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译(下)(图)

2017-2-28 00:0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接续〈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译(上)〉一文。

“湘君”与“湘夫人”的说法众多不一

附注关于“湘君”与“湘夫人”,历来说法不一。目前主要的说法有:“湘水男神与湘水女神”、“娥皇与女英(尧二女)”、“虞舜与二妃娥皇女英(尧二女)”、“霄明与烛光(舜二女)”、“水神奇相与逝世后的舜二妃”、“天帝之二女”、“配偶神”与笼统的“川渎神灵”概念。因此“湘君”不只被认为是“女神”,还曾被认为是“湘水男神”或是指“虞舜”。接下来就略举几例,以示其论。


“湘君”与“湘夫人”的资料汇整。(图片来源:乙欣提供)

一、“湘水神”与“湘水神之配偶”

关于“湘君”为“湘水男神”与“湘夫人”为“湘水男神之配偶”之说,明儒王夫之、学者高亨与赵逵夫即持此说。

王夫之于《楚辞通释》载:“王逸谓湘君,水神;湘夫人,舜之二妃。或又以娥皇为湘君,女英为湘夫人。其说始于秦博士对始皇之妄说,《九歌》中并无此意。《孟子》言舜卒于鸣条,则《檀弓》卒塟苍梧之说亦流传失实。而九疑象田、湘山泪竹,皆不足采,安得尧女舜妻为湘水之神乎?葢湘君者,湘水之神,而夫人其配也。《山海经》言: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帝,天帝也。洞庭之山,吴太湖中山,非巴陵南湖。郭璞之疑近是。湘水出广西兴安县之海阳山,北至湘阴,合八水为洞庭,楚人南望而祀之。”

赵逵夫亦于〈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一文中表示,郭嵩焘与王夫之的论点是可信的:“近代湖南学者郭嵩焘在《湘阴县图志・艺文》中为《黄陵庙碑》所写按语中说:元丰中,以知岳州郑民之请,封湘君为渊德侯。嘉定中,以湘夫人配之。于祀典为渎,而于屈原《九歌》分章之义允协。

宋代将湘夫人配湘君而祀,在楚地风俗上应是流传有自的。他们被称为‘湘君’、‘湘夫人’而没有用‘舜’、‘娥皇’、‘女英’的说法,也与一些学者们生拉硬扯、自我作古的作法不同。郭嵩焘的这个看法是正确的。又王夫之以为湘君为湘水神,湘夫人是其配偶。他虽然没有指出湘夫人的本来身份,但在各种旧说中比较起来,最接近于两诗内容的实际。……湘君为湘水神,湘夫人为天帝之女,居于洞庭之山。这既于我国上古神话的渊薮《山海经》有所根据,也同诗中反映的人物身份相合,在古代民俗方面,也有旁证。这个结论是可信的。”

二、“娥皇女英”之说

关于尧二女、舜二妃娥皇女英皆为“湘君”或“湘夫人”,或各为“湘君”或“湘夫人”的说法,自古即存在。据《史书・列女传・母仪・有虞二妃》所载:“有虞二妃者,帝尧之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舜既嗣位,升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封象于有庳,事瞽叟犹若初焉。天下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于苍梧,号曰重华。二妃死于江湘之间,俗谓之湘君。”帝尧之二女,有“湘君”之称。韩愈《黄陵庙碑》亦有明载,西汉刘向、隋唐大臣郑元皆认为二妃即为湘君。

王逸《楚辞章句》有载:“君,谓湘君也。”“帝子,谓尧女也。降,下也。言尧二女娥皇、女英随舜不反,没诊治湘水之渚,国历为湘夫人。”从此可看出,“湘君”是为湘水之神;“湘夫人”为“唐尧的两位女儿娥皇、女英”,可是并未再论究“湘君”是否为虞舜。

晋朝张华《博物志》亦载:“洞庭君山,帝之二女居之,曰湘夫人。又《荆州图经》曰,湘君所游,故曰君山。”“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张华表示,“湘夫人”确为“二妃(娥皇女英)”。赵逵夫在〈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中则表示:“戴震《屈原赋注》以为是舜之二妃,而人奉以为神。”

其实,说法虽众且杂,主要却可再细分成“湘君”与“湘夫人”各自为“水神”与“娥皇女英”,或“虞舜”与“娥皇女英”,以及“娥皇”与“女英”等组合。

(一)“水神奇相”与“娥皇女英”

南宋罗愿认为,二女为湘夫人,搭配神祗“奇相(湘君)”,因此于《尔雅翼》载:“二女死于湘,有神奇相配焉。奇相,湘君也。二女,湘夫人也。故湘君之歌称君称夫。君,其美称也。”然而此说遭到众位研究者质疑。

(二)“虞舜”与“娥皇女英”

有传说指出湘水男神“湘君”为虞舜,湘水女神“湘夫人”为舜之二妃(娥皇、女英)。

晚清文学家王闿运及持此说:“湘夫人,盖洞庭西湖神,所谓青草湖也,北受枝江,东通岳鄂,故以配湘,湘以出九疑,为舜灵,号湘君。以二妃尝至君山,为湘夫人焉。”(引自《楚辞集校集释(上)》,“湖北教育出版社”)

(三)“娥皇”与“女英”

持“湘君为娥皇”,“湘夫人为女英”之说的有:唐代刘长卿、唐代韩愈、南宋朱熹、北宋洪兴祖、明代陈第、清代蒋骥、清代林云铭等。由于韩愈的《黄陵庙碑文》、刘长卿的《湘妃诗序》、洪兴祖的《楚辞补注》与蒋骥的《山带阁注楚辞》所载观点皆大同小异。因此,略举一二。

洪兴祖《楚辞补注》载:“以余考之,璞与王逸俱失也。尧之长女娥皇,为舜正妃,故曰君。其二女女英,自宜降曰夫人也。故《九歌》词谓娥皇为君,谓女英帝子,各以其盛者,推言之也。《礼》有小君、君母,明其正,自得称君也。”明朝儒生陈第亦于《屈宋古音义》载:“湘君,湘水神,尧长女,舜正妃也。”“湘夫人,尧次女,舜次妃也。正妃称君,故降称夫人。”

1、质疑“娥皇女英”之说

虽然持此说的研究者不少,但也有研究者持相反说法,例如明代汪瑗于《楚辞集解》中,对于湘君与湘夫人被认定为舜与二妃的论点,提出了质疑。明代顾炎武亦于《日知录・卷二十五》中,则按照历代之说而推论道:

“《楚辞》湘君、湘夫人,亦谓湘水之神,有后有夫人也。初不言舜之二妃。《记》曰:‘舜葬于苍梧之野,盖三妃未之从也。’《山海经》:‘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郭璞注曰:‘天帝之二女,而处江为神。即《列仙传》江妃二女也,《九歌》所谓湘夫人称帝子者是也,而《河图玉版》曰:‘湘夫人者,帝尧女也。秦始皇浮江至湘山,逢大风而问博士:“湘君何神?”博士曰:“闻之尧二女,舜妃也,死而葬此。”’《列女传》曰:‘二女死于湘江之间,俗谓之湘君。’郑司农亦以舜妃为湘君。说者皆以舜陟方而死,二妃从之,俱溺死于湘江,遂号为湘夫人。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是二神,江湘之有夫人,犹河雒之有虙妃也。此之为灵,与天地并,安得谓之尧女?且既谓之尧女,安得复总云湘君哉?何以攷之?《礼记》云:‘舜葬苍梧、二妃不从。’明二妃生不从征,死不从葬,且传曰:‘生为上公,死为贵神。’《礼》:‘五岳比三公,四渎比诸侯。’今湘川不及四渎,无秩于命祀,而二女帝者之后,配灵神祗无縁,复下降小水而为夫人也。原其致谬之繇,繇乎俱以帝女为名,名实相乱,莫矫其失,习非胜是,终古不悟,可悲矣!此辨甚正。又按《逺游》之文,上曰:‘二女御《九招》歌。’下曰:‘湘灵鼔瑟。’是则二女与湘灵固判然为二,即屈子之作,可证其非舜妃矣。后之文人附会其说,以资谐讽,其渎神而慢圣也,不亦甚乎!禹崩会稽山故山有禹庙而《水经注》言:“庙有圣姑《礼乐纬》云:禹治水毕,天赐神女,圣姑夫舜之湘妃,犹禹之圣姑也。”

顾炎武认为,湘水二神并非舜二妃。赵逵夫于〈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一文表示:“至于顾炎武以为是湘水神的后与夫人,郝懿行以为是川渎神灵,不过是觉得舜二妃之说不可信,因而另为推想罢了,并未列出证据。”马茂元则表示:“顾炎武认为湘水二神是配偶神,但却否定了与二妃事有关(见《日知录》卷二十五),这样全篇文义都变成空泛而无着落,也是不足信的。”(马茂元之说,摘自《楚辞集校集释(上)》“湖北教育出版社”)

2、“二妃”与“三妃”之说

另一提,顾炎武《日知录・卷二十五》引用《山海经》的部分,经过与《四部丛刊子部》中第465~466册的《山海经》对照之下,有经删减,文字亦有出入。此外,《山海经》与《日知录》皆载:“《礼记》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然而,《礼记大全》与《日讲礼记解义》却皆载:“舜葬于苍梧之野,盖三妃未之从也。’”在古籍中,确有“二妃”与“三妃”之说,但说法有异而存疑虑。

据《太平御览・皇王部六・帝舜有虞氏》所载,舜有三妃:“有二妃,元妃娥皇无子,次妃女英生商均。次妃登北氏,生二女:霄明、烛光。”然而,《日讲礼记解义》载:“案《尚书》《孟子》皆谓舜妻尧二女,未闻三妃也。说者谓娥皇女英之外,又有癸比郑氏以昏义天子。三夫人之说,证之恐未可信。”

除了上述几说,另有王逸持湘君与湘夫人为“天帝之二女”之论等说法,但此处不再一一陈列、叙述。


有传说指出湘水男神“湘君”为虞舜,湘水女神“湘夫人”为舜之二妃(娥皇、女英)。(图片来源:Pexels)

参考资料

一、书籍

1、屈原著﹔黄寿祺、梅桐生《楚辞》(台北:台湾书房,2008)

2、徐建华、金舒年译注﹔金开诚审阅《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台北:锦绣,1993)

3、姜涛編著《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台北市:庄严,1992)

二、网页

1、《尔雅》、〈离骚〉、《史记》、《汉书》、东汉王逸《楚辞章句》“《钦定四库全书》本”、《星经》“《汉魏丛书》本”、西晋郭璞传《山海经》“《四部丛刊初编》中第465~466册”、西晋张华《博物志》“《古今逸史》本”、北宋洪兴祖《楚辞补注》“《摛藻堂四库全书荟要》本”、南宋朱熹《楚辞集注》“《钦定四库全书》本”、南宋罗愿《尔雅翼》“《钦定四库全书》本”、明代陈第《屈宋古音义》“《钦定四库全书》本”、明代王夫之《楚辞通释》“《钦定四库全书》本”、明代胡广《礼记大全》“《钦定四库全书》本”、《通占大象历星经卷上》“《正统道藏》本”、清代徐文靖《管城硕记・卷十四》“《钦定四库全书》本”、清代蒋骥《山带阁注楚辞》“《钦定四库全书》本”、清代顾炎武《日知录》“《钦定四库全书》本”、《日讲礼记解义》“《钦定四库全书》本,本书为(清)康熙年间敕编,乾隆元年敕校”、林云铭与林沅《楚辞灯》“影本,原书源自哈佛燕京图书馆”、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2、〈湘君〉、〈桂櫂兮兰枻,斲冰兮积雪〉,《楚辞集校集释(上)》“湖北教育出版社”(数字资源平台)

3、弈之〈屈原・九歌(一)东皇太一(及今译诗)〉、〈屈原・九歌(二)云中君(及今译诗)〉、〈屈原・九歌(三)湘君(及今译诗)〉、〈屈原・九歌(四)湘夫人(及今译诗)〉、〈屈原・九歌(五)大司命(及今译诗)〉、〈屈原・九歌(六)少司命(及今译诗)〉、〈屈原・九歌(七)东君(及今译诗)〉、〈屈原・九歌(八)河伯(及今译诗)〉、〈屈原・九歌(九)山鬼(及今译诗)〉、〈屈原・九歌(十)国殇(及今译诗)〉、〈屈原・九歌(十一)礼魂(及今译诗)〉(大纪元

4、《楚辞章句》、《黄陵庙碑》、《湘妃诗序》(维基文库)

5、潘啸龙〈《九歌》二《湘》“恋爱”说评议〉(书学网)

6、台静农《中国文学史(上)》、张正体《楚辞新论》(Google 图书)

7、赵逵夫〈湘君湘夫人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原刊载于《北京社会科学》第3期,1987年。(潇湘文化专题网)

8、闻一多〈什么是九歌〉(新浪)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