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死亡

2016-12-13 12:22 作者:乔木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6年12月13日讯】2016年快要过去,在历史的长河中即将死亡。这一年同样也发生了许多死亡事件,年终盘点,希望不要因消失而被遗忘。

最著名的死亡也许是古巴领导卡斯特罗的去世,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官方和民间舆论场、乃至国际社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中国官方给予极高的评价,政治局常委悉数前往古巴使馆送花圈吊唁。毛派代表司马南、孔庆东、张宏良等去和花圈合影,发在微博呛声。国际上也有很多人纪念这位反独裁起家,坚持社会主义和敢对美国说不的标志性人物。

但反独裁最后自己却成为独裁,一人一家统治一国长达57年,弟承兄位,还在继续。社会主义的公有共富,成为权力阶层的独享腐化,而反美更是维护少数人特权的借口。难怪经历了毛生前身后对比的许多中国人会说,对于卡斯特罗这样的人来说,上台时理想主义的许诺,给人民拯救的希望,最后的死亡,才是真正的拯救。

这一年中国死了个雷洋,在接飞机的路上,被警方指控“打飞机”,抓捕中身亡。事涉敏感的警方滥权、警民矛盾,尽管社交媒体一直在删贴,但由于死者众多校友的集体发声和接力发贴,始终没有淡出舆论,最主要的是触痛了广大城市中产的不安全感。也许你拥有幸福生活,政治上默然,工作中努力,但面对公权肆虐,随时会有无妄之灾。

而另一个大学生魏则西的死亡,则见证了商业网站的贪婪、唯利是图医院的冷酷。百度为了钱,搞竞价排名的搜索,给同样为了钱的莆田系医院提供了营销平台,最终在榨干患者的钱财后,又延误了病情。商业的无情背后,其实还是公权的问题。对于抓嫖罚款这样有利的事情,权力滥用,而对于广告和医疗监管,却不作为。

同样的监管不力,也发生在18岁农村女孩身上,由于信息遭泄露,被电讯诈骗骗走家里好不容易积攒的大学学费,气急而逝。媒体的热议,导致警方的迅速破案。而这样的诈骗,在中国已猖獗多年,无数人受害。若不是花季少女的猝死,或后来传出的清华教授被骗千万的惨重损失,何能引发舆论的压力,敦促打击的力度,对个人信息的保护。

甘肃一家六口自杀的惨剧,则很难找到真正的原因,只能放在贫富差距、城市化中农村的衰败、社会变革中小人物蝼蚁的命运等背景中分析。而这些边缘化的小人物,除了不寻常的死亡引起人们短时的注意,很快就被淡忘。由于涉及到深层的社会矛盾和维稳压力,媒体很难做深入的调查报道,网络的议论也照例被删除抑制。

还有江西宜春70多建筑民工的死亡,内蒙赤峰30多矿工的丧命,以及更多人数不等、知道不知道的事故死亡,在和谐的中国太多这样的事,就像在动荡的中东太多爆炸袭击的新闻,人们都习惯以至于麻木。官方一如既往地选择性报道,而这些毕竟离占主体的城市网民的生活太远,他们的死亡不会引起太多太久的反响。如果遇上明星出轨、美国选举,更是会被迅速转移焦点。

在众多的死亡中,空军女飞行员的“牺牲”,分外引人关注。普通人惋惜她的年轻漂亮、成才难得,官方照例又放在政治正确的宏大叙事下讴歌纪念。比较异样的是死者的母亲,比常见的“家属情绪稳定”更进一步,不仅“无怨无悔”,而且替死者交上一万元最后一笔党费,这个在小时的革命电影里久违的画面。

难怪无怨无悔,因为“党性坚强”。只是在一切意外死亡后,如果没有追因问责,是否会不断重复死亡?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16/12/13/807257.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