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九歌(四)湘夫人全文翻译(图)

2017-3-2 00:0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接续〈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译(下)〉一文。

湘夫人〉(注10

帝子注11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注12,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茝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臯,夕济兮西澨。

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14

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15)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

九嶷(16)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17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

搴汀洲兮杜若,将㠯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翻译

湘夫人已经来到北方的水中之洲,远望凝视却未见她,我不禁感到忧伤啊!

微微的秋风吹浮着,洞庭起波,树叶坠落。

登上薠草之地放远眺望,与夫人相会在夜晚。

鸟儿聚集在水生植物中,渔网为何放置在树上?

沅水有茝草,沣水有兰草。思念湘夫人啊,却不敢言。

精神恍惚的向远处眺望,观视流水缓缓流动着。

麋为何在庭中觅食?蛟来到水边做什么?

早晨驾逐我的马来到江边,晚上渡河来到西岸边。

听闻佳人召唤我,我将驱驰马车与她一齐前往。

在水中盖筑房屋,以荷叶覆盖房顶。

以荪草装饰墙壁,以紫贝堆砌庭台,播撒芳椒来充盈厅堂。

以桂木作为屋梁,木兰为屋椽,辛夷为门楣,白芷为房室。

编织薜荔来做成帐幕,擘开惠草将它编成屋联。

以白玉为震压之物,疏散石兰使香气弥漫。

在荷屋上覆盖白芷,房屋四周有杜衡环绕而生。

汇集各种草类来填满庭院,设置尽是芳馨的走廊与门。

九嶷山的众神纷纷降临,来迎接湘夫人的众神如云。

将我的衣袖抛到江中,将我的内衣丢到沣水河岸中。

采集水中平地的杜若,将用来赠送给远方之人。

美好时光不可屡次得到,姑且让我自在无拘束的度日。

 

注10:与注7同。

注11帝子,指湘夫人。相传为唐尧之女,虞舜之妃。

注12:“鸟何萃兮苹中”一句,亦有版本为“鸟萃兮苹中”。

注13“思公子兮未敢言”一句中的“公子”是指湘夫人。《楚辞章句》载:“公子,谓湘夫人也。”《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载:“公子:等于说公主,指湘夫人。”《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载:“公子是湘夫人称男巫。”黄寿祺、梅桐生于《楚辞》载:“《集注》:‘公子,谓湘夫人也。帝子而又曰公子,犹秦已称皇帝,而其男女犹曰公子、公主,古人质也。’”

注14“播芳椒兮成堂”一句之意,主要有两种。一为“散播芳椒满厅堂”、“在堂壁上涂抹芳椒”。《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即译为:“还播撒芳香的花椒在堂前。”黄寿祺、梅桐生则于《楚辞》译为:“四壁上涂饰香椒做厅堂。”《楚辞章句疏证》则载:一云播芳椒兮盈堂。王鏊本、朱燮元本、大小雅堂本、黄本、夫容馆本亦并作盈。《闻校补》谓成用饰义,曰:“成犹饰也。《仪礼・士丧礼》‘献素,献成亦如之’。注:‘饰治毕为成。’成与素对举,未饰者为素,已饰者为成。粉饰屋壁也称成。《考工记・匠人》‘白盛’,注云:‘盛之言成也。以蜃灰垩墙,所以饰成宫室。’《周礼・掌蜃》‘共白盛之蜃’,注:‘盛犹成也。谓饰墙使白之蜃也。’‘播芳椒兮成堂’,是用椒末和泥来粉饰堂壁,即所谓椒房。”

《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载:“匊是古播字。椒树的子香。‘成堂’古本作盈堂,可从。散布香椒子盈满堂中。”黄寿祺、梅桐生于《楚辞》注释为:“成堂:指用椒涂饰室内墙壁。这是古代的习俗,取其温暖、芳香而多子。”在“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网页中,“椒房”的释义为:“椒房指椒房殿,在未央宫,为汉代皇后居住的宫殿。以椒和泥涂壁,使温暖、芳香,并象征多子。后泛指后妃的居室。”此文采取散布芳椒于厅堂之意。

注15“擗蕙櫋兮既张”中的“櫋”有数种意思。《广韵》载:“櫋:《说文》曰:屋聮櫋也。”《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载:“古本櫋也作槾。按当作幔,幔是帐子的顶。分布蕙草作帐子的顶。”《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载:“屋檐板。”黄寿祺、梅桐生则于《楚辞》载:“櫋:室中隔扇,相当于现在的屏风。古代叫屋联。蕙櫋,用蕙草编织成的屏风。《章句》:‘擗析以为屋联尽张设于中也。’既张:指隔扇已经分散拉开,陈设好了。”此文采取“屋联”之意。

注16“九嶷缤兮并迎”中的“九嶷”为山名,因此被翻译为“九嶷山”与“九嶷山的众神”。众神主要是来迎接湘夫人。“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两句,《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译为:“九嶷山上的诸神都要来欢迎我们,诸神缤纷下降,如同天上的云一样。”《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译为:“九疑山的神灵纷纷来欢迎,百神降临啊,云集一堂。”黄寿祺、梅桐生则于《楚辞》译为:“九疑山的众神纷纷降临,为迎接湘夫人众神如云。”此文采取“九嶷山的众神”之意。

注17:“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中的“袂”与“褋”主要各有两种意思。《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分别解释为“衣袖”与“单衣”。黄寿祺与梅桐生的注释较为详细,他们于《楚辞》载:“袂:《方言》:‘复襦谓之筩襁,或作袂。’郭璞注:‘襁即袂字耳。’《字林》:‘袂,复襦也。’复襦有里子,指外衣。”、“褋:没有里子的内衣。《方言》:‘禅衣,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褋。’《说文》:‘衣不重曰禅。’段玉裁注:‘此与重衣曰复为对。’这里‘袂’‘褋’对擧成文。褋即禅衣,无里的内衣,指贴身汗衫之类。袂褋可能是湘夫人赠送给湘君的爱情信物。把自己的衣服送给情人,是古代女子爱情生活中的习惯。如《左传・宣公九年》:‘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通于夏姬,皆衷其衵服以戏于朝。’衵服即禅衣。《红楼梦》中晴雯赠汗衫给宝玉也是一例。”

《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分别载:“从这句起又是扮湘夫人的女巫所唱。旧说袂是衣袖,但衣袖怎能抛弃?‘袂’或当作祑,是传写的错误。祑是小囊,妇人所佩。”、“旧说褋(ㄉㄧㄝˊ)是短衣,即汗衫。但脱下外衣,再脱下汗衫,恐无此事。褋或当读做鍱,指环的古名。醴,古本也作澧。所谓‘捐’‘遗’都是自己不要了送给男巫。”此文采取“外衣”与“内衣”之意。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