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图)

2017-3-15 22:38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姜维平(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3月15日讯】韦石先生:

你好!

今天,你主办的博讯网转发我以前撰写的批评郭文贵的文章,题为《郭文贵最后的疯狂》,正如3月8日,你首次与郭文贵交锋时,一见面就胆怯地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一样,你一再向郭老板介绍我,是为了把战火引向我,这是一种不义,也是一种懦弱,我看了很厌恶。你应当知道,你多次会见过所谓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却避而不谈,把我和《财经》的胡舒立拿出来,摆到前台,令我不解,你如今承受不了压力,再一次把我的旧作置顶,又是你的失策。你也应当知道,笔者向来是保持中立的,在郭站出来讲话时,大家听到了另一面,经过核实,有可能观点会有一些改变,在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自辩中,听众们不能不承认,过去人们可能有一些不知情的秘辛,文人应当认真倾听,如果有错,就应当改正,你不是这么虚心,而是紧张慌乱地利用我的文章,再次做“挡箭牌”,使我对你非常失望和愤怒,我油然想起几件旧事,忍不住秉笔直书。

虽然,我与你没有见过面,但我给你打过多次电话,还委托《开放》杂志老板金钟先生转赠你书法作品一付,与你这位办网站的老板比较,确实我的力量微薄,所做的只能是这些,但你呢,2009年,我初来加拿大,生活窘困,给你投稿,你给我邮寄一张20美金的支票,这是我赴加后至今,收到的金额最大的一笔稿费,我想起国人爱讲的一句俗话:打发要饭啊。真的,我很“感谢”你,我在贵网开设的博客点击上千万,为你网站增辉不少,但你再没付我一分钱稿费,我们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物质生活,你也好意思不花任何成本,用我的文章置顶,去转移和吸引郭老板的火力?你也太欺负人了。

你的不义不止于此,《博讯》杂志在香港创刊时,你曾向我约过一篇稿件,但后来,你以“没有猛料”为由而不用,没付一分钱的报酬,我只好转到《前哨》发表,而你的杂志正是在刘达文那里发行的,难道你的杂志比刘达文办得好吗?一个守信和看重友情的编辑,是绝不会这样伤害他的作者的。再后来,你被章子怡控告,法庭要你举证,你又想到了我,你发函问我有没有章子怡与薄熙来的合影照片,我说没有。你想,你不够朋友,他人如何会帮你?再后来呢,你看流亡海外的某一位著名民营企业家,案件经过我的报道,命运有了一点转机,来了“关爱”,又打电话问我他的联系方式,我说不知道,你想,你对我不讲情义,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为什么一点悟性都没有?

总之,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亦神交很久,让我坦率地说,你给我留下的印象不佳。自从你与郭老板直面舌战以来,经常在贵网开博客的有点文才和影响力的作者,没几个人公开站出来支持你的,其原因,不在于他们害怕,或赞成郭,而在于你自身,在于你的为人,据我体会,你是一个把钱看得过重的人,你太不讲义气了,你这次的被动“出丑”就在于这一点。我认为,人活在世上,不论什么党派,勿论左中右,就在于情义,重不重友情,决定人的一生的命运。基于此,我对你今天点到为止,有些事不想说,因为我怕伤及友人,你不要再拿我做“枪手”,去挡郭老板的“子弹”,你不经我的同意,不要转发我的文章,更不要用我的旧作去“忽悠”郭文贵。我既不想做你的“枪手”,或其他人的“枪手”,也不想介入中共的高层权斗,我只想表达由我自己判断所做出的评论,请你尊重我,否则,你会招来新的麻烦。总之,你不要把我和他人当成傻子。

顺祝,笔健。

姜维平

2017年3月14日于多伦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