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淫为首”(图)

2017-2-7 22:00 作者:李晓径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网络图片)

小时候,最喜欢到邮局的书报亭买电视报和期刊,一段时间很喜欢看《童话大王》,期期不落,再后来就看《故事会》、《少男少女》,最后来我买了《小说》月刊。上大学以后,我负责班里的报纸期刊订阅,只在第一个学期订阅了一些英语学习读物,却很少再读期刊了。

《故事会》里有很多民间故事、悬疑故事等,《小说》月刊却让人感觉索然无味。记得有一期里面,讲了两个北京某院校研究生的故事,她们一边上学与人同居,后面的情节就记不清了。做为一个地方院校的女学生来说,这种故事是颠覆三观的。很快,这种事在身边发生了。学校里的同学里也有人到校外租房,打胎,也有漂亮的女生去夜总会,被学校开除。文艺作品超越了现实,又渲染了现实,对现实生活起到一种负面引导和恶性共鸣的作用。

听说北京影视学院的学生公开学习怎么演“床戏”,周末时有很多豪车排队去接漂亮的女生,KTV里也有女生直接去找喝着高档名酒的权贵。文艺作品里的黄色东西越来越多,已经没法看了,电影电视里也经常不可回避的有黄色镜头。

还是很喜欢古人的深藏不露、含蓄温柔,花前月下,喜烛红盖。“发乎情,止乎礼”。记得《射雕》这部经典影视中,黄蓉和郭靖从来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好像只有四目相对的深情相望,但是他们的爱情天地可鉴,黄蓉对情敌华筝公主表示妒嫉却又施针救治她,三分邪七三正,十分可爱。

记得《手机》这部电影里,范冰冰扮演的小三是被称之为一个“麻烦”出场的,而且第一次出场时是在黑暗的镜头中,看不清脸。她一手毁掉了葛优饰角的家庭、幸福和事业。“小三”逐渐走向前台,最后做为一个节目主持人粉墨登场,颇有讽刺意味。而另一位张国立扮演的角色本来是前途无量,却因一时把持不住与人开房,结果身败名裂,神情沮丧,隐姓来到国外,再无消息。这一切说明当时的人们还有起码的道德感。值得注意的是,男主角把这一切“失误”归咎于手机的信息记录、录音、定位等功能,好象是说中国古代没有这种工具,进京赶考当个“陈世美”很容易。其实中国古代是讲究“神目如电”的,有很多犯了淫恶而遭恶报、毁功名甚至失去性命的故事。

很多作品,我不怀疑作者的才华,但是看看古人的恶报引以为戒吧。《牡丹亭》一书,描写男女青年情奔,文章用词华丽,人们受其影响,把反对礼教、追逐情爱、淫奔之事误认为风雅。汤显祖死后,曾有人死而复苏,亲见他被关在阴间的暗室中,备受蒸心热骨,有如焚火难禁,肤裂肉开的痛苦。

《西厢记》的作者王实甫,善于描写男女偷情私会的情形,导致许多人看了西厢记,就起了邪思淫念。据说作者因编此书而备受阴谴,书未完忽然无故昏倒,自己嚼舌而死。

《会真记》的作者元稹,因欲娶其姨表妹崔莺莺不得,愤而做此记,以诋诽其表妹和人有偷情的行为,致使崔莺莺无瑕白璧,蒙垢千秋。又复使后世青年男女,效学偷会之事。据说元稹死时很痛苦,死后又遭雷光焚尸之报。

明末清初时期的金圣叹,博学好奇,才思聪敏,自称当世无人超过自己。他多着淫书,滥挥才华,牟取声名。以其敏绝的才识,不写砥品励志的文章,而专好评解淫词艳曲。所评《西厢》、《水浒》、《金瓶梅》等书,极尽秽亵之能事。他又往往引用佛经,很不庄敬。在顺治辛丑(1661)年,忽因他事(即哭庙案)入狱,被杀头“弃市”。

“万恶淫为首”,一起邪淫念,则生平极不欲为者,皆不难为,所以淫是万恶之首。《论语・八佾》:“《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现代作品中淫乱镜头的泛滥,恰恰说明了现代社会中人们道德水平的下滑。我辈不求立言立功,但分辨良莠,抵制诱惑,诚当为阅文与做人底线。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