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卧底!山东国军7个师是怎样被歼灭的?(组图)

“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韩练成(二)

2016-12-11 08:28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22
    小字


国军准备开赴剿共前线。

南北夹击 国军制定“鲁南会战”计划

1947年元旦,陈毅粟裕共军秘密运动到山东鲁南的峄县、枣庄地区集结,然后突然趁夜向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的国军整编第26师及第一快速纵队发动猛烈进攻,亦称“峄枣战役”。经过18天激战,共军以伤亡8000余人的代价,歼灭国军第一快速纵队、2个整编师和4个旅,共计5.3万人。并缴获美式105mm榴弹炮48门,坦克24辆,汽车470台,以此为基础组建了华野共军特种兵纵队,准备跟国军大打内战。

此战失利后,参谋总长陈诚上将认为国军依然占有战略优势,便和薛岳又制定了一个“鲁南会战”计划,准备反击共军。蒋介石对“鲁南会战”非常重视,陈诚本人也亲自坐镇徐州督战。该计划的重点是:在陇海路东段与胶济铁路西段分别组织两个攻击集团,南北对进,在1947年3月美、英、苏三国外长在莫斯科会议之前,聚歼陈粟华东野战军(简称“华野”)主力于临沂地区。南线突击集团由第3兵团司令官欧震指挥,由王牌精锐整编74师(即第74军,军长张灵甫,前任军长王耀武)、11师(即第18军,军长胡琏,前任军长陈诚、黄维)、25师(即第25军,军长黄百韬)、64师(粤系王牌军)及第7军(桂系王牌军,军长李本一)共20个旅组成,分三路向北进攻中共华东局、华野共军指挥部所在地临沂。北线辅助突击集团由第二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以整编第12师、第46师(即桂系第46军)、第73军共9个师,向莱芜、新泰地区开进,策应南线的作战。

与共军接头密谋 韩练成出卖国军


海南岛土共猖獗,最后沦陷于林彪四野共军,张灵甫74军全军覆没,也跟自称“毒蛇”的韩练成有密切关系。

也就在1947年元旦这天,华野司令陈毅收到了中央军委的密电,通知说国民党第46军已由广东海运青岛,该军有投共的可能,望华野速派中央委员一级大员前往联系该军军长。陈毅随即派出华野政治部主任舒同、敌工部长杨斯德等人乔装打扮,前往密会,双方一对接头暗语,发现自称“毒蛇”的韩练成居然是周恩来安排的潜伏共谍。


白崇禧亲外甥海競強师长,20岁时便参加北伐汀泗桥、贺胜桥血战,抗日参加过淞沪、徐州、武汉、桂南等会战。

毒蛇韩练成告诉陈毅派来的共军代表说,他无法蛊惑煽动国民党第46军投共,因为这是国防部长白崇禧亲自建立掌握的桂系军队,一直是坚决反共的“顽固派”,三个师长都不可能听他的,其中一个师长是白崇禧的亲外甥海競強,另一个是桂系的少壮派军人,他只能自己伺机暗中协助共军。韩练成与共军代表商量,决定在日后适当的时机,由韩利用军长的职权将46军引入华野预设的包围圈,一举歼灭。为此,中共华东局派出华野敌工部长杨斯德、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科副科长解魁两人,前去国民党46军军部卧底。

为了保护这两个共军卧底的安全,为他们制造公开合法的身份,这条毒蛇便给46军中一个开小差的罗团附罗织一项大罪名,向上峰诬告罗是“托派”,上峰震怒,毒蛇枪决了罗团附,以罗的人头作为杨、解两人的“进身之阶”,并任命杨斯德为46军军部秘书,解魁为谍报员,随时可与陈毅联系。

声东击西 陈粟共军制造败退假象

1月28日,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上将给南线欧震集团下达作战命令。1月31日,欧集团各王牌军以左、中、右三路纵队齐头并进,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由南向北面的华野共军首府临沂平推,使陈毅粟裕无从下手。与此同时,北线的李仙洲集团则孤军深人,威胁华东共军的大后方。

面对南线国民党欧震集团的强大进攻,陈毅粟裕知道临沂难以守住,便想出了一个大胆冒险的诡计:置南线之欧震重兵集团于不顾,不惜放弃临沂,诱使北线的李仙洲集团冒进;同时华野主力则隐蔽兼程北上,伺机围歼相对较弱的李仙洲集团。2月6日,毛泽东回电批准了陈粟的计划。华野参谋长陈士渠率2个纵队伪装成华野主力,在临沂地区做出无力抵挡欧震集团进攻的姿态,并让中共地方武装在兖州以西的运河上架桥,造成华野主力溃退,向刘伯承邓小平共军靠拢的假象。而真正的华野主力7个纵队约27万人,则星夜兼程,秘密北上,对李仙洲集团实施分割包围。


山东陈粟共军在行进中。(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欧震集团没费多大力气,便于2月15日占领一座临沂空城。陈诚认为国军已经取得“临沂大捷”,华野共军主力已经被国军的强大攻势所击溃,于是同时向南北两线国军下达了总攻击令,命李仙洲集团固守新泰,并派出部队侧击已经“总退却”的陈粟和刘伯承共军。

察觉异常 王耀武下令李仙洲部北返

然而,镇守济南的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司令官王耀武,此时却凭自己敏锐的直觉,加上最新侦查报告,判定南线国军不可能有什么“大捷”,共军主力似乎并未遭受重创,而陈诚的总攻部署过于冒险,李仙洲集团如继续北进,有遭共军围歼的危险。2月16日,王耀武获得其顶头上司薛岳的批准,下令其属下李仙洲集团北撤。

陈诚得悉消息后,坚持认为共军主力无力抵抗欧集团的强大攻势,已经溃退,严令王耀武命其部李仙洲集团坚守莱芜、新泰,不得后撤。陈诚强调,南北夹击之战略部署,关乎党国剿匪大业,不得有丝毫延误和闪失。2月17日,王耀武在无奈之下,只好命令正在北撤中的李仙洲集团掉头南返。

没过多久,今年1月份鲁南“峄枣战役”被俘的部分国军官兵乘乱逃回莱芜,向副司令官李仙洲告急说:他们看到大批共军正向莱芜扑来。王耀武立即命令韩练成率46军由新泰星夜返回莱芜,令李仙洲待46军到达后,率全军立即北返。

补给被切断 李仙洲决定突围

刚换成美式装备的46军开拔行军时,遇上一连数日的阴雨,辎重、大炮、人马都陷进乡间的泥沼里,寸步难行。在泥沼中挣扎了两天,全军都变成了“泥人”。好不容易从莱芜到新泰,刚停下休息,就接到上面的命令,说要放弃新泰,撤回莱芜。撤退途中还有一大群难民涌入,跟国军一起撤退,场面一片混乱。等返回莱芜之后,46军立刻又被要求再回新泰。如此被反复折腾了一个多星期,搞得全军上下疲惫不堪,怨声载道。大家十分不解,为何指挥中枢会下达这样的瞎折腾命令?

等73军行进到莱芜县城停驻,46军驻扎城西山头后,新26师在21日又被共军压迫,退到吐丝口东南,莱芜的补给线已被全部切断。空军侦察发现有数万共军,经泰安向肥城运动。王耀武考虑到莱芜的补给和济南的安危,判断前来包围莱芜的共军至少有20万以上,当即下令李仙洲率第46、73两军迅速向吐丝口方向突围,向新36师靠拢。

毒蛇施诡计拖延 共军完成合围

李仙洲遂决定于2月22日突围。毒蛇韩练成为了给华野共军争取时间,完成对国军的包围,找借口说46军非得需要一天时间进行整顿;而且夜间突围危险大,白天则有空军掩护,把握较大。王耀武接到李仙洲的请示,犹豫许久,最后还是妥协迁就,决定23日清晨再突围。

自22日到23日这两天,毒蛇韩练成为了防止李仙洲临时变更部署,几乎寸步不离缠着李。拖延到23日快要突围时,韩练成忽然说46军有一个团在坚守阵地,非得他这个军长前去才能撤下来。李仙洲不疑有诈,便放走韩某,岂知毒蛇这一溜走,就踪影全无。李仙洲派人寻找,苦等3个多小时,仍不见韩的任何消息,这才下令突围。

正是由于毒蛇用阴谋诡计拖延了一天多时间,才让陈粟华野完成了对李仙洲集团的合围,在国军撤退的必经之地布下了“口袋阵”。

猝不及防 国军遭遇共军“口袋阵”

据有关资料和46军侥幸逃生的士兵回忆,当第46军与73军并行在平整的大汶河河谷中,猝不及防,埋伏的共军突然开火,四周毫无遮蔽的掩体,国军无险可以据守。两个不同番号的军队,原本有各自的作战指挥体系,但在慌乱中一搅和便全乱了套。连总指挥官李仙洲和73军军长韩浚也被冲散。连长找不到自己的兵,重机枪的枪身也找不到它的机架。国军各部都茫然地奔逃流窜,却不知道应该往哪一个方向突围。机枪和迫击炮声如炒豆子一般在四面八方响起,子弹嗤嗤地在身旁密集穿梭,46军士兵一个一个中弹倒地。头顶上,两架国民党飞机在低空盘旋,却似乎无法分清敌我的阵地,只能盲目用机枪扫射,不少国军士兵中弹倒下。73军少将师长田君健等2名将官阵亡,仅有新36师师长曹振铎和少数官兵侥幸逃生。

莱芜之战,陈粟华野7个纵队27万人,以放弃共区首府临沂和伤亡8000余人的代价,歼灭国军第46军、73军、第12军的7个师共5.6万余人,俘虏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第二绥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以下将官21名,缴获各种战炮457门,轻重机枪2056挺,长短枪1万1千余枝。再加上中共阻击部队和地方武装所歼灭的国军,国民党此战损失共7万余人。

国防部长白崇禧的亲外甥、188师少将师长海競強也在此役中战败被俘,被中共关押了两年多才释放。后来,海競強随国军撤退到台湾后,再也不让带兵打仗,无奈只得脱下军装,改做商人谋生。

共谍韩练成出卖国军,是1947年国军莱芜战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海南岛共匪猖獗,最后沦陷于林彪四野共军,张灵甫74军在山东孟良崮全军覆没,也跟这条毒蛇有密切关系。韩练成深受蒋介石、白崇禧的恩惠照顾和信任,曾在蒋、白两人面前感激涕零,发誓效忠,报答党国,却在抗战期间便卖主求荣,认贼(中共)作父,致使数十万国军丧生,罪大恶极。他这段肮脏的历史把他永远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