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内幕】惨无人道的黑吃黑!李达死前仍遭羞辱(图)

──中共主要创始人惨死同乡陶铸之手

2017-1-11 00:10 作者:王炯华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1966年12月,右起陶铸、周恩來、陈毅、贺龙在批斗大会上。(网络图片)

陶铸是湖南祁阳人,李达是湖南零陵人,他们都属于现今永州市,是山水相连的老乡。可是,党内斗争无穷期,同志下手无轻重;还有道是“老乡整老乡,两眼泪汪汪”。“文革”伊始,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就恶整李达这位中共主要创始人,使他最终在屈辱下含冤离世。

赵庚先生在共识网发表的《陶铸在一九六六》,讲的是1966年6月1日陶铸赴京履新后事,属于1966下半年。这就是5月份,根据毛泽东提议,国务院副总理兼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出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8月,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他又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11名常委中位列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之后,排名第四,还被毛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顾问。1967年1月,陶铸被打倒,罪名是“中国最大的保皇派”。这既表明了那个动乱年代的荒唐,也表明了毛泽东对陶铸之先褒后损、先用终弃。然而,这并不是陶铸完整的1966。他上半年呢?据笔者所知,他至少打了李达“三家村”并致李达于死地。就是说,即使陶铸的1966,情况也很复杂,在档案未解密之前,实难全面观之。

积几十年之经验,笔者有一个成见:在毛泽东阶级斗争为纲、运动治国的前三十年(实际27年),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先刘(少奇)后林(彪)直到国中的平民百姓,大抵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也没有任何人是清白的(当然包括笔者)。就是说,除毛泽东本人以外,任何人都可能挨批挨斗,任何人也可能充当打手(不包括只挨批斗、不充当打手者陈寅恪、梁漱溟等稀有国宝级人物),何况那国家和民族命运攸关的1966!这年下半年,陶铸大权在手,大红大紫;接着被打倒批“臭”,最后被迫害致死。然而,他这年的上半年呢?

陶铸湖南祁阳人,李达湖南零陵人,他们都属于现今永州市,是山水相连的老乡。可是,党内斗争无穷期,同志下手无轻重;还有道是“老乡整老乡,两眼泪汪汪”。“文革”伊始,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还有王任重)就把中共的一位主要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时任武汉大学校长李达给整的乌呼哀哉!

本来,1966年1月,中南局召开扩大会议,陶铸给到会人员每人发了一本李达主编的《唯物辩证法大纲》(稿本),说这是毛主席要李达同志写的,我们要好好读读。1月16日,中南局作了《关于深入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决定》。陶铸作报告说:“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是最富有革命性与战斗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2月开始,中南局机关报《羊城晚报》为宣传《关于深入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决定》,连续发表三篇社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顶峰》。3月,李达指着《羊城晚报》特字号通栏大标题社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顶峰》直言不讳地说:“是顶峰,不发展了?”助手提醒他说:“这是林彪同志说的,中南局的决定也是这样写的。”然而,他却毫不犹豫地说:“我知道,我不同意!”他还补充说:“‘顶峰’这个说法不科学,不合乎辩证法嘛。马列主义是发展的,毛泽东思想也是发展的。就好比珞珈山,到顶了就没有地方走了。马列主义怎么能有‘顶峰’呢?违反辩证法的东西,不管哪个讲的,都不能同意!”情况汇报上去,引起陶铸的不快。他本人就宣传过“顶峰”,他更要紧跟毛泽东,在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革”中,他还要“再立新功”!他和王任重终于对李达下手了!

4月10日,开始举行“中南局学术批判座谈会”。13日,陶铸讲话说:“这是一场很大的仗,中南局下了决心要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反对我们内部的修正主义。”他点了李达的名,同时也点了中山大学教授容庚和刘节的名。他一反三个月前在中南局扩大会议发放李达《唯物辩证法大纲》稿本时的态度,不屑一顾地贬损说:“李达的这本书也并不怎么样。”他转递毛泽东认为《唯物辩证法大纲》第二篇“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人类认识史的唯物的辩证的综合”是“大洋古”的信息:“毛主席说李达同志的书讲洋人古人的东西多,讲现代人的东西少。”接下来,他便与王任重商量向武大派工作组。中共湖北省委迅速派出以书记处书记许道琦任组长的工作组进驻武大,很快整理、打印《关于李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由王任重加上夹批按语上报中南局和中共中央。

5月上旬,中南局召开扩大会议。陶铸又一次讲话说:“《北京日报》揭露以后,新的开头从这里开始,比57年要大,意义深远得多,要拿一定力量来搞,是百年大计,可以抽力量。”他强调说:“批判李达是个大事,省委要派人去。”12日,他在会上宣布,批判李达,中央已经同意了。接着,中南局召开“文化革命”动员大会。期间,陶铸虽然也说“李达可以批判,但要请示主席。因为李为著名人士,过去传播马列主义。过去主席表扬过他。”但是,他却毫不犹豫地部署打倒李达“三家村”。

6月1日,中央人民广东播电台广播、《人民日报》发表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6月3日,武大召开全体师生员工的紧急动员大会。会上传达了陶铸5月19日在中南局文化革命动员大会的报告,武大党委书记庄果作了题为《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向珞珈山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开火》的动员报告。他正式宣布:“我们学校也有一个‘三家村’黑店,李达、朱劭天、何定华是它的三个大老板,牛永年(按:党办主任)是‘三家村’黑店的总管。他们向党向社会主义发动了猖狂进攻,把武大的领导权篡夺过去了……我们一定要把这条黑线揪出来,把这个‘三家村’黑店彻底粉碎掉,把学校领导权夺回来!”

中共湖北省委7月17日通过《关于开除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李达党籍的决定》,连同《关于开除李达党籍的请示报告》上报中共中央组织部。7月27日,该部八处呈送中央书记处,8月1日,常务书记陶铸批复:“同意你们给予李达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戴地主分子帽子、进行监督改造的决定。”8月10日,毛泽东看到一张条子:“李达(武汉大学)要求主席救他一命。”他用那特制的粗红铅笔作批:“陶铸阅后,转任重同志酌处。”陶铸心中有数,同日照批照转:“即送任重同志”。但李达仍然被断医停药(自宣布他为“三家村”头目受批斗后,就停止了他的公费医疗,他要求自费治疗用药也未获准),直到他弥留之际的8月22日早上,才被送往武汉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李三”的侮辱性名字(李达“三家村”之意)住进普通病房。只三天,8月24日,李达便撒手人间,含冤死去。

由此可见,陶铸对1966年李达被迫害致死这件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