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总理吁川普建新世界货币体系(组图)

2017-3-14 09:55 作者:灵素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右)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左)参加华盛顿特区白宫里的联合新闻招待会 (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

【看中国2017年3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灵素编译)据报导,加拿大总理贾斯汀.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加拿大国会会议上表示,川普(特朗普)总统在美国大选中取得胜利,介于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强国,所以川普应该倡导组建新的经济小组来改变全球经济状态。

杜鲁多13日对外表示他主张建立新的世界货币监督体系,改变以往的经济会谈模式。

他表示,全球经济近来趋于混乱,不过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之前选举产生的巨大影响,川普取得明显胜利,从这些方面来看,全球经济出现这种状况倒也不奇怪。

自川普上台以来,他制定的新议程既惊人也颇有争议性,在全美波及的面也越来越广。监管政策救济、深远的税收改革、财政政策扩张和更保守的最高法院标志着美国国内经济和美国社会开始有了新的方向标。

美国的外交、贸易和国际经济政策也在变化,对于美国和世界未来几年中将会面临什么新的地缘政治现实,目前还不甚了解。


3月13日在国会会议上发表讲话的贾斯汀.杜鲁多 ( 视频截图 )

在过去45年中,世界经济全球化的状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数百万人摆脱贫困,生产和技术全球化,国家政治愿望也不断提高。即使如此,我们一贯了解的全球化正发生扭转,这种现象充满了不确定性,对世界经济、金融市场、传统外交和战略关系的稳定构成重大威胁。

尽管川普当选之后,美国国内外数十个政治利益集团之间各种态势显得非常紧张,但很明显,川普为履行其竞选承诺所采取的行动是真实的,并且在全美各地广受欢迎。

虽然川普在竞选活动中公开过他的改革计划,但世界各地对川普新政及更有力的地缘政治做法的反应与明显与美国内部不同。未来川普可能会遇到来自多方的阻力。

川普新政让部分人“震惊和敬畏”,那么这些新政到底有没有可能收回或者是仍有谈判空间?显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目前都还不知道美国新政在实施过程中与其他主权国家谈判时会扭转或软化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

川普或许该意识到他执政前期行动严重下行的风险,各种现象表明,只是靠让美国经济不断增长以及美国上升的股票市场来稳定世界经济是不够的。如果想要重新定义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并让全球经济状况明显改观,那么就需要在执政过程中指出某些政策优先事项的底线。

某些政策底线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为了避免大规模武装冲突或让全球出现经济和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经济萧条这种状况的出现。若全球经济萧条就又有可能导致全球范围内出现更多的武装冲突。

现在有几十个特殊利益集团不断制造传言,说川普新政或将导致各种恐怖状况的发生,但迄今为止,关于川普新政对世界经济会造成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什么可靠证据可以证明。而且川普也一直寻求新的方法来解决新政造成的某些不满情绪,所以会不会出现这些风险还有待观察。

全球市场在世界各国不断地无缝运作的情况下可能会受到数十种潜在冲击,这样造成的经济影响代价非常昂贵。例如,美国经济飞速增长,美元走强,美元汇率上升会让美元负债大的新兴市场出现重大债务问题。正在国会议程中的边境税也可能导致美元走强。

另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在过去70年里,世界货币体系都需要政府和中央银行合作,以便在危机时期保持全球秩序的稳定。如果达到这一状态,就需要世界各国在跨境通信及合作时要对经济市场进行开放和透明的市场建设。那么就不可能在谈判对话行动时还是目前的这种单向活动。

所以川普政府应该制定计划召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国家来一起改革世界货币体系,这就要在外交方面努力了。现今的状况是,世界货币体系被中央银行和其他大型银行控制,而这些团体及委员会则侧重于过程和监管。

如果川普率先振兴一小批主要的经济货币强国,这将会让美国成为世界主要的货币储备国家,为未来的政策行动奠定基础,确保美国在世界经济和财务领域的领导地位。

这几个国家需要建立一个论坛,就影响国家增长和全球失衡,货币政策和汇率的宏观经济政策进行非常必要的意见交流,所有政策领域中凸显出的深层冲突也会在这过程中逐渐解决。

新的领导小组应容纳对世界金融系统运作和稳定状态起重要作用的国家。我们需要从以前由七国政府及官员构成的G-20模式改换成由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领导的改组的G-5模式。

随着美国经济的明显增长,这项计划对于川普总统来说会产生正面作用。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和杠杆,通过这种方式,川普总统可以在这过程中掌握世界经济的变化。这种方式还能为世界金融市场提供一种让人信心十足的安全措施,且不需进行高度技术性的议程和多层官员主导,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联合国经济治理和金融监管系统。


加拿大国会会议现场 ( 视频截图 )

这就必须要明白,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兴起的G-7以及在1999年开始的有明显缺陷的G-20都不适用于今天这种状况。这个世界经济小组只需要五个成员国。

关于人员组成问题,每个政府需要有两个席位,一个是作为国家代表团团长的财政部长,一个是中央银行行长。这五个成员国应该包括美国、中国、欧盟、日本和英国。

德国和法国没有代表性的传统国家货币,所以欧盟和欧洲中央银行可以代表这两个国家,这两个机构可以代表所有欧元区国家。以欧盟选定的单个欧洲国家参加当下的这即将形成的全球货币体系是不合理的。

英国应该有两个席位,伦敦市场的重要性及英镑和英格兰银行的长期作用,这是必不可少的。日本是全球第三大国民经济体,也拥有主要的国际货币。

中国按照其国土面积及全国人口数量来算,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也是成员国之一,中国应积极响应此问题,但介于中国特殊的人权状况,加入此小组也必须面对其他成员国严格的监督。

这种形式需要全球最有特色的五个经济体参与,这样就清楚的代表及主导世界货币体系。当然其他国家也希望能够被囊括在内,这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加拿大、意大利、巴西和印度,仅仅举几个例子。但是这些国家对现今世界货币体系的运作影响不是至关重要的。

正如我们在20世纪80年代的经验中多吸取的教训,在危机时期,面对全球范围内最具威胁性的经济和金融问题,我们需要协商一致,好好合作。如果有少数国家元首及政府首脑形成小组维持关系,具体事宜由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处理,那么就简单有效多了。川普政府应该在这方面继续努力改革。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