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哪里得到了一生最宝贵的财富?(图)

2017-2-2 06:18 作者:文正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习近平(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2月2日讯】2月1日,多家陆媒报道了有关习近平在陕北七年知青岁月的一些故事。并称:“陕北七年是近平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陕西延安的76岁作家曹谷溪,在青年时代曾和习近平有过交往,以下故事源于曹谷溪的讲述:

习近平受其父亲“问题”的牵连他的热情最初受到漠视和怀疑

对这一代知识青年而言,“插队”的经历,是从相对优越的城市到贫困农村的生活转变,从无忧无虑的学生到辛苦劳作的农民的身份转变,这几乎是所有知青始料未及的巨大蜕变。习近平,就是知青大军中的一员。1969年初,他还不满16岁就来到延川县梁家河村,直到1975年10月离开这个小山村,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是在陕北艰苦的农村度过的。这段插队经历,虽然使他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但这段人生历练,却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一笔财富。他念念不忘曾经养育他的黄土地,念念不忘陕北的父老乡亲,说明他既是有情之人,也是有心之人,是黄土地忠诚的儿子。

习近平和其他知青一样,都努力拼搏、积极奋进,为改变陕北老百姓生存境遇和生活状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实事和好事。由于受其父亲“问题”的牵连,他的这些热情最初并未得到支持和肯定,甚至还受到漠视和怀疑。

知青刚进村不久,习近平到下驿村去看一个朋友,有人给知青组长石焕南反映:他是不是来搞什么“串联”?

“彭高习反党集团”!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这是一把看不见的杀人利剑,谁不害怕?!

在实现人生价值的时候,别人做事从“零”开始,习近平却要从“负数”开始;别人可以平地建塔,他却还得垫平脚下的坑,夯实基础,才能开始建塔。习近平和其他知青一样,同农民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干一样的农活。1973年,公社和县上都推荐习近平上大学。由于家庭背景的原因,这一年习近平和王汉光都没有被录取。

习近平用“哪里还像个男子汉!”说服“随娃”

赵家河有个农民叫武刚文,小名叫“随娃”,和习近平关系很好,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好后生。春种、夏耘、秋收、冬藏,样样农活,随娃都是打不下台的“好把式”(陕北方言,能手、行家)。他一身虎气,参加集体劳动从不耍奸溜滑,拈轻怕重。他有谋略,会计划,又能拢住人(陕北方言,有领导才能),在群众中人气很旺。

六十年代初,十几岁的随娃就当了生产队长,把生产抓得红红火火,深得村里人拥护。1965年春天,县委书记带另外两个干部扛着自行车,从清平川翻山来赵家河视察。不巧,刚进入赵家河村地界,就看到随娃带着社员在开垦一片荒地。在那个年代,生产队干部领着社员集体开荒,是违反政策的严重错误。县委书记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撂,厉声问:“谁是队长?”并批评随娃“胆大包天”,竟敢“带头开荒,大搞资本主义!”一堆大帽子扣了过来。

随娃性子犟,他根本就不认为开荒种地、多打粮食、吃饱肚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说啥也不服气,竟跟县委书记高喉咙粗嗓子地吵了一架。不久,随娃这个队长被“免职”了,赵家河的粮食产量马上就降下来了,连续多少年都没达到随娃当队长时的水平。

1973年,习近平来到赵家河驻队,得知随娃八年前被“免职”的事,就决定让他重新当生产队长。习近平第一天去找他谈,没有说通。第二天习近平又去找他谈,随娃还是摇脑袋。第三天,习近平又把随娃叫到他办公的窑洞,整整谈了一个通宵。他反复对随娃讲:“为了多打粮食,是对的,但开荒增产的办法,就违反了政策。因为免职赌气,哪里还像个男子汉!”。习近平的耐心与真诚感动了随娃,他终于愉快地说:“能成!我同意再当一回生产队长。”

随娃当了生产队长,队上的面貌立竿见影发生了变化。前不久,曹谷溪去赵家河还拜访了随娃。他现在住的窑洞,还是四十多年前习近平住过的那个老窑洞,也就是与他通宵谈话的那个窑洞。

什么是知青?

2007年2月.17日,美国之音在一篇题为:《回首文革(19):上山下乡骗局》中,对什么是知青有所介绍:

上山下乡并不是文革的产物。它开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1955年9月4日,由60名青年组成的北京市青年志愿垦荒队抵达黑龙江省,建立起中国第一个垦荒点。随后,二十多个省、市组成了青年远征垦荒队,到北大荒垦荒。从1955年到1966年,中国大约有150万青年到农村落户。

文革期间,上山下乡达到高潮,一直持续了12年,一共有大约1660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些知识青年被简称为知青。

有知青感觉到:“中国的农村并不是像当时,文化革命那时所宣传的,哇,社会主义新农村,什么事情都怎么怎么好。有理想破灭的感觉。”、

知青们还发现,贫下中农并不能给他们以再教育。天津知青张虎臣说:“他们受的教育很少,他们确实很闭塞,很落后。我们并不认为我们能够真正从他们那里接受到什么再教育。”

文革中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历时12年。先后有1660万知青上山下乡,占当时中国城镇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波及当时中国城镇大约一半的家庭。绝大多数知青耽误了学业和事业,失去了最佳竞争年华。上山下乡运动毁了他们的一生。与此同时,中国在二十世纪后期曾经出现科技和学术人员断代,也是知青上山下乡的恶果之一。

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知青最后都返回了城市,用行动否定了这场运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