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澳洲家园 守护普世价值(组图)

——AVA墨尔本抗议《红色娘子军》集会侧记

2017-3-5 19:34 作者:齐家贞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看中国2017年3月5日讯】“民运的好消息不多,”一位关心民运的朋友说,“这次算一个”——指去年9月上旬澳洲价值守护联盟(AVA)悉尼墨尔本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击碎中共准备在两地举办纪念共产恶魔毛泽东红歌演唱会的计划。


Embrace Aussie Values,Protect Aussie Homeland(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

9月下旬,得知澳洲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安德鲁(Daniel Andrews)邀请中国芭蕾舞剧团2017年2月到墨尔本演出《红色娘子军》的消息后,AVA立即于2016年10月4日展开网上提案签名运动,吁请州长停止在澳洲上演这出红色芭蕾。签名链接:https://www.change.org/p/the-australian-values-alliance-ava-previously-known-as-eava-premier-daniel-andrews-please-stop-the-show-of-the-red-detachment-of-women,同时登载了红色芭蕾剧照和中共政权枪毙地主、反革命的现场照片。

这个提案详述红色芭蕾文革浩劫的血腥背景,是屠夫毛泽东-江青夫妇一手炮制的八部革命样板戏之一,它鼓吹“冷酷复仇和红军对地主的群体屠杀及剥夺私有财产”,“红色芭蕾直接反对我们国家的基本价值”,是对澳洲“思想自由、表达自由和艺术自由的露骨敌视”。提案强调,澳洲“任何政府机构为其站台并支持,就是对公共利益的背叛,是对多元文化政策的滥用”,也是对“澳大利亚爱国者和他们后代的严重侮辱。”

提案一经设立,直接连通送到维州州长丹尼・安德鲁、妇女部长和家庭儿童部长之手。

目前,该提案签名人数超过一千。有几则精彩的英文留言:“红歌之后,澳洲政府与中共搞所谓的文化交流,批准赞美毛时代杀了数百万地主的红舞来此演出。在干什么呀?这里是澳大利亚!”“我希望这个提案能够阻止红色入侵,阻止鼓吹仇恨、暴力和杀戮的红色宣传。”“这是杀人狂毛(泽东)用来洗脑的八个样板戏之一。请让孩子们远离来自中共邪恶的洗脑”……。

早在2016年9月26日,接获红色芭蕾将来参加墨尔本亚太地区艺术节演出消息时,陈用林先生代表AVA发表中英文章《红色娘子军芭蕾是红色血腥文化的宣传品》给维州州长丹尼・安德鲁。陈先生在文章里引用了台湾作家白先勇对《红》剧的评论,它“斩断了芭蕾文化之根,把浪漫优雅的舞蹈变成杀气腾腾的场面,是十分怪诞的产物”。文章结尾指出:“专制中国不出产有价值的文化,有什么‘文化’可以拿来与澳洲‘交流’?……移民来澳,蓦然回首,安德鲁州长却在灯火阑珊处替《红》剧说项,为专制文化叫好。何其荒诞!”

10月中旬,陈用林又发信给州长及维州议员们,再次要求州长取消《红》剧在澳洲演出。

10月27日,澳洲人报驻北京记者罗文・柯列克(Rowan Callick)在“澳洲人报”(Australian Daily)上发表评论,标题是:“省长被要求阻止红色娘子军的演出”,文中观点犀利精准,与AVA极为一致。罗文最后两行写到:“假如你试图单纯地去欣赏它的艺术性,那么,你已经跟在中共的后面了。”“争议常常带来票房收益。但在这件事情上,如果这些激动人心的宣传称不上是艺术的话,那么,州长你很可能因此信誉扫地。”

同时,张小刚先生代表AVA,于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寄出大量信件给维多利亚州州长和有关机构以及维州各议员,呼吁他们关注中共红色芭蕾敌视澳洲立国价值,要求阻止该剧在墨尔本上演。

州长一言不发,议员们选择沉默,而非促使州长纠正错误,除了“维多利亚州创作产业部长”办公室秘书安德鲁・艾伯特(Andrew Abbott)在11月8日回信,他写到:“(维多利亚)州政府作为亚太地区艺术节的支持者而骄傲”,“我们不扮演节目审查者的角色”,并强调“言论自由是我们民主社会的基石”。州长也曾公开赞美,中国芭蕾具有世界级水平。

“Freedom easy to be abused”——自由易于被亵渎(利用),此言不虚,不仅中共亵渎西方的言论自由,连澳洲的政府官员也在亵渎言论自由了。

2017年1月,在省长继续装聋作哑,议员们三缄其口的情况下,AVA加强攻势,从悉尼墨尔本两地同时密集发信给省长和维省各议员,直到2月9号,离《红色娘子军》首演日只剩下6天,AVA收到省长办公室回信,他们听到意见了,并告知该信已转给Arts Centre——出租剧场的机构。

西方政要有句深得人心的经典——Stop the Ball at My Desk With Me,让球(问题)停在我的桌子上,我来接球(解决问题)。不少西方国家总统就职后,办公桌放上此牌以明志。然而,作为红色芭蕾的邀请人,签字批准有关合同、发给该剧组澳洲签证的省长丹尼・安德鲁,面对AVA几个月来不断耐心去信的陈述与请求,他先是坚不理睬拖延了三个月时间,继而把球踢给无职无权的艺术中心,为的是保证红色芭蕾如期上演。

面对州长如此耍滑头踢皮球,AVA于2月2日登出“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的广告,号召大家积极参与2月15日下午6---7点半在艺术中心(Arts Centre)抵制法西斯芭蕾的抗议集会。

广告登出,作为联系人,我收到数个电话与短信。

电话大意——“好,我们来三个人。”能听到他内心的喜悦。“你们举不举它们的红旗?”“不,我们举澳洲国旗。”“好,我们来!”“我要进去闹场,到舞台上吼叫使演出无法进行。要求你们组织五批人轮流……”——我俩在抗议集会上相逢,数次握手,心里很感动。另外一个电话:“我非常理解你们。可是,我热爱音乐,这个芭蕾是中国唯一拿得出手的杰作,它集中了十几个一流的小提琴家、十几个一流的大提琴家,七八个中国顶级作曲家们呕心沥血……,希望你们别抗议。”祝福这位先生尽情欣赏作为逝去岁月载体的《红色娘子军》,希望青春小鸟再次飞回来。

收到的短信有:“支持你们!坚决抗议法西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澳洲出演!”还有一个:“你抗议红色娘子军的演出,那么就是说你变成南霸天这样的富人阶级欺压穷苦百姓了?你想当南霸天那样的法西斯了?那么,你的价值观是什么?你到底想要保卫澳洲的什么?”——我做自己认定是正确的事情,九条牛也拉不回,论争大大的不要。

悉尼人有颗金子般的心,AVA组织了“赴墨抗议团队”,14个正气浩然热血滚滚的朋友前来,一位先生已年过70,多数人年纪不轻心很年轻,他们分乘两车,一车14号傍晚出发,一车15号凌晨离家,车与人超过十小时飞奔在高速公路上,跨越一千多公里,到达墨尔本时,个个风尘仆仆精疲力竭。深受感动的墨尔本成员尽地主之谊温情接待,三部旅游车担负起抗议集会来宾与宣传品的运输事宜,驾驶员们定点静候听命服务——每部车都有艺术中心门前停车的牌照,给活动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阿德莱德和布里斯本飞来两位宾客,年轻能干成熟,超现代超强悍超机敏。

监于州长的恶劣表现,墨尔本AVA会员在15号当天紧急制作了新的英文大横幅:“丹尼・安德鲁丢脸,请下台!”(Daniel Andrews Dishonourable,Step Down Please!)


丹尼・安德鲁丢脸,请下台!

此前制作的5幅中英文横幅内容分别是:“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法西斯芭蕾滚回中国去”等,还有10个中英文单人标语牌,内容有:“拒绝暴力,拒绝仇恨”、“警惕文革红色恐怖,抵制中共文化输出”、“抵制红色芭蕾,守护澳洲价值”等。悉尼朋友制作的大横幅:“阻止红色纳粹主义”,“红军=ISIS”和十几个“澳洲拒绝红色暴力”、“红军=ISIS=Nazi”等单人标语牌。墨尔本还备有96个澳洲国旗与国旗帽子分发给参与者。

有个小插曲值得一提。

去年8月为反对红歌在澳洲上演,我们墨尔本人需要制作中英文横幅,中文是“杀人魔王毛泽东罪该万死”,英文是“Keep Mass Murderer Mao Out of Australia”,不允许大杀人犯毛(泽东)进入澳洲。老板们得知横幅内容后,我们遇到了麻烦,一连遭到四个印刷厂拒绝,中国老板回答这破了他的底线,澳洲人说他们没有时间——我们时不时以为自己又噩梦般回到了中国。


悉尼朋友与他们从悉尼带到墨尔本的横幅标语。

从抗议集会几天前开始,美国之音、美国自由亚洲广播电台、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美国北京之春杂志、澳洲SBS国家民族广播电台等,先后对AVA成员及参加抗议集会者进行了采访报导。澳洲SBS电视台对AVA的活动提前采访拍摄制作成电视新闻,在当晚6点半新闻节目中播出,与抗议集会同步。墨尔本《大纪元》、《看中国》和“新唐人电视台”等媒体,均派来诸多记者及摄影师在现场认真采访录像,第二天上报上网。

AVA安排了两位成员全权负责现场录像摄影,利用当今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网络技术,及时把抗议集会的图像与声音发送给多达70个微信群,国内成千上万的朋友同步目睹了墨尔本艺术中心聚集的近200人为保卫澳洲家园守护普世价值,正顽强抵制法西斯芭蕾上演,努力拼搏战斗打击豺狼入侵。

也有人另有任务。一个穿戴讲究,头发油亮,有点卖相的中年男人抿嘴微笑着,先给正在发传单的友人拍照,再转身对着我拍。他纹丝不动像是画上去的微笑,使我的眼睛跟随他离去,走向停在艺术中心路边一部黑光闪闪的新吉普车。我突然想起王荔蕻女士说“警察拍我们,我们也拍警察”,马上找来负责录像的专家,请他录下了这部新吉普,车里坐着好几个人,以及开走时后面的车牌“SIT 4”。相信此图像已与微信群的朋友们分享了。事后得知,这个把微笑冰冻在脸上的男人,一直在我们中间忙来忙去拍照,拍人拍横幅拍标语,有一次他跑回吉普车做什么事,一会又跑了回来。

事前,AVA的成员们最担心的是抗议集会的来人太少,直到当天下午五点钟,墨市警察电话表示他们将前来保护集会和平进行,并询问大概有多少人,回答说50-80个,还深怕这种估计过于乐观。出乎意料,人们不断前来,本以为早先准备的大大小小的横幅标语和国旗、国旗帽等示威用品大大超出需要,殊不知,结果却是后来的人没东西分发了。

参加抗议集会的有AVA悉尼和墨尔本的成员以及墨市民运人士超过40名,60个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一到场地就问“需要我做什么?”举着巨大澳洲国旗和雪山狮子旗近25名藏人来了,站在他们旁边的是15个左右越南兄弟姐妹。香港人来了,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来了,久违的朋友露面了,不相识的新面孔出现了,单个的志愿者里有年轻的也有不大年轻的……。

按照要求,参加抗议的人们在离艺术中心大门四公尺以外的地方活动,大家以剧院入口处为中心八字形排开,中间几个地方为咖啡馆和来去的游客留下通道。人们展示横幅,举起标语和澳洲国旗,戴上国旗帽,热血沸腾的藏人与越南人连续高呼:“红军等于恐怖分子”。整个场面很有气势,情景感人。

AVA的成员们深感安慰,几个月来的辛苦奉献都千值万值了。

不少过路人也驻足观望,接受传单,希望弄明白墨尔本艺术中心出什么事情了。

负责发送英文传单给西人观众的朋友,遇上一个年轻姑娘,她身子扭开:“No way(没门)。”绝大多数西人都礼貌地接过传单,带上它走进剧院。遗憾的是,很少有中国观众,愿意接受发给他们的中文传单。一位中年妇女问:“你们反对什么红色娘子军啊,我们是来欣赏芭蕾艺术的。”


《红色娘子军》艺术中心橱窗里的广告。

7点30分,AVA准时宣布抗议到此为止。大家有条不紊把所有的横幅折叠整齐,与标语牌和其它宣传用品一起放回停在路旁的旅游车上,垃圾一律带走,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

一个半小时里,七个男女警察有的把手抄在腹前,有的双手背在身后,一字排开站在剧场左侧静观。离开前,Ian Turner先生走过去向他们道别表示谢意,感谢他们的支持。警察们对此次抗议集会的缘由表示理解,他们表扬参与者理性和平讲道理的抗议方式,不像有的集会,结束后留下一地垃圾。

为什么这次抗议集会有如此众多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参与,生出了那么多生动感人的故事:一位身体衰弱85岁的作家拄着拐杖坐火车远道而来;那名驾驶员从居住在墨尔本瓶颈地带的朋友家出发,赶到地处偏远的印刷厂,取回当天上午定制的要安德鲁下台的横幅,风驰电掣分秒不差奇迹般地赶到墨尔本市中心国家电视台采访地;那位超过70岁看起来柔弱实则坚韧的女性,三十六度的大热天里,她急如星火赶去Office-work自己掏钱加印中文传单,急匆匆赶回来继续发传单参加抗议;布里斯本远道而来的年轻男孩穿着文化衫,上书:“习包子,大撒币”;那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见如故亲友重逢站在一起,举标语喊口号不遗余力,个个自觉遵守纪律听从安排,主动帮忙搬东西下车,搬东西上车……。

没有门户之见,不存在这个组织那个团体之篱笆,不分你我他她国籍不同宗教信仰各异,都是一家人,我们一条心!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最大限度地召唤集合容纳团结了一切有良知之人!

我们这群逃离中共专制定居澳洲的人,最热爱这片和平美丽的土地,最懂得珍惜澳洲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的价值,最清楚共产党统治大陆67年来杀人如麻罪恶滔天的历史,最能识破它的阴谋诡计!

进入21世纪,共产党与时俱进,伪装得更加巧妙精致,看起来衣冠楚楚,实则人面兽心,专制本质纹丝不动。它们以经济利益为诱饵,以文化艺术为桥梁,让“红色思想”一点一滴浸润蚕食西方,它们野心勃勃变换花样输出革命,最终的目标是“红”遍全世界。

这并非危言耸听!君不见,这些年来,墨尔本十几家华文报纸,绝大多数拒绝登载六四烛光纪念晚会的广告,付钱也不登。2008年奥运前夕,中共组织国内及澳洲人马在澳大利亚悉尼、墨尔本、堪培拉制造“五星红旗海洋”,制造“中国,加油”红标语海洋,震惊全澳百姓:“这些中国人要干什么?”2012年英国“伦敦书展”财大气粗的东道主中国,遍布世界的“中国孔子学院”在书展上租了个大场地,它不务正业“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共产党”的标语,泄露“孔子学院”特务身份的天机。去年7月墨尔本两千多名中国人游行,抗议国际海牙法庭判决中国南海造岛非法,大游行发生在澳洲外交部长朱莉・碧晓普(Julie Bishop)声明应该遵守海牙判决之后。

伦敦书展:孔子学院,Language Text,(左)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共产党。

一叶知秋,不一而足,情况不是最严重而是更严重了!

我们这些流亡者,泪水涟涟艰难无比地逃亡了一次,庆幸为自己、为下一代、为下一代的下一代找到了澳洲新家园。现今,面对共产恶魔日进一卒温水煮青蛙地向全世界扩张,面对包括澳洲美国等西方政要经济利益至上、麻木轻信沉睡不醒,面临红色豺狼闯进家园正在践踏捣毁我们的和平与安宁。

难道我们第一次逃亡失败,需要大家再次扶老携幼搥胸顿足作第二次大逃亡吗?

这一次,我们从澳洲逃到哪里去呢?

难道我们不应该在灾难发生之前做点事情吗?

一个口号把我们凝聚在一起:保卫澳洲家园,守护普世价值!

我们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我们不打先锋,谁打先锋?

这就是答案!

这就是每一位来到Arts Centre参加抗议集会者的心声。

AVA捕捉住并且表达出了这个心声。

是的,由于丢脸的愚蠢的维州州长丹尼・安德鲁和其他议员的集体抗拒,我们没有达到取消《红色娘子军》演出的目标。可是,这次抗议集会造成的冲击,对于包括丹尼・安德鲁在内的澳洲官员,及他们的下属机构,和各个政党组织及成员,应该有所警觉,在今后与中共打交道时,多少会小心一点,Thinking Twice(多想一遍),以避免类似此次的尴尬。

面对我们的抗议集会,中共应该获得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不可能像在香港、澳门、台湾《红色娘子军》冲上舞台时如入无人之境,不可能像在美洲、欧洲、亚洲等演出时那样得心应手,这一次,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他们遇上了那么多的反对者对中共怒吼“不”!

对于进场“享受”红色芭蕾的观众,多少也会思考一下,那些抗议的人们道理究竟在哪里?

我们有太多的经验要学习,太多的教训要吸取,太多实实在在的事情要着手干,AVA任重道远!

面对共产强权,我们只是一只只萤火虫。可是,我们有小灯笼,千千万万个小灯笼聚合而成的光团,定能在无边的黑暗里,照亮前进之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在“保卫澳洲家园,守护普世价值”的旗帜下!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05/815815.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