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九歌(三)湘君全文翻译(上)(图)

2017-2-26 00:30 作者:乙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说满怀苦闷的屈原,听见祭祀之乐,就模仿歌舞之曲的形式,编写〈九歌〉。(图片来源:Pexels)

接续〈屈原九歌(二)云中君全文翻译〉一文。

湘君〉(注7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

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扬灵兮未极,女婵媛(注8兮为余太息。

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

桂櫂兮兰枻(注9,斲冰兮积雪。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鼂骋骛兮江臯,夕弭节兮北渚。

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

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翻译

湘君你犹豫不前啊,谁使你留在水之中洲?

自我修饰将自己装扮得精妙美好。我搭乘着桂木造的船只,迅急而行。

我令沅湘平静无波,使长江的水安稳前流。

盼望湘君前来,可总未到来。我因为思念谁而吹起了排箫?

我驾乘着急速的龙舟北行,转换路途而依洞庭航行。

以薜荔攀饰船舱,蕙草缠饰帐幕,以荪草系饰船桨,兰草装饰旌旗(另一说为:以荪草为船桨,兰草则为旌旗)。

眺望涔阳,看向那遥远的水岸。横渡大江,显扬神灵精魄。

彰显神灵的光采是没有极尽的,心怀关切的仕女为我而叹息。

涕泪纵横交流而无法止息,暗自思念你而心怀悲切。

以桂木作为船桨,以木兰作为船旁板,划削冻冰,此状若积雪。

在水中能采到缘木薜荔?能在树梢摘到水中芙蓉?

两心不同,媒人徒劳。恩情不深,轻易断绝。

沙石上轻浅急速的流水,龙舟轻快的飞驰着。

交往不忠诚致使怨恨久长,定下约定却不遵从,你告诉我说没有闲暇。

清晨任意在江岸奔驰,黄昏则在北方的水中小洲停驻。

鸟儿在屋上停栖,厅堂下有流水环绕。

将我的玉玦抛入江中,将我的配饰扔至沣水河岸中。

我在长满花草的芳香小洲中摘采杜若,要将它赠送给仕女。

美好时光不可再得,姑且让我逍遥自得的度日。

 

注7〈湘君〉与〈湘夫人〉是楚人祭祀湘水之神的乐曲。此文采取湘水之神分男女的说法。男的称为“湘君”,女的称为“湘夫人”。依照学者高亨的推论,〈湘君〉应是由女巫扮的女神湘夫人来歌唱,〈湘夫人〉则由女巫扮的男神湘君来歌唱。两曲互相应和,据有人神恋爱之意。

注8“女婵媛兮为余太息”中的“女婵媛”有多种解释。此处列举几例。王逸《楚辞章句》载:“女,谓女须,屈原姊也。婵媛,犹牵引也。”黄寿祺与黄桐生于《楚辞》中,将之注释为:“女:设想为湘夫人身边的侍女。婵媛:指由于内心的关切而表现出牵持不舍的样子。《集注》:‘眷恋牵持之意。’”《中国文学欣赏精选集・第二册楚辞》则注释为:“女婵媛,指缠绵多情的女巫。余是男巫所扮的湘君自称。”徐建华、金舒年译注的《中国名著选译丛书15楚辞》则注释为:“女:指湘夫人的侍女。婵媛(因蝉元):是楚方言‘啴咺’的借字,喘息。”此文采取“侍女心怀关切”之意。

注9“桂櫂兮兰枻”中的“枻”具有多种意思:汪瑗、王逸、朱熹、蒋骥、屈复等人皆认为是“船旁板”;王夫之认为是“桨类”;王闿运认为是“曳船索”;高亨认为“枻即舵”;马茂元则表示,“櫂,字同棹(直教反),船旁拨水的工具,长的叫做櫂,短的叫做枻(音泄)。”此文采取“船旁板”之意。(此处文献,取自“数字资源平台”网页上的资料:《楚辞集校集释(上)》“湖北教育出版社”)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