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两步棋让国家得到平稳过渡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十三份借据

2017-3-2 08:30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看中国2017年3月2日讯】习近平先生,我要预先告知你:从三月份开始,只要我的一家老小仍被置于人为饿杀的边缘,我将不定期向你求借一分钱。因为强加的苦难,我会因势利导,耐心教化。愿你公听并观,可以倾听。

党委是虚设的,政府是虚设的,公安是虚设的,法院是虚设的……这个名存实亡、没人管事的“共和国”,大小机构长期以来尸位素餐。有些事情我不知道究竟该找谁,所以也只能是找你习近平。

狼猛蜂毒的政变集团,搞臭了“胡温新政”,又要搞臭“习李新政”。政变在继续,并已进入公开化。被逼上梁山的我,在清灰冷灶中别无选择,只能以我的视角,尽可能给你以某些善意的警醒。

你在王岐山先生的鼎力支持下,四面出击,撂倒了不少贪官污吏,虽则大快人心,但于百姓而言,却并不解决任何的问题。国家还是一地鸡毛,形同荒庙。民怨沸腾的匪国,已潜藏了太多的变数。

历史随时可能在暗潮汹涌中被血腥改写。先生处在责任链的末端,若不能一人善射,百夫决拾,在抓住问题的重点中,迎来国泰民安的陵谷沧桑,则别说是保党、保国,只怕是会连自己都保不住。

这种体制谁都无法例外,人人都仿若釜底游鱼,你也低估不得居心叵测者的阴毒和凶残。要让国家和人民以及你自己不再置身险境,本来只需走出民主这步棋就能一了百当,却不见你有这般意向。

那么退而求其次,在同步进行“反腐”斗争,仍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从确实解决问题的着眼点出发,为寻求国家的平稳过渡,走两步棋,如何?我所说的两步棋,即:撤销一条线,肃清一条线。

撤销一条线——

导致社会自愈机能全面丧失,且常生产“高级黑”的这条线,本是纳粹德国时期才有的产物,与现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有这条线的存在,即无法保障公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即难于杜绝政以贿成。

有新闻自由的存在,国家这艘大船才能免于触礁。2016年,中国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位列176,倒数第五,与朝鲜同一档次。这不但是“大国”的奇耻大辱,而且也显见是腐败的一大温床。

改革就要改得大刀阔斧。若能将刘云山/a>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常委一脚踢出政治局,“像刮宫一样刮掉中宣部”,全面撤销藏污纳垢的这条线,则国家幸甚,万民幸甚。各种齿轮会更快归位。

让传媒按照自有的规律自由运行,让新闻从业人员真正做到铁肩担道义,即不至于让这个国家无尽玉石同沉,即可有效促进不想贪、不敢贪。兴妖作乱者市场全无,魑魅魍魉都是见不得阳光的。

撤销刘云山把持的这条线,就等于赶走了依附在国家和人民肌体上的吸血鬼,就等于让阳光撒进了黑暗的丛林,就等于凡事可以摆在台面上说话,就等于民怨有了出口,而不再是高危的火药桶……

肃清一条线——

无需讳言,无恶不作、狼吞虎噬的巨贪周永康虽然被打回了原形,但被周贼危害甚烈的这条线,也并没有因为周永康的倒掉,就真的停止了裸奔。而今有的,也还是一个从上到下烂透了的政法系。

大大小小的周永康余孽,在这波“高潮迭起”的“反腐”斗争中,时至今天压根就没有真正被触及和肃清。周氏残余,非但不会真心去维护你习近平的执政安全,而且还只会极力给你添堵或拆台。

周永康的余孽们,在和其它领域的政变势力忽明忽暗相互勾结,一边肆无忌惮将法脉准绳踩在脚下,一边灭绝人性不停制造事端,搞得“新政”颜面无存,弄得“法治”更是衣不蔽体、嘤嘤而泣。

开弓没有回头箭。不彻底肃清周永康的余孽,不让时常和杀人犯、抢劫犯以及各种利益集团同穿一条连裆裤的这条线回归正途,就既无执政安全可言,也不可能让诸事还原到法治的框架下来进行。

惯常背道而驰的这条线民愤极大。在尽快肃清害群之马,有效疏解民愤的同时,为有长效机制,宜对这条线加强权力监督和制衡。各地的法务总管,应该是能上能下,宜给民众以选举权和罢免权。

面对变幻莫测的一个棋盘,棋手不能总是举棋不定,而该权衡利弊,运筹帷幄,落子无悔。走出以上两步棋,虽不完全解决问题,但能播种希望,利国利民,能在较大程度上让国家得到平稳过渡。

以上浅见,仅供参考。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一再下流敲掉饭碗……于公元2017年2月2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3/02/815353.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