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习近平要怎么漂白自己?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六份借据

2017-3-17 08:12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正體 58
    小字

【看中国2017年3月17日讯】习近平先生,同你说件奇怪的事:今天我起床后开窗,发现雾蒙蒙的窗外玻璃上,留有多处清晰的手印,就像是一个个的魔爪。在已留下了弹孔的那块窗户玻璃上,从窗外留下的两个大手印,还尤其清晰明显。

我家多年来生活在恐惧之中。每晚临睡前,我都要检查一番门窗是否关好。从我的窗外高悬了监控探头起,我在关窗时,也准能看到具有红外线功能的监控探头,在墨黑的夜里亮着阴森的暗红,仿若魔鬼躲在暗处,用猩红的魔眼正在对我进行窥视。

是谁在夜里视多个监控探头若无物,于大家都还在沉睡之时,在我房前屋后的窗户玻璃上,留下了这许多手印?这些手印,似意在尝试推开某扇窗户,似有意要让我感到恐怖。

我知道有人会说这应该报警。可以往的经历告诉我,报警一点用处都没有。我的爱子在广东惨遭杀害,我被人跟踪毒打,之后我住在老家福建泰宁,我的门前被刻画了侮辱我的字画,我家已是遭受过枪击……因为这种种,我都报警过,完全不起作用,所以这次也没想要报警。我用手机对着那些手印拍了两张照片,以资存证。

习近平先生,我在这个“法治国家”,伴随“中国梦”做的像是一场噩梦,别的国民又何尝不是这样?看看一波接一波的滥施抓捕,看看冤民的一再被雪上加霜,看看被邪恶公权百般践踏的中国人权……习近平先生,“新政”难道真的拿实行恐怖政治的公门中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从前年底开始,我就陆陆续续在向先生哀告我家所处的困境,我想在信息时代,你不知道我家是一种什么状况的概率,基本为零。这些年来,向你写公开信哀号、呼救的人也大有人在,京城冤民每日张袂成阴,你在出国访问时,还一再遇到有的中国冤民拼死拦车向你告御状……

“依法治国”在换季之后,不知不觉又喊了多年了。“法治国家”“法治”出了什么呢?“法治”出了周永康的余孽们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法治”出了更是让人胆寒发竖的恐怖政治,“法治”出了国家荒废得杀人的事没人管,整人的事没人管,抢人的事没人管,百姓有没有饭吃也没人管……

习近平先生,在中国人权每况愈下面前,在种种形式的抗命、怠工、反做面前,“倒习联盟”所进行的节奏,已经不只是“搅局”这么简单了,已经是在明火执仗一步步地将你往绞刑架上推。在这样的恐怖政治面前,在历史的追问面前,你将要怎么漂白自己?

胡锦涛为政十年,在将来要面临怎么漂白自己的问题。你为政多年,也同样面临了这一问题。“法治国家”“法治”迄今,人权指数不升反降,迫害面反而更广,迫害的手段反而更是阴毒、下作,迫害也更加公开化,以至就连位处权力巅峰者,在将来都得面对怎么漂白自己的问题,何其可悲。高居庙堂者,与泣号檐下者,同悲。

习近平先生,倘若你对无法无天的公门中人无法做到有效的约束,倘若你真忙碌得无暇顾及治下苦难的子民,那么你至少也还应该为自己的将来想想,至少也还该有冲天一怒。假若任由恐怖政治进一步泛滥,以至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在将来要怎么漂白自己,那么你又何谈救民于水火,何谈救党、救国?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4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