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司命:祭祀主宰人类生命之神的祭歌(图)

2017-3-4 00:0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大司命”是掌管人类生命的神只。(图片来源:Pexels)

接续〈屈原・九歌(四)湘夫人全文翻译〉一文。

“大司命”是掌管人类生命的神只,所以被称为“大”,另一个“少司命”则是主宰幼儿生命的神只,所以被称为“少”。世人认为,掌管生死的“大司命”,地位崇高,不仅神秘还极具威严,令人敬畏。

《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表示,〈大司命〉是由饰演“大司命”的主巫与在旁的群巫彼此唱和呼应,来做为主要的表现形式。黄寿祺与黄桐生则于《楚辞》表示,〈大司命〉由男巫伴神,女巫伴唱。《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与《楚辞》的观点相同,亦表示此篇由扮大司命的男巫唱词,迎神时则由女巫唱词。整体看来,〈大司命〉反应出当时楚地的命运观念与神只观点。

由于研究者的观点不同,因此判定主巫与群巫所唱的段落亦不同,以下将依照《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与《楚辞》(黄寿祺、黄桐生译注)中的说明,各自在原文处以斜体字标示出该段落是由扮演大司命的巫者所唱,还是由群巫所唱。

 

大司命

(男巫,《楚辞》)、(饰为大命司的主巫独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云。

令飘风兮先驱,使涷雨兮洒尘。

(女巫,《楚辞》

君回翔兮以下,逾空桑兮从女。

(男巫,《楚辞》

纷緫緫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18

(女巫,《楚辞》)、(群巫齐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高飞兮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

吾与君兮斋速,导帝之兮九坑。

(男巫,《楚辞》)、(饰为大命司的主巫独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灵衣兮披披,玉佩兮陆离。

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

(女巫,《楚辞》

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

老冉冉兮既极,不寖近兮愈疏。

(群巫齐唱,《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

乘龙兮辚辚,高驼(19)兮冲天。

结桂枝兮延竚(20),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愿若今兮无亏。

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21

 

翻译

敞开天门啊,我要驾乘着那繁密的乌云。

我命令旋风在前方开路,使暴雨撒除尘埃。

你盘旋的飞翔而降临,越过空桑山的跟随着你。

九州的人口众多,谁是长寿或短命皆由我主宰。

大司命安稳闲适的高飞着,顺乘着天地的清明正气,驾驭着阴阳。

我与你恭敬迅速的,引领天帝出入九州之山。

覆盖于身的长神衣飘动着,配戴于身的玉饰闪着参差光彩。

神光一下昏暗一下光明,若有若无,众人都不知晓我的举动。

我摘折神麻、色如玉的花儿,要把它赠给远别离居的世人。

渐渐年老将至衰颓,不渐渐亲近就愈发疏远。

乘坐龙车,响声辚辚,向高处奔驰,急迅冲天。

编结桂枝伫立久久,愈是思念愈加使人忧愁。

悲愁的人啊!又能如何?希望能像现今这样毫无亏损。

人的生命本来就已有定数,谁人能主宰离散与聚合呢?

 

注18:“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两句,主要有两种不同的意思。一个是“大司命掌握人的生死”,另一个则更细致的解释为“由人们的行为所致,再配加上老天的惩治”。《楚辞章句》即载:“予,谓司命也。言普天之下,九州之民,诚甚众多,其寿考夭折,皆自施行所致,天诛加之,不在于我也。”《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将这两句翻译为:“多么广袤多采的世界啊!这众多人们寿命的长短都在我掌握中。”《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翻译为:“九州的人多得数不清,为什么生与死啊,由我决定?”黄寿祺、黄桐生则于《楚辞》翻译为:“九州里有人众千千万万,他们的寿和夭由我主宰。”

注19“高驼兮冲天”中的“驼”字,另一本作“驰”。

注20“结桂枝兮延竚”中的“延竚”有两意,而“竚”同“伫”字。黄寿祺、黄桐生于《楚辞》中载为:“徘徊顾盼。”《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载为:“久久的站立。”《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载为:“久立伫望。”此文采取“久久的站立”之意。

注21:“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可为”两句,有数种意思。《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的注释为:“命:命运。当:相当、相应。”、“为:作为。”两句翻译为:“人的命运本来都和他们的行为相当,悲欢离合啊,谁能施加影响?”

《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的注释为:“常应作常。有常,是说人的寿限本有一定。”、“离合,指人与神的离合、会合。人的寿命既有一定,与神无关,那么亲近和离别,也算不了什么一回事了。这是送神去后,一种失望的自行宽解的话。”两句翻译为:“啊,人的命运遭遇本有定数,谁能预先安排世间的聚合离异?”

黄寿祺、黄桐生的《楚辞》载为:“当:正常的意思。有当,有一个正常的规律。”“离合:指与神的离合,与神离则死,合则生。可为:《山带阁注》:‘人命至大而神主之,其尊甚矣,其离与合,人孰散参预期间哉。’意思是认为人不能主宰自己的寿命。”因此,两句翻译为“本来啊人寿命各有短长,生和死谁又能主宰它呢?”此文采取“人命由神主宰”之意。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