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共产党之五:中共与〝反华势力〞(图)

2017-2-10 08:05 作者:龙啸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乌坎村民流亡美国 联合国前抗议(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上个世纪末,伴随着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的不断解体,轰轰烈烈近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注定已成昨日黄花。虽然中国共产党政权籍由六四屠杀的鲜血得以暂时延续,但是中共上层早已失去了信心。邓小平那句“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的名言,透露了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末日心态:这个摇摇欲坠的政权能维持几天算几天,只要在自己任内不倒,这个倒台危机尽可“击鼓传花”交给下一任。

而中共的高官们,自从六四之后,就开始了大举向海外转移资产,移民亲属,而他们自己则在国内继续声色犬马,聚敛财富,随时准备着在这个“末日狂欢”结束之后出逃国外。近日,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披露:“(中共)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央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

与此同时,末日恐惧中的中共,至今仍在营造“形式一片大好”的气氛,制造各种舆论以维持自己的统治。

在中共的谎言欺骗下,仍然有部分中国人似乎出自“本能”地拒绝接受中共崩溃在即的社会现实。其实,他们中有一大部分人并不是真正的“热爱”共产党,也对共产党的罪恶和腐败深恶痛绝。之所以拒绝接受,是担心真的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反对共产党的力量都是受“海外反华势力”所主使,阴谋制造动乱分裂中国,共产党一旦垮台,中国就会被“海外反华势力”所操控,陷入所谓“动乱”之中。

然而,所谓“海外反华势力”、“敌对势力”这种概念,虽然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中国人的心中,但是它到底是什么?它为什么要“反华”?为什么要“与中国为敌”?却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清楚。它就像一段梦魇,被共产党制造出来,经过几十年来年复一年的政治宣传,牢牢地植入中国人的头脑,让人恐惧、让人仇恨,但是又没有人真正地知道为什么要恐惧、为什么要仇恨。

而共产党的教科书和报刊文献中,也从来没有、也不可能给它一个完整的、清楚的解释。因为共产党比谁都明白,一旦说破,它自己的老底就会掉光,它费尽心力给人民制造的恐惧和仇恨就会一扫而空。

其实,所谓“反华势力”等概念,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中从来没有过,而是共产党当权之后刻意制造出来的。因为共产党知道,自己的政权是独裁暴政,比起其它国家的自由社会是天壤之别。共产党制造一个“反华势力”的名词,然后不断地通过歪理和谎言强化这个概念,其目的就是欺骗人民,在人们心目中制造一种中华民族和国际社会的对立,让中国人从内心自觉地不接受其它国家的自由理念,不接受西方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不认同全世界对共产党暴政的谴责,从而使得共产党的政权得以延续。

同时,树立一个“反华势力”的概念,对共产党来说,还有着诸多用处,比如国内很多自发的反抗共产党暴政的行为,学潮、民运、法轮功反迫害等等,只要扣上一个“有海外反华势力后台”的帽子,就能让很多中国人认可共产党对他们的镇压。不管共产党因此屠杀多少同胞,中国人还都会认为“有情可原”。那些因为共产党迫害而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良心作家、法轮功学员等等,无论他们如何谴责共产党暴政,如何为中华民族命运奔波呼吁,都很难再得到中国人的认可,因为他们“投靠了海外反华势力”。

在中共的生存体系中,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用来煽动和培养仇恨,是其一贯的手段。这样既可以给饱受中共奴役摧残的中国人一个发泄不满的渠道,又可以借此凝聚“党国向心力”,让民众在对“敌人”的“同仇敌忾”和恐惧中自然“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多年来,“国民党反动派”、“日本帝国主义”、“苏修”和“美帝”都曾经充当过此类角色。至今,“日本军国主义”和“美国霸权主义”仍然没有退场。

实际上,所谓“反华势力”的内涵根本不存在,而是共产党用谎言煽动和制造出来的。举几个简单例子,共产党宣传多年的所谓“抗美援朝”,战争的真正起因是中苏扶持的北朝鲜金日成政权悍然出兵侵占南朝鲜,联合国才不得不派遣军队抗击金日成,中国共产党援朝只不过是为了维护金日成政权,根本不是什么“抵抗美国侵略”;美国政府一次次敦促共产党改善中国人权的提案,共产党一次次拿来作为“反华提案”宣传,但从来没有一次敢把提案的原文公布出来让中国人看看,因为老百姓一旦看到提案的原文,所谓“反华提案”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比起中西方利益冲突来,更能挑动中国人神经的,是那些来自国际社会的所谓“反华政治事件”。可是,对于这些“反华事件”,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共产党只是拿来煽动一下情绪,却绝对不让哪个人去理智地分析事件背后的真正起因。因为这些事件,很多都是共产党在国内的屠杀暴政、在国际上的流氓行为招致的国际社会的谴责与抵制,这些真相,共产党是绝对不想让中国人知道的。比如“六四”屠城之后西方各国对共产党的经济制裁、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招来的全世界的谴责、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屠杀藏民等践踏人权的罪行导致的全球对北京奥运的抵制等等,共产党都把它们改头换面、颠倒黑白之后变成了所谓的“反华事件”。

共产党口中的“反华势力”,说白了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切威胁到共产党生存的力量,而不是真正的“反对中华民族的势力”。在冷战及国共内战时期,出于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毛泽东采取“直接对抗”美英的方式,明确表示“美帝反华”。中国共产党与前苏联决裂,两国关系紧张,双方曾在边境陈兵,“苏修”也被定性为“反华”。“六四”事件的学生被迫流亡海外,美国和西欧国家在此后几年里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共产党一直把这些同情民运组织的美国和西欧国家议员定性为“反华势力”。共产党将法轮功定性为×教而取缔镇压,法轮功群体也被污蔑为“反华势力”。还有部分国际组织和政府,因中国的人权问题同中国共产党进行意识形态的角力,凡是挑战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地位,就会被冠上“反华势力”的帽子。

“反华势力”的概念,被共产党成功制造出来,并不断地加以发展和运用,已经成了共产党混淆是非、煽动仇恨、打击异己、维护自己的有力工具。

同样,中共口中的“敌对势力”,也不是真正的“与中国为敌”。各国共产党自从开始掌握政权之日,就不断的屠杀本国民众,同时输出革命颠覆他国政权,因此很快成为全世界公敌,因此才有当年共产阵营和自由世界的对抗。中共宣传的“敌对势力”因此产生。中共不断给人民灌输“中国就是中共”、“中共代表中华民族”的谎言,反共的“敌对势力”自然也就成了“反华”、“反中国”的“敌对势力”,这种思维模式自然也被已经混淆了党、国、民族概念的中国人所接受。

在当今的民主社会,国家体制是由本国宪法确立的一套政府机构,而执政党只不过是被人民选举出来暂时执行国家权力而已,国家、政党完全是不同的概念,从来没有那个国家被认为是“××党的国家”。只有共产党极权统治下的国度,宪法成一纸空文,天理人伦都被抛弃,国家的执政方向、社会财富的分配、甚至人民的生死全部取决于共产党的好恶和需要,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和共产党紧紧捆绑在一起,国成了党的国,家成了党的家。在这种思想氛围中,很多人对反共的“敌对势力”存有一种无理性的反感和仇恨,也在情理之中。

近年来,东西方意识形态的敌对越来越被中国人所了解,中共所谓“反华势力”、“敌对势力”的宣传因此不断弱化。因此,中共的御用文人们又放出了“海外势力对抗中国崛起”的舆论,以继续强化敌对情绪。

这个说法貌似有理,其实经不起仔细的推敲。对一个国家而言,对它毫无威胁的另一个国家的崛起,不可能引起太大的敌对情绪。中国的大唐王朝曾一度被西方视为“天府之国”,各国争相与之建交通商,而大唐的临近国家则纷纷投靠以获取庇护。当今的美国也是如此,除了共产党背景的政权和中东几个支持恐怖组织的国家之外,其它强国将美国视为最佳的合作伙伴,弱国则以美国为最后的依靠和保护伞,没有哪个国家认为美国崛起是对自己的威胁。

虽然在当今世界强国之间也存在着一些利益冲突,但是冲突与合作总是同时存在。在当今高度文明化的国际环境中,双方只要在公认的、公平的规则之下相互调节,一般不会形成实质的对抗。

因此,国际上对中共的抵制,所谓“大国崛起”并不是主要原因,关键因素是中共的所作所为对人类的威胁,和对国际秩序的破坏。

在经济领域,中共不断的输出腐败和不公平竞争,不择手段的对外倾销,国际合作中所谓“互惠互利”的原则在中共的玩弄下成了中共经济扩张、打击外国经济的工具。世界各国虽然在与中共的合作中能尝到一些甜头,但发现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

在政治领域,中共几十年如一日的通过“援助”小国收买联合国选票,秘密扶持全世界的独裁政权以对抗“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和朝鲜多年来“合演双簧”玩弄国际社会,朝鲜在前台“核讹诈”,中共则以此为筹码在谈判桌上坐收渔利。1999年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也是中共以大使馆为据点,秘密军事支援亲共的南斯拉夫武装、对抗北约的后果。

此外,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恐怖组织背后都有中共的“军事支援”,近年来媒体多次曝光ISIS使用的武器装备中有大量中国产AK-47步枪。中共向各种恐怖组织和反政府武装秘密出售、甚至无偿赠送武器装备的目的,也是意图搞乱世界秩序,让中共的“敌人”——以美国为首的自由社会疲于应付,从而无法集中精力对付中共。

而中共极权政府一贯的对中国人言论的打压、对人权的迫害,对人民的屠杀,更是被国际社会视为人类的毒瘤,对全世界普世价值的威胁。近年来,在中共一次次迫害中国人的政治运动中,已被中共用经济利益绑架的各国政府一次次的选择无视,中共则一次次的变本加厉。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的暴行,让国际社会惊呼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在经过了数年的沉默后,国际上已经开始陆续发声,欧盟议会和美国国会已先后通过决议案,谴责中共活摘罪行。

因此,中共宣传的所谓“反华势力”、“敌对势力”,针对的实质上都是中共政权。只是在少数无法区分“中共”和“中国”的外国人眼中,中华民族和中国人也被当成中共的替罪羊,成了被歧视的对像。当今的中共,已是拦在中国和国际社会中间的一道红墙,成了中华民族和全世界其它民族无法融合和交流沟通的最大障碍。

西方国家虽然敌视中共,甚至有意推动中共解体,但他们并非觊觎中国的领土或主权,也不是希望中国陷入动乱,而是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自由公正的国度,让中国人民不再被强权奴役和残杀,让国际社会多一个和平相处的合作伙伴,少一个世界公敌。

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东欧的共产党政权纷纷倒台了,可现在还是一个和谐的东欧;前苏联的共产党倒台了,短短几年的时间,俄罗斯又从新崛起,还是一个超级大国;“社会主义”东德的共产党倒台而且并入了西德,国家再次统一,全国一片欢腾……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因为共产党的倒台陷入战乱,也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因为共产党的倒台落入所谓“霸权主义老美”的手中。

那么,其它国家的共产党解体都能实现和平过渡,中共解体也不会被“海外反华势力”所乘。相反,没有了中共政权,中国才有机会重整山河,扫除与世界的隔阂障碍,从而实现真正的“和平崛起”。

因此,所谓“反华势力”、“敌对势力”只是中共维护生存而制造的谎言。而更为讽刺的是,共产党虽然一直在给人民树立“海外反华势力”的假想敌,然后以中华民族的“保卫者”自居,但是实际上,共产党自己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保卫过国家和民族,而是前所未有的一个卖国政权。而且,共产党一次次的卖国,没有一次是因为战败无奈,而只是为了其“政治需要”。

共产党从产生之日起,就从来没有祖国的概念,而是只认马列为祖宗,以消灭国家、消灭种族、追求所谓“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为目标的。所以中国共产党实质上也从来没有对中华民族产生过真正的感情。它自始至终真正关心的只是“红色政权”的扩张和生存,中国的领土和主权是可以随时利用和牺牲的对像。

正因为如此,早在1928年,中国共产党就派地下组织潜入台湾,秘密进行建立“红色台湾政权”的勾当,这就是“台独”的老祖宗;

正因为如此,1931年,在蒋介石已经统一中国,又正当日本侵华的危急时刻,共产党却无视民族安危,受苏共指使,趁机在在江西瑞金另立山头,分裂国家,阴谋夺权;

正因为如此,共产党为了从国民党手中夺权的需要,在瑞金成立的苏维埃政权宪法第14条就明文规定:“中国境内所有的少数民族和地区,都有脱离中国、重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

正因为如此,共产党在与国民党争夺政权的过程中,为了获取前苏联的军事支持,公然支持外蒙独立,并同斯大林签订一系列秘密协议,出卖国家的主权和东北的粮食、工业、交通和矿产资源;

正因为如此,共产党在攫取政权之后,为了权力的“稳定”,为了拉拢人心称霸一方,曾经无数次地割让国土给周边的小国,包括巴基斯坦、缅甸、尼泊尔、北朝鲜、越南、印度等等。实际上,共产党宣称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早在六十年代就已经不足900万了;

正因为如此,共产党在二战之后,为了拉拢日本共同对抗美国,由周恩来亲自发布公告,声明钓鱼岛等争议岛屿“历来属于日本领土”,由此埋下了中、日、台三方围绕钓鱼岛争端的祸根;

正因为如此,在中共扶持的“红色高棉”屠杀数十万柬埔寨华侨的时候,在1998年印尼排华,当地华人遭到灭绝式的烧杀奸掠的时候,中共不但关闭当地大使馆,对此不闻不问,还在中国国内拚命封杀消息;

正因为如此,江泽民为了自己权力的“稳固”,自1999年起几年的时间里,和俄罗斯等几个前苏联国家签订了一系列卖国条约,正式放弃了被前沙俄和前苏联强占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

正因为如此,2008年,为了换取国际社会不再杯葛奥运,中共政府一面煽动无知的“爱国愤青”们大骂“反华势力”,一面却背着中国人民与外国签订卖国协议,给美国巨额经济援助,再次出卖国土给俄罗斯,并以“搁置主权”为幌子将钓鱼台群岛再次拱手送给日本;

……

截止今日,共产党共出卖中国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相当于一百个台湾的面积。而这一切,共产党对中国民众采取的是全面隐瞒和恶意封锁,许多国人毫不知情,仍然在梦想着“共产党带领中国走向富强、称霸世界”。

中共不但对外出卖国家,对内还不断的发动各种政治运动,大肆迫害和屠杀中国人,不断的摧残中华文化。在这方面,中国历史上历次的外族入侵都无法与之匹敌。

据海内外学者统计,中共至今已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包括毛泽东“大跃进”制造的大饥荒饿死的三千万(中共官方数据),和文革中残杀的二千万(叶剑英内部讲话),这个数字超过了全人类历史上的战争死亡人数总和,而且这八千万人大部分是死于中共掌权之后的和平时期。

中国历史上,也有数次外族入侵的屠城事件,但是死亡人数与中共屠杀的人数比根本不值一提;日本侵华是中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外族入侵的灾难,也只造成了2100万非正常死亡(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死于战场)。

中共不但迫害死的中国人数目让人触目惊心,其屠戮和虐杀手段之残忍冷血也令全人类震惊。

在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饥荒中,中共地方政府派民兵看守粮仓,坐视百姓饿死,甚至少数干部抗命放粮还被判刑;各省市为维护“政绩”和“社会主义优越性”,下令严防处于生死边缘的民众外出讨饭;在国内大量饿死人的情况下,周恩来依旧下来出售粮食用以购买储备黄金,送出大量粮食“援助”小国以换取政治上的支持。

在中共最初的土改夺权,内部整肃,以及后来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各种杀人手段而是登峰造极。钝刀砍头,梭标穿肠,活埋,水淹,轮奸死,用带钉钢鞭将人抽烂,活剥皮,大锅煮,开水烫,再发展到文革中在广西流行数年的吃人“盛宴”,其残酷程度已超出人类良知底线,野兽都望尘莫及。

中共在其中发明的无数酷刑更是令人闻之战栗。中共党媒曾披露红军当年在广西“肃AB团运动”中发明的“地雷公”、“烧香头”、“点天灯”等酷刑,自曝多名中共干部的妻子被“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这只是中共几十年来酷刑手段的冰山一角。中共近年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中,由亲身经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陆续曝光的酷刑达百余种,每一种都令人触目惊心,惨绝人寰。这都是中共在历次运动中练就的“专政手段”。

其中,中共系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令其反人性、反人类恶行达到了极致。把同类当成随意屠杀的动物,甚至为保证器官活性在活摘时不施麻药,其残忍程度超出正常人心理承受的极限,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可是,这却是活生生的事实。

自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移植手术牟利之后,杀人移植已经疯狂扩张成遍及大陆的一个暴利产业。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十几年来持续追踪和分析大陆各大医院的移植手术广告、学术论文和公开报导中的数字,得出的结论令人心惊。据该组织报告,中国涉嫌活摘的大医院最多时每年完成上千例移植手术,而全国开展器官移植的大大小小的医院,最高峰时曾一度超过一千家,这十几年来有多少人被秘密杀害,难以计数[参考文献3]。如今,活摘的对像已从法轮功扩展到更多的弱势群体。伴随着近年来中共打击对像的扩大,将有更多人被卷入其中。

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除了对人民肉体上的迫害和屠杀之外,还彻底的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共为了确立“共产邪教”一家独大的统治地位,其消灭宗教信仰、破坏传统文化、摧毁社会道德的洗脑教育和政治运动,几十年来从未中断。传统的价值观被强力摧毁,五千年的辉煌历史被篡改抹黑,璀璨的中华文化被破坏。中共对传统文化的摧残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进行的最彻底。失去了传统文化的根,中华民族可以说已经名存实亡。

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次外族入侵,最终的结果都是被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所同化,融合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最近的一次日本侵华,虽然也大肆宣传所谓“大东亚共荣圈”,将中华民族贬低为“支那”,但是毕竟中日文化同源,日本也从未对中华文化进行系统性的破坏。只有这与中华民族毫不相关、甚至不来源于任何人类文明的共产党,才对中华文化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摧残。

而宗教信仰和正统文化的丧失,必然意味着整个社会的道德也随着被摧毁。人失去了道德,剩下的只能是不受约束的欲望和兽性,世间必然假恶斗横行,无恶不作。如今的中国大陆,全社会的性乱已人兽不分,小偷、骗子遍地,谋杀、绑架随处可见,黑帮横行警匪一家,毒食品防不胜防,正是中共摧毁人类道德后的直接后果。

有网友曾评论称,“中共是最大的反华势力”,诚如斯言。

事实上,不只是中共,所有的共产党政权都曾对本民族犯下无可饶恕的罪行,造成过无法弥补的伤害。共产党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苏共掌权后,屠杀了两千万的“反革命”,斯大林的大跃进同样制造了乌克兰大饥荒;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手扶植的柬埔寨红色高棉,短短数年就屠杀了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这在史书上都有据可查。

而所有共产党都无一例外的摧残人类,其根本原因是,共产党并非扎根于人类文明的一个真正的政党,而是起源于一个仇视并妄图毁灭人类的邪教。

欧洲公开的史料显示,被共产党奉为“始祖”的马克思本来是基督徒,在大学期间加入了以反上帝为教旨的撒旦魔教。之后,马克思性格大变,写了很多侮蔑神和诅咒人类毁灭的诗句[参考文献1]。

据圣经所记载,撒旦曾是一个大天使,后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狱,成为一个恶魔。撒旦仇视上帝和上帝创造的人类,一心摧毁人类以报复上帝,发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间以这个恶魔为崇拜对像的撒旦教,其教义自然也是与神为敌,以破坏神的教诲、毁灭人性和人类为目地。撒旦教的仪式中,也充斥着对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马克思虽然被共产党奉为“始祖”,但他并不是共产党的创立者。共产党实际上脱胎于撒旦教中的一个秘密组织——光照帮(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译作光明会)。马克思当年不过是受教内“上层”所托,为共产主义同盟起草了政治纲领(后来的共产党称之为《共产党宣言》)。而这个《共产党宣言》,也是马克思从光照帮的政治纲领照搬过来的[参考文献2]。

光照帮由另一名撒旦教徒亚当.魏萨普在1776年5月筹建。其对外宣传的政治纲领,就是废除所有宗教和道德伦理、国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废除私有财产,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个由光照帮统治的世界性政府,称之为“人类幸福繁荣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

由此可见,所谓“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产主义社会”),只是撒旦教精心设计的谎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毁人类对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统治人间,并最终摧毁人类。各国共产党夺权后的极度独裁统治、无休止的残酷运动和大屠杀,正是在忠实的执行这一目标。

在“撒旦教——光照帮——共产国际——各国共产党”这个等级链中,各国共产党处于外围的外围,在这个邪教层层保密、层层欺骗的组织原则之下,各共产党分支包括其党魁和领导层,也已经不太了解撒旦的真正目的,只是在利益和权力的驱使下继续着撒旦教当初精心设计的阴谋计划。(关于这部分,我们在《浅析共产党之二:毁灭人类是共产党终极目标》中有过详细探讨。)

此外,撒旦教最初就是一个以反上帝、反基督为宗旨的邪教,而当今西方民主社会大多数以基督教为立国之本。因此,撒旦教及其光照帮组织,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些“上帝眷顾的国度”。

虽然光照帮没有找到机会以“共产党暴力革命”的形式颠覆这些民主国家,但是百余年来也一直致力于以另一种隐秘手段摧毁这些社会和民族。而民主国家中这种阴暗的力量,也一直和共产党政权有着种种秘密的勾结与合作。这部分内容,我们将在《浅析共产党之六:左派政治——共产主义统治全球》中作一些粗浅的探讨。

参考文献:

[1]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产主义的起源。

[2]龙延:《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3]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罪证讲座《铁证如山》(视频)(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7745)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