西如何形成今天的情形?绞索就是债务。

一般来说,家庭负债45%就已经是极限,在2009年,巴西的家庭负债率是18.39%,而到了2013年一季度,上升到了43.99%,非常接近45%的水平,意味着家庭的杠杆基本到顶。

随着家庭的杠杆到顶,我们来看看巴西的社会是如何演化的:

2000年至2010年,是巴西经济蓬勃发展的十年。虽然2011年以前,政府负债率有高有低,但基于财政收入的高增长,政府调节的余地比较大,何况巴西长期执行高通胀政策,政府的征收了大量的铸币税(任何通胀都是货币超发导致的,是实现税收的一种方式),财政收支调节比较容易,政府的负债率容易控制。2010年,巴西经济增长率为7.5%,为24年来最高,财政自然高速增长,直接让2010-2011年的政府负债率下降到低水平(见下图):


巴西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网络图片)

随着2011年经济增速下滑到2.7%,财政开始显现压力。可是,政府负债率在2012年暂短上升之后,2013年却再次下降。经济增长速度下降,财政收入增长自然受限,可巴西政府的负债率却反向运行,在此期间,巴西未经历体制改革措施,而高通胀之下,政府的支出必定增长,巴西政府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哪?

虽然我们不知道细节,但知道大概的路程和结尾。

从2011年8月开始,巴西央行开始降息。8月31日,将银行基准利率从原来的12.5%下降到12%。到2012年的8月31日一年的时间内,经历了9次降息,几乎是40天降息一次,异常迅速,利率调降到了7.5%。

以往很多年,巴西长期将利率水平维持在远高于通胀水平之上,为什么?这是让很多人疑惑的问题。一般猜测来说,应该是巴西央行一直在印钞支持财政,否则就无法找出基础利率长期远高于通胀率的丝毫理由,因为基础货币数量增长对通胀的推动力巨大(数量因素的作用远大于价格因素,也就是利率),让央行不得不维持远高于通胀的高利率。但是,因为没有证据(估计巴西央行也不会给市场证据),这事虽然可以猜测,但不考虑。

但是,如此快速地降息,必定推动资产价格,有尤其是政府控制的资产价格,让政府实现更多的税收。

但是,降低基础利率推动资产价格,自然会让杠杆投资者进场,也就是带来居民加杠杆,负债率的上升。所以,在2013年一季度巴西居民的负债率提升到接近极限的的43.99%。

换句话说,巴西政府通过债务转移的手段实现自己的财政收入增长(无论是印钞转移支付给财政,还是征收资产税种),降低了自己的负债率。同时,则带来居民负债率的上升。

这应该就是经济萎靡的2013年,政府负债率却下降到低位的根源。

这自然是饮鸠止渴。

降低利率转移债务到居民身上,是有后患的,特别是当居民负债率达到或接近极限的时候:

其一,降低利率推动通胀。2012年7月,巴西通胀就有上升的迹象。2010——2016年,巴西的胀率分别是5.91%、6.5%、5.84%、5.63%、6.41%、10.67%、6.38%。要说明的一点是,因为2013年一季度居民负债率上升到了高位,居民的需求遭到压制,通胀上涨的动力会比较弱,通胀上升的比较周折。此时,通胀的根本动力不在于需求,而在于未来的货币贬值。在汇率因经济问题贬值压力加大的2014-2015年,通胀恶化。

相反,2016年巴西经济依旧萎靡,财政赤字依旧扩大,但国际收支好转、通胀下滑,巴西雷亚尔却开启了反弹。当然这也与巴西政府拍卖国有资产(机场等)挽救不断恶化的财政赤字有关。

所以,通胀(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一国货币升值贬值的基准因素之一。

其二,需求下跌。2011年巴西的进口额达到2262.43亿美元,到2016年,进口额下降到1376亿美元,需求严重萎缩。

其三,失业上升。2011年至2016年,失业率上升了5.4%,达到11.8%,贫困人口大幅增长。

其四,需求萎缩之下,企业破产加剧,这有很多报道。

其五,2013年以后,政府债务再也无法向居民转移,自身的债务率快速上升(见上图)。加上内需严重不足,失业上升,直接导致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跌跌不休,终于在2015年出现暴跌。

在此过程中,中产就被逐渐消灭。

2011-2013年,随着基准利率的调降,居民就会加杠杆(大部分是中产),但是,当政府负债率和银行利率不断上升的时候就会带来以下困难:第一,失业上升,人们的收入水平下降,生活水平下降,这自然也包括中产;第二,汇率暴跌,以美元计价的财富剧烈缩水;第三,通胀上行之后,连续加息就是必然的,最终巴西将基准利率提升到了最高14.25%,到现在,基础利率依旧维持在12.25%,债务负担加重。部分高负债、收入无法保证的人们,为了维持正常生活,只能消耗自身的以往的存款储蓄或抛售资产,需要说明的是,这时无论储蓄还是资产,因为通胀的上升而导致购买力大幅下降。

这是中产遭到的第一次冲击。

2016年,巴西的通胀率有所下降,巴西央行也从2016年底开始降息,但另外一个噩梦正在形成之中。

到2016年底,巴西政府的债务率已经接近70%,支付的利息接近15%。对于巴西政府来说是巨大的压力,破产的威胁很大。这自然逼迫巴西央行降息。所以,巴西从去年四季度即开始降息,到今年的2月28日,基础利率已经原来的14.25%下调到12.25%。

下调基准利率自然会酝酿汇率再次进入跌势,美元进入加息周期更放大了这种威胁,最终自然导致通胀筑底并拐头向上,再次进入加息周期就是必然,此时,巴西政府的债务问题就会显露。一旦出现这样的苗头,汇率暴跌、猛烈的加息将再次袭来。

中产将遭受第二轮洗劫。

上世纪80-90年代,巴西阿根廷都进行了数次换币,遭到的洗劫是多少轮已经难以数清,但总之,全社会进入贫困。

部分新兴国家,以为自己的政府负债率低于美国(现在是104%)就自以为没有债务危险,看到巴西政府负债率上升的轨迹,就知道是靠不住的。

而居民的负债率接近极限和消费开始下滑,就是根本的标志,是拐点,当然,也带来汇率的灰点。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18/817238.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