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见的民国史料!阎锡山的《太原沦陷省思》(图)

——中华民国三十八年中央纪念周报告词

2017-3-15 12:10 作者:阎锡山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中华民国原行政院长、陆军一级上将阎锡山。(网络图片)

太原沦陷省思

──中华民国三十八年中央纪念周报告词

阎锡山

锡山今天奉命报告,谨就山西作战的经过,检讨错误之所在,及个人对时局意见,报告如下:

作战的经过:太原第七次保卫战,于四月廿四日早八时,连络中断,情况不明,卒未能达到中央期望,至深惭愧,溯自四月九日共军开始第七次分路向太原外围据点攻击,至十六日,我外围据点,除城北兵工厂城东北卧虎山城东南双塔寺等据点外,余均被攻占,十六日起,对城垣实行四面总攻,共军兵力,正规军增至十四个军,另有地方部队二万余人,十六日至廿四日九日间,共军以人海兼火海战法,并以多数重炮,发射大量燃烧弹,毒气弹,城内起火先后六百处以上,虽均经扑灭,但毒气预防,尚少准备,以致军民死伤难以数计,自廿日起,城内供给水电设备,悉遭共军炮火破坏,共军复集中大量高射炮,阻止飞机投粮,以故十八日以后,部队补给,几等于中断。

太原之所以能守较长时间者,第一是中央的支持,不惜巨费,空投食粮,第二是共军由抗日战争开始,其党政军移入山西,工作强而时间亦长,先甜后辣的措施,人民认识深刻,故与共军的作战意志甚坚决;第三是国军抗日,曾与共军比肩作战,吃暗袭之亏甚多,痛感亦甚深,故能军民一致的奋斗,所以普遍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况瓦而不全,更贻笑历史的认识与决心。

检讨错误之所在:

自太原连络中断后,窃自检讨,此次失败,军民毫无遗憾,仍属锡山领导不够。

第一、对共党认识的不够,共党以侵略世界为目的,认我们为基本敌人,他以欺骗他的敌人为正义,以自身的需要为真理,所谓达目的不择手段,我们以寻常敌人视之、致遭失败。

第二、战略上的错误,我们是以军事战略为作战的目标,共军是以政治战略为取胜的方略,我们忽略了民众组织,没有建立起民众情报网,不祗不能使我们长起千里眼,敌人成了双瞎子,反使敌人长上千里眼,我们成了双瞎子,分散开,敌情不明,被敌打死,集结住,粮无来源,只有饿死,就成了敌人以五倍以上的兵力,夺取我们的一个据点,我们的部队小,敌人以战术增加夺取,我们的部队大,敌人以战略增加夺取,敌我情势,我常昧而敌常明。共军尤以打援为第一手段,我屡次吃亏,此为我晋中区作战致败之一大原因。

第三、对共军火力估计的不够,过去共军攻我以人海,我们尚可制之以火海,最近太原战争,共军火海,反较人海为得势,此为估计的错误。

第四、军民生活的困苦:军食虽始终赖中央空运接济,惟天候影响,难免时有不继,且部队除食盐外,副食毫无,以营养缺乏,半数以上士兵,患夜盲症,其间幸有联勤部药品救济医治,稍收效果,而军官家属,啼饥号寒,亦甚凄惨。人民则自去年入夏以来,食粮来源即告断绝,糠粃豆饼,成为主食,最后草根树皮,争取之以充饥。但人民仍做工送饭,冒炽烈炮火,死伤枕藉,甚少怨言;部队忍饥受困,仍前仆后继,再接再厉,军民因对共党认识清楚,而一致能作最后之支持。此种忠勇爱国精神,益增锡山之感愧,但此不能不说是事先准备的不够。

第五、土地政策之改革,能防患于未然,不能消患于已然:我们的土地政策,是劳动平等的经济政策,晋省试行之兵农合一,除解决正式土地问题外,并得到兵员的稳定,与建设的协助;但共党所取的土地政策,是攻击性的造乱政策,按人的能力,及对彼之倾向与利用程度的高低,给以代价,纯粹是造乱的目标。若在祸乱未起之前,施行兵农合一政策,能收防止造乱的效果,待乱已造成,我与彼相比,则相形见绌。譬如树林已成,羊群入内,树株尚易保护;若苗圃甫种,羊群即入,则难以萌芽;固然土地问题之解决,亦曾收相当之效果,但未能充分发挥。

第六、净白阵营,虽尽绝大的努力,尚感不够:列宁曾告其党员说,对政敌的一分宽恕,即是对同志的一分残忍,以故彼处置政敌,以残忍为正义,宁过之而无不及。我们是国家,守法律,尊舆论,肃清伪装,费力大而收效小。太原陷落前,战争至最激烈时,在偏僻小巷中,尚扣获有贴欢迎共军标语的伪装份子。

以上六点错误,均系锡山一人不够所造成,深觉愧对本党愧对国家,愧对太原忠勇的军民,至为疚心。

个人对时局意见:

第一、历史上每次造乱之手段,质言之,不外是夺取民财,强用民命。共军夺取民财强用民命,是集历史的,而跑肿腿磨嘴欺骗的方术,与赤化恐怖无情的手段,尤为超历史的,故能使愚者从而智者惧。再加之以欺骗的鼓舞,残酷的威吓,组织民众的强化,用富人之财,贫人之命,组织情报网,情报灵通,在作战上,发生了空前的效用,我强敌则避,我弱敌则攻,致成凶猛之势。我们今日最要紧的是重新的考虑战略,所谓知彼知已,适当处理,方易补救。

第二、目前当务之急,要下定决心,领导奋斗,首要坚定将心,稳固军心,财政上急其所急,经济上实行平民经济,行政上与民合谋,放政治于民间,解决人民的痛苦,争取人民的同情,使人民自清自卫自治,得到自保,而实行互保,奠定人民的政治军事基础。

第三、团结奋斗,团结须认识一致,行动一致,方能收群策群力之效,欲认识一致,必须研究,检讨,辩论,由明辩是非,做到认识一致;欲行动一致,须建立轨道,确定制度,实行表决制度,则有可循;有表决则可定于一,以免主张不同的人,退有后言,然后,事专责成,以免推卸,自能行动一致,众擎易举。

第四、政府与本党以恳挚之诚意,极大之忍耐,谋求和平,未得共方之接受,证明共党必欲赤化全国,为不变之目标。按中共四月四日宣言之意旨,不只赤化全中国,更要赤化全亚,将来侵略和反侵略大战时,以此广大之土地,作游击战之根据地,亦即控制广大之土地,作为彼时大战之泥淖,使那时反侵略大军进退失据。我们应向向来友好援助之友邦与反侵略之国家声明我们希望和平的至诚与忍耐的经过,并应肯定的说明中国不是内战。如是内战何以有多数中国以外的共产军参加作战?我们不是内战确实是反侵略的前锋战。我们更应公诸世界,诉诸联合国,以明真相。

第五、窃幸抵南京后,同志等均感到利害一致,目标一致,最后和战认识一致,行动亦渐趋一致;道出上海时,亦感到以平津惨痛教训的影响,社会上认识转变,部队上士气亦旺转;来穗后,深喜上下意志奋发,确有革命策源地的精神。我们今天尚有五分之三的土地与人民,只要领导得力,联合各党派及无党无派的革命青年,爱国的志士,一齐总动员,本整体的精神,合作分工,工作目标,指向乡村,与人民利益一致,认识一致,行动一致,军保民,民助军,政卫民,民养政,人民之所需要,政治上之所施为,一切设施,不祗要得到人民的同情,并且要成为人民的要求,政与民打成一片,使人民自治自清自卫,得到自治,军有援,政有恃,自能意志集中,力量集中,走上军事第一,保民第一的途径,不只可以巩固,而且可以开展。

第六、谈和不成,我们不必惊异,共党为世界的革命党,他是以夺取为正义,无论和战,他的目的,均在夺取,和平之夺取,更为残酷,波兰捷克等国有显著的事实;即以北平而谕,已陷于惨酷之境遇。事在人为,世有明训,自助才能得到人助,尤为不易之理,我们现在应竭我们的人力物力,努力奋斗,以待反侵_国家之考虑。

锡山久在地方服务,对中枢一切生疏,聊述愚见,藉供诸同志,并请指教。

附太原突围干部报告函

主任阎钧鉴:我等未能遵照钧座指示杀身成仁,以全我们的历史,实深惭愧。截至十五日止,突围干部抵西安者共职等四人,均系五月一日离并者,谨将太原作战惨烈情形,与服毒自杀之成仁干部,就所知者综合报告于下:

敌人对太原第七次攻势,系于四月九日开始,至廿五日巷战终结。计敌兵力,集东北,华北,西北野战军各一部,合徐向前原所部者,在四十万人以上,其炮火之多,出人意外,计山、野、重、榴弹炮及火箭炮、高射炮轻重迫击炮三千余门(迫击炮中有一种炮弹很长的,据军人们说,系德国所造,一种粗而短的系敌人自造,一种威力均甚大),并纠合河北、河南、晋北、晋南民兵约廿万人,名为抬担架,抬棺材,实则均参加于人海战术作战。十九日以前,我军凭借碉堡与敌英勇作战,敌死伤甚众,军民均兴奋。自十九日起,敌人大量使用火箭炮,将我碉堡逐次击毁,廿一日迫近城垣,敌人复发放大量燃烧弹,毒气弹,并毁击城垣,军民在炮火下,救火堵城,死伤无算。由廿一至廿四日十时城破时止,炮弹无一刻停止,其发弹之多,无人能为精确之估计,有谓四五十万发者,有谓六七十万发者。敌之人海战术,我军尚能抵御,敌之火海及火箭炮实为我军之致命伤。截止廿一日赵军长恭在战场上殉职,高军长倬之在双塔寺因伤被俘,刘军长效曾,韩军长步洲,因被渗透之匪军隔至城北阵地,失却连系。廿二日敌复由榆次增加由北平方面调来之精锐部队,约二万余人,后集中炮火,轰击大东门以南,及新南门以西之城墙,至廿四日上午七时半,南城被攻破,九时东城被攻破,敌遂入城。

城内部队,曾在各街与敌巷战,英勇抵抗,尤以侍卫队、特务团在鼓楼街,布弓街,洪炉台与敌巷战,战况至为激烈,敌衔恨放火围烧洪炉台,侍卫队,特务团五千余人,伤亡殆尽。至廿五日午后,始结束城中心巷战,城东北与西城部队,亦于当日下午大部损失净尽,闻有一小部分突围,但人数及率领人不详。

此次失利的主因:

一敌人人海,我们当能抵御,敌人火海,大出意料之外,其发炮之多,无论何人,不能估计,有说四五十万发者,有说六七十万发者,最致我们死命者为火箭炮,准备下的碉堡,大失效用。

二据说飞机前后约去过四五架次,以受敌人高射炮的制压,亦未大显效用。

三食粮缺乏,自钧座赴京后,食粮运输机每日平均不足二分之一,以致部队食粮不足,由人民家中征熟食补给。

四士兵副食不够,夜盲者在半数以上,夜间不能作战。

五作国防工事的工人,疏散出去,敌人集合为渗透之引导,此实系我们的一大失策。

以上五因实为我们失利的最大因素,而又以敌人的火海及火箭炮为我们的致命伤。

廿四日城中心区巷战激烈时,梁委员化之见大势已去,难以挽回,乃实践钧座“不作俘虏,尸体不见共党”之昭示,从容自杀,并事先嘱人于其死后纵火焚化尸体。警宪指挥处由徐端,岚风等领导集体自杀,钧座家属,由阎慧卿(山西籍妇女国大代表兼任山西保育会主任,慈惠医院院长)领导自杀于钧座公馆凉亭之下,亦使人举火将全院焚毁。

此外文武机关服务干部参加巷战后,除伤亡被俘者外,尚有省会警察局长师则程等十余人,自杀于柳巷派出所;吴队长春台自杀于歌剧第三院;尹专员兼县长遵党及县府干队若干人自杀八旗会馆,至其他参加巷战之干部自杀,而姓名一时尚无法查明者,更不计其数。

敌人入城后,利用过去被俘之无耻军官,组织识别队,闻城大肆搜杀七日,将我公教人员文武干部,全部搜捕,一部扣在公安局,大部送至万柏林。

我各工厂于陷敌手前,虽行破坏,惟时间所阻,未能澈底;陷敌手后,虽集中炮火破坏,但破坏情形如何,未能详悉。谨此呈报,职等行止,并乞

示遵

缪玉青(行政督察专员)

张克寒(县长)

李干之(行政督察专员)

薛国俊(省府视察员)

仝叩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15/816052.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