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移植业 “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图)

2017-2-13 11:23 作者:雷音、端木珊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看中国2017年2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雷音、端木珊采访报道)2月7日、8日,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与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负责人王海波一同赴梵蒂冈,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看中国》采访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分析黄洁夫等人此行所曝光的中共强摘器官罪行。

中共利用国际平台洗白 事与愿违

横河分析,之所以梵蒂冈会邀请中国代表,是因为“教廷跟中国关系正在缓解,(梵蒂冈)就是很想和中国恢复正式外交关系”,以接触到中国的正式教徒。

而中共参加此次会议,是想“利用这个地方作为它一个发声的平台,让他的器官来源合法化,……利用教宗科学院的这次会议来造成一种印象,就是说国际社会已经接纳了中国的移植界,这是这么多年来,它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

“但是主办方不提出质疑,不表示别人会不质疑,就这次国际媒体的关注度,国际媒体也普遍对中共的说法,抱怀疑态度。”因此,对于中共来说,参加这次会议,又是一次失败。

“在这个事情之前和会议中间,中共确实是受到了广泛的批评和质疑。在这之前,就有11个被国际上认为是一些伦理学方面的专家,或对国际医学、伦理学比较关注的人士,写了一封信给教廷,希望教宗不要把这个,让中共变成他们的舞台;在会议中间呢,也有很多医学专家对中共的发言提出质疑——就是说中共并没有提出新的证据来让我们国际社会放心,说他们已经不用死囚器官了。”

“此外,国际伦理学家其实也提出了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死囚器官的问题,还有良心犯、特别是讲到法轮功学员器官、活摘器官的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媒体报导的时候还是比较倾向于死囚器官的名词,因为中共自己承认了,其他的它没有承认。”

中共承认使用死囚器官 用意存疑

谈到中共承认使用死囚器官问题,横河指出,“这个其实是一个误解,死囚器官的问题从来都是中共自己炒作起来的,根本就不是别人去质疑出来的,是早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曝光之前,中共是主动承认了中国的器官来源是死囚器官,所以中共已经自己在拼命炒作了,国际社会就没有必要去炒作了,而国际社会就要去想一想,中共炒作这个死囚器官究竟是为什么?本来这是一个需要避开的话题,是一个按照中共的规矩,这种话题是一个别人质疑了都不能够承认的东西,怎么会它主动叫起来,主动把这个变成一个大的东西,然后引诱大家来炒作——这本身就有问题!”

“所以,中共到现在为止,它并没有拿出来任何可信的证据来表明它已经不用死囚器官了,更不要说它拿出任何证据表明它不用良心犯器官。因为它从来也没承认过这方面的事情,从来也没承认过它用良心犯器官。不管怎么说,就是说,即使从表面上,最简单的,就是死囚器官不用了,他都没有办法提出证据来,他都没有办法让别人去调查、让别人去视察、让别人去核实。”

“(会议中)出示的两个幻灯片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一张就是说中国的(器官)捐献在增加,谁也没有办法核实中国的捐献是不是增加了。”而第二张幻灯片中出示中国近期在打击器官黑市交易方面所做的事情,跟国际社会所质疑的使用良心犯器官根本不是一回事。

横河强调:“你再打击非法器官买卖,也跟中国器官来源、中国现在移植的器官来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它根本就没有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它根本就没有面对过独立调查员提出来的这么多证据,它从来就没有正面面对过。”

梵蒂冈把会议政治化

针对梵蒂冈教宗科学院院长索龙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辩护称,这是一场学术活动,与既有争议的政治主张无关。横河表示,“这个会议本来就不是学术会议,这个会议的题目说的是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它是这个峰会,那么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这两件事情并不是学术问题,学术问题是什么,是这个手术怎么做然后器官保留时间是多少等,这个是学术会议。”

“你现在讲的是器官贩卖,讲的是旅游移植。如果是在个体,就是由于人贫穷而不得不在黑市出售肾脏的话,这个是社会问题;如果是犯罪集团去进行器官贩卖,去买人家的肾脏,然后进行贩卖的话,那是法律问题;如果是一个国家支持的或者国家默许的摘正常人的器官去用于移植的话,这就是政治问题。所以这个题目,和它这次会议的宗旨就从来不是学术会议,就不是学术问题。”

横河表示:“是主办方把这个会议先政治化,而别人并没有政治化,别人提出的质疑是医学、伦理学最基本的问题,你的器官哪来的?医学、伦理学提出这样的问题来,你不能因为一个政治化的帽子,不准别人说话。不管你的目标是什么,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客观上起到了为中共这种国家犯罪行为掩盖或者是支持的作用,就是中共充分利用了这次机会。”

无法监控100万医疗中心?横河:造谣!

至于赴会的中国代表王海波所称的中国目前有约100万个医疗中心和300万名执业医生,中国绝不可能完全控制器官移植活动。横河指出,这个数字把中国农村乡镇一级的诊所、街道一级的诊所都算进去了。但是这么多医院绝对不能都做移植。

横河质疑,“做移植的只有卫生部自己公布的169家医院,你说169家医院你都监控不了吗?就是在最高峰的时候,什么人都去做的时候,全国也就是1000多家,追查国际确认了900多家,你不能把100万所有的医疗单位都拿出来搪塞,说这个是我们监控不了,1000家你可以监控吧?169家你可以监控吧?”

“不说别的,你去监控一个人行不行,就是已经被国际社会曝光的这个郑树森行不行?你就监控一个这次来开会的黄洁夫,黄洁夫自己说2012年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做了500多例肝移植手术,其中只有1例是捐献的,那你其他来源是什么,你这个你都监控不了吗?”

横河认为,真正的问题是“凡是出来自己说话的,凡是出来说话的人自己就是这个罪行的犯罪者,你自己就是犯罪者,你去监控什么人,所以他说什么话,一看就是假的,一看就是在造谣。”

横河最后强调,“从黄洁夫12年前,开始提出死囚器官,就是为了掩盖它器官的真实来源,就是为了欺骗全世界,就是想把它的器官来源洗白。因此它是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说到最后他连自己都不清楚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了。所以只要他一出面,只要他一说话,一定是被人家揭穿的份,因此他认为可以利用的机会,实际上都是曝光的机会,都是曝光他罪行的机会。”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2/13/813381.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