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苦逼的“四零后”

2017-02-23 05:26 作者:半醉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7年2月23日讯】一九四零年至一九四九年之间,这些前朝出生,后朝长大的人,就是过去人们常说的“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现在的流行语,叫他们为“四零后”。

这代人如今都早已年过花甲,步入古稀,即将进入耄耋。

虽他们垂垂老矣,但尚未死绝。

他们中的少数人,有些尚能挥毫,还很健谈,可以饮酒,甚至极少数依然活跃在演艺圈和教坛、政坛。

科研单位以及拾荒者、流浪汉之中,也都有他们的身影。欢乐愉快的老干部活动中心,他们是常客。繁重吃苦的体力劳动场所,他们也不稀缺。

四零后,生于战乱,成长于新朝。他们在没懂事的时候,就面临改朝换代的巨变,懵懂地注视着国家政权之变、身边社会之变,家庭起落之变。

他们在新奇中饱尝着喜怒哀乐,经受着命运安危沉浮的颠簸。

这代人中的有思想者,因新旧时代连接,多少知道旧社会未必就是那样丑恶,思想认识,客观而深刻。他们承继传统,兼具现代文明意识。他们具有理想主义色彩,为了生存,被形势所迫放弃追求思想自由。

他们中有的一些人,一出生就被定成“天生”是本质不好,但还“可以教育好”的人,受尽社会歧视。

特别是那些勤俭持家,却成为地主、资本家的后代,还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子女。因为在大讲阶级斗争的年代,划定阶级成分,是有比例数字和指标任务的。为了完成任务,就将一些达不到地主、资本家经济条件,实际是富农、中农的人,划为地主。将小业主、小作坊主,划为资本家、工商业。

这些被凑数的“地主”“资本家”的子女,他们的父辈并不富裕,他们本身更没过上好日子,一辈子却背个出身不好的政治包袱,备受社会歧视。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即使在文革后,说起往事,有些人依然谈虎色变。因为他们幼小的心灵,被伤害的太深。

他们中的有些民主觉醒者,过早地就被失去生命和自由。

到今天,他们又是不被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理解。

很多四零后们加入少先队,入团、入党,读书、参军、就业,工作,理所当然地成为“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

但这不是全部四零后。

大部分四零后在青少年时期面临的是饥饿、失学、失业、上山下乡被下放农村当农民。

他们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历经五十多次规模巨大的政治运动,使他们眼花神乱,应接不暇,无所适从。

文革结束后,他们始遇良机,却因年龄、家庭之累,多数人鲜有作为,少数人岀类拔萃。

曲折,丰富,可怕的社会阅历,让四零后大多数人谨小慎微,循规蹈矩,思想保守。少数人接受改革开放,拨乱反正。具有“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新思想,顺应社会大潮,与时俱进。

他们比上不足,知识学养不如前辈;比下逊色,做官经商不如晚辈。缺少前人的厚重,没有后人的奸猾。

他们囊中羞涩,上下负累。虽然刻苦勤劳,节俭本份,却与富贵无缘。

苦逼的是他们退休后,遇上“双轨制”。体制内幸运者,吃香的喝辣的;体制外倒霉蛋,被下岗,赖低保。

同为共产主义接班人,他们各尽所能,别人按需分配。

昔日响彻云霄“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口号,现在变成工人阶级一切被领导。

惊讶、难过、失望、鄙视、愤怒,什么情绪都有,就是没钱。

他们的内心长期在受炼狱的煎熬,却无处诉说。

好在身体是自己的,黄泥岗上无老少,他们中很多人身体健康。

活着很重要。

穷困点没什么,一辈子都苦过来了,现在怕什么?比起家财万贯的那些关在监狱的四零后官员,弟兄们,我们多幸福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