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曹地府 古往今来放过谁?你可来了!(组图)

2017-3-13 09:00 作者:黄宜轩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网络图片)

数千年来,中国、印度东方文化的政治、教育、道德等都植基于“因果”报应的思想基础上。古人忠孝传家,行善积德,对于天地神明心存敬畏,深怕言行不善会导致果报上身、天打雷劈的下场,因此皆崇尚“道德”,并传之子孙后代。

传说,阴曹地府有一幅写给阳间的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你可来了”,闻之令人胆寒!

善恶有报是天理

《周易・坤》:“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俗谚亦云:“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可是,我们有时只看到别人行善或作恶,却看不到相应的“果报”,怎么会这样?

举例来说:某人热心助人、造桥铺路,是乡里间公认的大好人,可是家中飞来横祸,接二连三遭遇不测;某人虚伪狡诈、诓骗敛财,却享尽富贵、逍遥法外。于是,每每有人大叹:天理何在?苍天无眼!

老天爷真的看不见好人的努力和恶人的可恶吗?神明不保佑善良人却庇护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坏人?不是这样的,这可误会大了!其实,人眼所见有限,“因果报应”的道理不是我们渺小的人类所能看清全貌的。

中国儒家论因果,讲的是祖宗、本身、子孙三代;佛家所说的因果,则是指本身的三世,即前生、现在、后世。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什么都报。”试问:谁看得见别人的“前世”?又或者看得见别人的“来世”?有些不信神的人,甚至不信“轮回”之说,认为不科学、看不到“证据”,只能说“信者恒信”、“姑妄信之”,您若不信,万一阴曹地府那对联所言为真,人生在世一言一行都做了记录,善恶有报是真理,到时悔之晚矣!

自古以来,不论是各行各业的寻常百姓,抑或为官之人,都希望积德行善,为子孙培养后福,让后代昌盛。三国时期蜀汉开国皇帝刘备临终时,殷殷叮嘱,交代他儿子:“毋以善小而不为,毋以恶小而为之。惟贤惟德,能服于人。”刘备以一个帝王的高度尚且如此注重后代的教育,也给后人留下了很好的典范。

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都是要以教人做一个“好人”为本,培养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才能去发展其他的知识和才能,如此,社会、国家乃至世界才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不是吗?

朱柏庐阴间审案


朱柏庐为人正直,几次被请去阴间审事。(网络图片)

明末清初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朱用纯,字致一,自号柏庐,生于明万历45年(1617年),着有闻名于世的《朱子家训》,亦称《朱柏庐治家格言》,全篇525字,是以家庭道德为主的经典启蒙教材。

其中有一些警句,放在现代来看,依然深具教育意义,例如:“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器具质而洁,瓦缶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胜珍馐”等。

朱柏庐一生品格端正、好道扬善,受到当代人的敬重,神明亦知他为人正直,遂有几次被阴司请去审事。

有一次,朱柏庐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看见有很多人来迎接他,把他接到一个很大的衙门,回顾自己,身穿冠履袍服,便即升座审案。

此时,看到一个被带来大厅的人的神识,原来是认识的一位乡人,朱柏庐知道他本性善良,曾敬奉神明,礼诵经文,后来不知为何踏上歧途,为非作歹,造下很多恶业,却又无善事可以弥补抵销,按冥律判决,注定转为畜类,投入狗胎。

朱柏庐念在他曾经信佛修道,心中不忍,便试着询问他:“你从前学习过的经典,还记得吗?”只要他尚且记得佛理,可见本心不恶,或许尚有挽回的余地。但那人却一脸茫然,回答道:“我全都不记得了。”

柏庐又在手里写了一个“佛”字给他看,再次问道:“这个字你还认得吗?”那人摇摇头:“我不认得。”柏庐不死心,仍想给他一线生机,又问:“你以前持诵过的经典,难道也忘记了吗?”他仍然回答道:“我不知道了。”柏庐无奈,叹了一口气,只得命令左右把一张狗皮披在他身上,只见那人瞬间向地上一滚,就变成了一只狗,摇头摆尾而去。

柏庐醒来之后,十分惆怅,天一亮,就让人速到某家去打听,回复说:“其人已经于半夜罹患急病而死。”柏庐感叹不已,本来不想公开说这件事,后来为了使周围的人引以为戒,以免堕入畜生道轮回,才将此事说出。

侵盗赈米罪难饶

又有一天早晨,朱柏庐连呼某人好可怜,这人也是他原来认识的。学生不解其故,问他:“某人现在正得意呢!他在某地为官,听说地方上遭遇荒年,百姓受苦,但他赈饥安边,赚了好多钱财,您为何说他可怜呢?”柏庐说:“正是为了这件事,你看着,不久之后就有灭门之祸了。”

学生问:“何至于此?”朱柏庐告诉他:“你仔细想一想,流年不利,百姓遭受荒年,流离困苦,无以为继。朝廷勒令发米赈济,本是救命之举,地方官员如能实心奉行,一家数口人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长了三日五日的寿命,不至于饿死了。

可是他竟然昧着良心,见死不救,只顾着自身从中牟利,该给两口米的,减少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少发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者要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又偷工减料,和入冷水石灰,还限定一人一碗;也有来迟了吃不到的,白白的赶来又用尽力气,忍着饥饿离开,倒弄得更多人死去。

官府对人民的死活漠不关心,没有半点良心,甚至希望死者多,食者少,就可以从中牟利,多贪几担米,多赚几万两银子,害死那么多黎民百姓!这罪孽哪得不深重?实在是人神共愤,不可原谅!

昨夜我梦中呈上来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要上奏天曹。我仔细审阅卷宗,正是这起侵盗赈米的官吏罪案。罪的轻重,按照他侵盗的多寡来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转世为牛马、犬豕。今某人之罪,正犯了极重的一条。亲友有帮着办事分赃的,罪亦不能免除,不久就要勾到了,所以我深深为其叹息!

地府有一幅对联:‘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你可来了’。冥报全视人世间所为而定,命好者必定是循天理而行,命差者更要改过迁善,不可再做伤天害理之事。你们切记,日后倘能出仕为官,总要时时存爱民之心,勿忘初衷,万万不可假公济私。恐怕某人一家,很快就要有凶信传来了。”

果然不出柏庐所料,隔了月余,传来消息,说某人全家染上时疫,父子四五口,不出数日,相继死亡,朱柏庐的话果然应验了。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13/816291.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