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君:为民除害的太阳神(图)

2017-3-7 00:3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东君”是指太阳神。(图片来源:Pexels)

接续〈少司命:祭祀主宰幼儿生命之神的祭歌〉一文。

“东君”乃是太阳神。〈东君〉是由扮演东君的主巫领唱,群巫则在一旁伴唱。

因此,接下来将依照《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中的说明(黄寿祺、梅桐生于《楚辞》中的标示亦同),在原文处以斜体字标示出该段落是由扮演东君的巫者所唱,还是由群巫所唱。

 

〈东君〉

(饰为东君的主巫独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晈晈兮既明。

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24

长太息兮将上,心低佪兮顾怀。

羌声色(25)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

(群巫齐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緪瑟兮交鼓,箫钟兮瑶簴(26),

鸣箎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

翾飞兮翠曾(27),展诗兮会舞。

应律兮合节,灵(28)之来兮蔽日。

(饰为东君的主巫独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29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翻译

朝阳将自东方初升,照映着扶桑的门槛。

轻拍我的马以从容安稳的奔驰,暗夜已经渐渐明亮起来了。

我乘驾龙车,发出雷声巨响,载运着蜿蜒飘荡的云彩旗帜。

长声的叹着气啊!我将高升到天上去。内心留恋而徘徊顾盼着。

我的声势与姿容令人愉悦,观看之人都安适自若的忘了归返。

琴瑟急弦对击着鼓啊!敲击钟令木架因震鸣而摇晃。

吹响箎吹起竽啊!想那神巫(扮东君之巫)多么贤德美好啊!

像翠鸟般疾速的飞舞,延展诗篇齐合舞。

附和着音律,调和着舞蹈节奏,太阳神与其随从蔽日而降临。

我穿着青云衣白霓裙,手举长箭射向天狼星。

握着我的弓返身向西渐渐降落,手持北斗来斟满桂花酒,

操控着我的缰绳来奔驰高飞,在深远的幽暗中奔赴东方。

 

注24:“驾龙辀兮乘雷一句,有数种解释。洪兴祖《楚辞补注》曰:“震,东方也,为雷,为龙。日出东方,故曰‘驾龙乘雷’也。”《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的注释为:“辀本是车辕,此处用以代表整个车子。龙辀即龙车。雷是车轮发出的声音。”翻译则为:“驾着龙车,雷声在脚下发出巨响。”

《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的注释为:“龙辀:龙形的车。辀(音舟):车辕,这里指车。”翻译则为:“驾驶龙车啊,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黄寿祺、梅桐生《楚辞》的注释为:“辀:车辕。这里以偏概全。代指车。龙辀,以龙为马驾的车。雷:古文写作‘畾’,字形像车轮。《集注》:‘雷气转似轮,故以为车轮。’这里指以雷为车轮,所以说‘乘雷’。”翻译则为:“我乘驾的龙车雷为车轮。”本文则将之译为“乘龙车,发出雷声巨响”。

注25:“声色,有“太阳东升时的声势和容采”之意(据黄寿祺、梅桐生《楚辞》),与“祭神的场面载歌载舞,色彩缤纷”之意(据《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本文采取东升之意。

注26“箫钟兮瑶簴”一句中的“箫”是“撞”的假借字,击打之意。簴(音剧):《康熙字典・竹部・十三》簴:《集韵》《正韵》𠀤臼许切,音巨。簨簴也。《周礼・春官》典庸器祭祀,帅其属而设笋簴,陈庸器。亦作虡。《周礼・冬官考工记》梓人为笋虡。又臝者、羽者、鳞者,以为笋簴。《释名》所以悬鼓者,横曰簨,纵曰虡。虡,举也。《广韵》本作𧇽。天上神兽,鹿头龙身。悬钟之木刻饰为之,因名曰虡。”(据“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中的“康熙字典”)

《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指“簴”是“指挂钟的木架”;《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指“簴”是“悬乐器的木架”。据黄寿祺、梅桐生《楚辞》载:“摇簴,指钟响钟架受震动而共鸣。”

注27:“翾飞兮翠曾”有两意,而“曾”同“翾”。《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与《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皆认为“翠”即指“翡翠鸟(翠鸟)”,因此整句具有“翠鸟展翅飞舞”之意。黄寿祺、梅桐生于《楚辞》载说,“翠”有“翡翠鸟”与“踤”之意。“踤”本意为足尖踏地,此处应指舞步急促。黄寿祺、梅桐生将此句译为“轻盈起舞舞步急”。本文则采取翠鸟飞舞之意。

注28:“灵之来兮蔽日”中的“灵”,有众神灵”、太阳神太阳神与其随从等意。本文采取太阳神与其随从”之意。

注29:“举长矢兮射天狼”中的长矢”可与操余弧兮反沦降”中的弧”一起解读:是将天上的弧矢星视为太阳神的弓箭。“弧矢”又名天弓”,由九颗星组成的弓箭形状。洪兴祖补注曰:“天狼,星名,以喻贪残。日为王者,王者受命,必诛贪残,故曰举长矢射天狼。言君当诛恶也。”所以,天狼”是古人视为制造灾祸,主侵略之兆的恶星。“射天狼”就是指东君要为民除害。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