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的独白(图)

2017-3-11 00:0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民间传说,山鬼是指属于非正神的山神、巫山神女、精怪等。(图片来源:Pixabay)

接续〈河伯:居住在贝阙珠宫的河伯〉一文。

由于〈山鬼〉的内容并未明说“山鬼”是男是女,再加上内容的种种描述,致使文本出现了多义性。

关于“山鬼”,民间有多种说法:山神(男神或女神)或指属于非正神的山神、巫山神女、精怪等。《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黄寿祺与梅桐生的《楚辞》皆表示,〈山鬼〉应由主巫独唱(黄寿祺与梅桐生认为是女巫扮演山鬼),《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则载:“山神是女性,楚人祭祀时可能是由女巫扮山鬼,而由男巫迎神,互相酬答着歌唱并舞蹈。所以歌辞是一对男女的对话,而有人神恋爱的意味。这也和[湘君]等篇是一样的。”

因此,〈山鬼〉主要呈现“独白”与“对唱”两种形式。在此稍稍提及因为独唱与双方巫者唱和所产生的两种不同的翻译。第一种翻译,是属于主巫扮山鬼所展演的独白,也就是研究者采取“巫者扮山鬼,且演绎山鬼率真且浪漫的女子独白”之说。第二种翻译,是属于主巫与在旁巫者互相答唱,也就是研究者采取“扮山鬼的主巫与迎神的巫者彼此酬答、唱和”之说。由于研究者诠释的角度不同,〈山鬼〉内的某些字意的解说,亦会随着观视的角度而产生差异,促使文本在被解读之余,展露其丰富、多元的生命力。

〈山鬼〉之所以如此难辨,因内容未点明而可从多方角度切入,并拥有多样的诠释。本文主要采取“主巫独白”之说,即使如此,在原文处依旧会依照《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中的说明,在原文处以斜体字标示出该段落是由扮山鬼的女巫所唱,还是由迎神的男巫所唱。

 

山鬼

(迎神的男巫,《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注33

(扮山鬼的女巫,《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迎神的男巫,《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

留灵脩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注34

(扮山鬼的女巫,《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君思我兮然疑作。

靁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又夜鸣。(注35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翻译(巫者扮山鬼,演绎女子独白

好似有人在山弯处啊!身披薜荔腰系女罗。

带着甜美笑容含情注视着,你仰慕我的娴雅美好。

我驾骑赤豹,文狸在旁跟随,辛夷木造的车子钩连着桂枝制的旗帜。

披加上石兰,佩挂杜衡于腰间(另有一译为:车上覆罩着石兰,并有杜衡环绕),摘取馨香的花草以赠给我所思慕之人。

我居处在竹林深处,始终不见天日,路途艰险致使我独自来迟了。

我独自伫立于山巅,飞扬的云朵在我脚下似水般流动。

幽暗深远啊!连白昼都变得昏晦,东风吹送,神祗降雨应和。

我要留住你啊!让你安适的忘了归返。年岁既老,谁还会使我貌美?

我在山间摘采芝草,山上尽是众多的乱石与攀缠绕延的葛草。

我怨怼你啊!惆怅的让我忘了归去。你既然思念着我,为何不得闲?

我这位山中人像杜若般香洁,饮用山石清泉,居于松柏树下。

你想念着我,可是我却又起了怀疑。

雷声隆隆,阴雨蒙蒙,猿猴悲凄啼叫,长尾猿夜里哀鸣。

飒飒风声,木叶动摇而萧萧。思念你啊!我徒然遭遇了忧愁。

 

注33“子慕予兮善窈窕”中的“子”,即同古代用词“尔”与“汝”。由于“子”与“予”各自所指涉的不同,翻译过后的句意也就不同了。首先谈论“子为山鬼”与“予为山鬼所指之人”。洪兴祖补注为:“子,谓山鬼也。窈窕好貌。《诗》曰:窈窕淑女,言山鬼之貌,既以姱丽,亦复慕我有善行好姿,故来见其容也。”《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载:“此子字是男巫称山鬼。予字是男巫自称。”这一类的注释,句意有呈现此意:“已具窈窕之貌的山鬼,因为仰慕我有善行好姿,故来见其容也。”

另一种指涉为:“子为山鬼思慕之人”与“予为山鬼”。《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载:“子:你,指山鬼的恋人。予:我,山鬼自指。”黄寿祺、梅桐生则于《楚辞》载:“子:与下文的‘公子’‘灵修’‘君’都是指山鬼所思念的人。”由于本文采取“巫者扮山鬼,演绎女子独白”之说法,因此“子”是指山鬼爱慕、思念之人,“予”即是指山鬼。

注34留灵脩兮憺忘归”此句,有多种翻译,而“灵脩”亦有着不同的解说。有研究者认为,它指涉了“山鬼”,另有研究者表示,它指涉了“山鬼所思之人”。因此,句意的解说当然就又出现歧异了。

《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所载的:“请你留下来哟,希望你乐而忘返”、《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所载的:“为了能留下爱人啊,我安心等待忘了归去”与黄寿祺、梅桐生于《楚辞》所载的:“我要让你留下乐而忘返”,也就是注释中所言的“这句是山鬼的愿望,她希望灵修能到这里来,然后留住他,使他乐而忘返”。本文采取的,即是“山鬼欲留所思慕之人,让他乐而忘归”之说。

关于“岁既晏兮孰华予”一句,洪兴祖补注为:“言己宿留怀王,兾其还己,心中憺然,安而忘归,年岁晚暮,将欲罢老,谁复令我荣华也。”洪兴祖认为“孰华予”为“谁复令我荣华也”。然而“孰华予”除了“谁会再令我貌美(年轻)”之意外,还有“谁还会认为我美”之意。本文采取“使我貌美”之说。

注35“猿啾啾兮又夜鸣”中的“又”,据洪兴祖补注:“又,一作狖”。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