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关注高智晟的呐喊(图)

2016-10-30 07:23 作者:郑平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高智晟律师新书《二○一七,起来中国》(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看中国2016年10月30日讯】我本是想再看一遍高智晟律师的新书《二○一七,起来中国》,再来写篇书评。但是当看到耿和女士的文章《我的不吐不快》时,我改变了主意,决定立刻动笔。其原因,正在于文章中的一段话:“女儿最近在纽约给我发来一段文字,其中几句是:‘妈妈,爸爸的书无论如何算得上是中国改变阵营中的大事件,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海外民运人士是集体的死尸般的镇静,他们究竟怎么啦?’孩子已看穿了的问题,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给孩子回复了一串惊叹号。”

女儿质疑民运人士不理睬

我自知人微言轻,写出此文来,大概也起不了什么波澜。但是,人微言轻如我,也会用这篇文章表明自己的态度,声援对高律师与耿女士的支持。因为我明白,良知的声音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有无; 道义的相助不在于强弱,而在于有无。面对陷入困厄中的人不伸出援手,还能算人吗?用死尸般的镇静糊弄过去,我等活人是做不到,也做不出来的,这等冷血的镇静还是留待于这群还在世上苟且的死尸,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用死尸般的镇静回避问题,就是用行尸般的丑态制造问题,断然是已无一点活人的热血与温情。

当我把耿和女士的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时,有人让我分析一下文章中这些政治僵尸的心理,为什么会一直想方设法阻挠高智晟律师文章的传播,为什么会有一群人专门压制、排挤、孤立那些舍命反抗暴政的英雄?在我看来情况可能两种:一是拉帮结派、山头林立,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的烂毛病,圈内人的争权夺利,手段卑鄙下作;二是有可能是派出去潜伏的特务。对于第一点,这些人当得起高律师的评论“多属病者、无能药治”。他们虽然打着民主的旗帜,干的却是反民主的勾当,完全远离甚至背离民主政治的原则。这群人渣居然还能大行其道,一手遮天,在海内外的民运圈子里有着极大的市场。如此也可看出海内外民运圈子的龙蛇混杂、良莠不齐及是非不辨到什么荒唐的程度! 怪不得许多人抽身远离,宁可独来独往,也不相与之谋。事实上,民主中国至今之遥遥无期,这群人渣要负很大的责任,他们心胸狭隘得可怜,眼界浅薄得可笑,身上的烂毛病实在太多,而且极可能属于人格有缺陷之辈,非但完全肩负不起建立民主中国的重任,而且还起了不少负面甚至是破坏作用——须知自己都是亟待拯救的病人,又如何能拯救得了他人呢? 更何况极多还是无可救药之徒,早已在穷途末路上堕落得不堪入目。

岂能当内奸

然而问题还不是这样简单——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复杂,这群政治丧尸中,极有可能很多人是中共派出去的特务或是早已被中共收买的内奸。其情况,恰好可以引用高智晟律师的新书《二○一七,起来中国》中的一段来说明: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现北京司法局局长):“哎,老高,跟你沟通是不困难的,人很直,脑瓜儿也不怎么笨。别斗了,没有前途的。换身份,只须换个身份,而且是秘密地换个身份,换了身份后两条路:一条是留在国内,你继续做你的英雄,继续嚷嚷下去,骂共产党,继续待在原来的圈子里,我的人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别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触;我们给你建立一个账号,设国内还是国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够的钱用。另一条是改变了身份到国外,我们以强制扭送出境的名义把你送到泰国,然后你肯定有办法到美国;在外边给你设个账号,我们会定期把钱打入你的账户,可以具体确定个数字,对于解决你的问题代价,上面是有个授权范围的。每月小几十万美元的槓槓我这就能答应,太狮子大张口的标准我只能向上争取,但钱不是个问题,因为你是个大家伙,值得花大价钱,我会定期派人跟你接触。老高,活得现实一点,现在很多人都在给我们干,我是说在国外。今天就咱俩,改变身份的事就咱俩知道,连我的娘老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体过程我是外行,这方面的负责人我也带来了。老高,这次我可没有给你留后路,而且我可以给你说明了,我连自己的后路也没有留下,我是给上面大领导打了保票的。”

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这段谈话会被泄露出来。然而,即使没有泄露,中共收买线人的情况已是早有报道,而且就算没有报道也不难猜到,这毕竟不是什么新玩意儿,而是中共的统战老把戏:以斗争为根本,团结为手段,通吃为目的。于泓源的谈话无非是再次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一、国内外很多人在给他们干;二、在给他们干的是被收买的线人,秘密地换了身份;三、在中共这边领钱支饷;四、可以继续做英雄,继续骂共产党。只是,除了在另一次谈话中确切提到的余杰之外,到底还有多少人、还有哪些人是被他们收买的奸细,还暂时是个谜,这可能要等到未来档案曝光后,才得以知晓。但是一想到中共的机密档案销毁机制及线人保护——灭口机制,除有神助,情况也不容乐观。

问题答毕,言归正传,谈高智晟律师的这本新书《二○一七,起来中国》。很多人常说,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但我以为高律师这本书的出版,打破了这个状况。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从苦难的角度而言,虽然中俄两国都是被共产党统治过和正在被统治的国家,但以中共之残忍、变态、狠毒再加上与几千年专制文化中的糟粕相结合,可以说是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恶之大成,孕育出的恐怖统治是连以残暴而臭名昭着的俄罗斯都相形见绌。就拿酷刑来说吧,高智晟律师所遭遇到的四次酷刑折磨,其披露出来的一些细节,一般人不要说亲身经历,就是光把过程看下来,恐怕都相当于一轮酷刑折磨,如何不震撼人心呢? 何况还有很多惨不忍睹的事情,高律师自言还没说。而且,就算舍去酷刑不谈,光是被武警部队关押在北京某黑监狱地下室的二十一个月,及新疆沙雅监狱里一口气长达三年的禁闭(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规定最长为十五天禁闭),也足以见中共这黑得深不见底的统治了。这种对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精心设计的精神与肉体摧残,在高律师这本书中集中展现出来,会一次又一次地以核弹爆炸的能量狂轰着一个正常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我之所以极力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其一大原因正是因为读完此书,你会对中共的邪恶、变态、荒唐、残忍及腐朽与堕落有着完全崭新的认识,哪怕事先你认为了解共产党足够,也会让你耳目一新,目瞪口呆,你简直难以想像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可以被糟蹋到这个地步,人性可以被扭曲到这个状态,人心败坏到这个程度!这对于所有对共产党还抱有幻想的糊涂虫,毫无疑问是悬崖勒马的当头棒喝,足可以迷途知返,弃暗投明。读者倘若觉得我言过其实,读完此书便知我所说真假。我在这里不想引用大量折磨人、摧残人、侮辱人的各类细节——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些细节并非生活当中个人的偶然举动,而是中共精心设计、专门实施并在屡试不爽后向全国大面积推广的变态举措,比如原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设计的监管方式,其在作茧自缚后自己屡屡感叹不已:“想不到我发明的这一套被全国推广的监管方式会用到我自己身上。”仅以高智晟律师屡经折磨后的一句经验之谈,“我常当面说他们只有技术方面的苦恼而无伦理方面的负担”,你就可知他们在折磨人方面的丧心病狂足以让你思考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要反人性反人类到何种程度,才能肆无忌惮得干出这等天理不容的暴行。如果再把这血淋淋的现实同小粉红的爱国叫嚣联系在一起而不感到荒唐无知兼无耻,那么你绝对是合格且优秀的共产党员。

但是,平心而论,光有苦难也是不够的。毕竟在中国大陆,受过酷刑的人实在太多,高智晟律师所受到的酷刑兼折磨,虽然震撼人心,但并非绝无仅有,相反,在中共统治下的挂牌监狱、没挂牌的黑监狱、学习班、看守所、法治培训中心、精神病院,可以说比比皆是。类似的遭遇或更惨的迫害,在网上已有相当多的资料,读来字字是血处处是泪。之所以言及于此,是因为高智晟律师这本书感人之外并非仅是苦难,而且还有字里行间自然流露出来的悲悯,且还是自身处于苦难当中的悲天悯人的情怀。这种悲悯不是做作的、强为的、故意的,而是发乎于内心、涌动于真情,所以哪怕是纸上文字,读来都会有深深的共鸣。这种读者与作者的心灵沟通,颇有些类似高智晟律师在书中所提到一位四川资阳士兵的故事:在被武警关押看守期间,这位士兵“原本本身是在外面执勤,但他总是有一种奇妙的心理活动,感觉到在这地下室里关着一个好人,一个应该去帮助的人,后来他就请求进来站哨(里面都不愿进来,空气太污浊)结果,后来在他身上发生了些奇迹”……

感动看守士兵

这位士兵与高智晟律师之间的相识可谓玄妙,用天意来说也不过分。之所以能发生这么奇妙的事情,我想与高智晟律师身上的悲悯与这位士兵身上的善根是分不开的,两者缺一不可,相互为条件而进行沟通。这种沟通其实本质上与读者与作者的交流相同,只是形式不一而已,只要恻隐之心稍存的读者,我想也不难在高智晟律师这本书中感受到他的悲悯。这种悲悯不仅流露在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同时也流露在那些折磨人的人——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何尝也不是受害者?高智晟律师这种不计个人得失,并一再给予对手以挽救的悲悯——甚至是直接对他进行折磨、酷刑、残害的人,确实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心胸非凡,并发人深省。因为恨是容易的,悲悯是困难的。仇恨可以说是人的本能性反应,但悲悯却需要克服自己的缺陷,还要用爱去对待你的仇敌。作为一个人,在别人已不把你当人看的情况下,你却依然对他以人视之,以悲悯的情怀待之。这非阿Q精神,而是大智大勇的体现,是人如何存在、为何存在以及何以存在的问题。我想正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在逆境、危境甚至绝境中找到了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才可以在神的护佑之下度过难关,挺过酷刑,闯过荆棘遍布的危境。这并非猜测,而是在他的书里文字有证,比如这一段:“张雪和他的师傅于泓源仇恨我,这有他们这十年来一以贯之对付我的冷血手段为证。但我迄今还没有恨过他们,他们无底线的自私、他们自身的局限以及专制特权思想的长期浸淫,终于促成了他们今天行为的扭曲,我更多的是可怜他们,我常庆幸自己没有成了他们。实际上,他也是这个制度的具体悲剧之一,是这个制度普遍的物产,各自充当着这个黑暗政权的具体的不名誉角色,丧失人类独有的许多美好——内心的平和宁静、道德自豪感、良知和爱。”

又比如在新疆沙雅监狱里的这一段:“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我绝不仇恨他们,却也谈不上怜悯,只是可怜他们,确实是常替他们哀伤,觉得这是怎样的一种不名誉的角色,成了这种角色是怎样的一种不幸啊! 在今日中国,罪行和可恶的是邪恶专制权力,他们只是专制权力的鹰犬,即便是他们中间的个别人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还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悲悯对于读者是有福的,因为对于缺少爱与同情的国人来说,这种悲悯本身就具有着极大的教育意义,示范着人与人之间该如何相处,该如何自处。而且这种悲悯对于作者本身,也是有福的,这有利于他从苦难中超脱出来,不再被仇恨所绑架,陷入利益纠缠的窠臼,能从更高的高度去审视人类社会的问题、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悲剧,洞察同胞身上的各种苦难,通观制度为恶的根本原因,并思考各种符合正义的解决之道。这种不再局限于自身的视野,关怀大众的情怀,对于众生苦难的同情,使他生命本质有飞跃性的提升,并使得他的智慧如泉涌,行为可楷模,用通俗的话来说,是人生有了新的高度与深度。当然,毫无疑问,这自然会让那些心理阴暗的小人嫉妒到发狂,耿和女士说有人阻拦高智晟律师的文章与书传播,以我对这些小人物的认识,不上蹿下跳才怪。

然而悲悯也不是滥情,没有原则的悲悯是对恶的纵容。高智晟律师清醒地认识到:“二○一七年后,对前政权的罪恶必须进行清算,我们绝不狭隘的报复感情,但对于漫无边际的罪恶视而不见的人群是没有希望的,追惩罪恶是人类呵护正义的最普适手段之一。我们同样清楚,没有宽恕就没有明天的思想,对于二○一七年以后全民族的大和解,以及重塑这庞大民族精神品质的价值及意义,南非公民拥有的化解仇恨、实现社会和解的能力,中国人也能有,即便是南非,也是以‘真相、真诚忏悔’来置换宽恕的。”

对未来中国的宏观思考

如果说悲悯见证了高律师的情怀,那以他在书里对社会、政治乃至人生的深刻反思,则映照出他的智慧。尤其是书的第三部分,对二○一七年后中国的展望,对未来中国的制度设计,那三十三条涵盖着过渡政府、政治、经济、法律、外交、非政府组织、国企、全民医疗保健、土地私有制、私有财产制、教育、警务、智慧财产权、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对贫弱者的救助机制、台湾问题等等领域的严肃思考,尤见他思维的缜密与知识的广博,可谓全方位地对未来中国的情况进行了宏观的线性思考与梳理,特别是他在书中多次提到社会转型的困难,清醒地认识到制度设计是容易的,人心的修补、文化的更新、意识的改变、道德的重建却是困难重重,任重而道远,是几代人才能完成的浩大工程,更是鞭辟入里的洞彻之见。

高智晟在书中的金玉良言不胜枚举!这样的文字读来还不为之动容吗? 这样的篇章读来还不振奋人心吗? 这样的大作还不值得再三推荐吗? 这样的书不要说是中国少有,而且举世罕见,在我看来已不是能用平庸的“好书”来形容,而是极具历史份量,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伟岸的一座精神丰碑,与世界著名政治文献并立而毫不逊色。而且亚马逊售价才六点六六美元,便宜得令人瞠目结舌,不知该笑还是该悲,实在是与其内在的价值毫不相称,让买家恨不得再多补上几元惟恐卖家吃亏。我若是有钱,会毫不犹豫地把这本书的版权买下,免费在中国大陆发放,这明显是功德无量的事啊,对中国社会的转型极有帮助。我奇怪至今没有富人来做,怪不得耶稣说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过针眼还难。而且,这本书本身就堪称一个神迹,在历经这么多年的苦难之下,在酷刑对身体与心理的残酷折磨之下,在长期的孤零零地禁闭之中,倘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百病缠身甚至一命呜呼了,然而高律师非但没有被摧毁反而逻辑思维能力、文字表达能力以至思想深度更见锐利、严谨、深刻,而且还能在出狱后被监控的状态下写出这么一本煌煌大书出来,这还不令人惊叹吗?而且这本书不但能悄悄写出,而且还能偷运到海外成功出版,光是其中的故事说出来也是一个个传奇了,这本身不就是神迹的见证吗?从此角度而言,高律师的这本书堪称福音,流惠万家,泽被中华!

说到神迹,不得不谈到书的第二部分《神的普遍启示和特别见证》。这部分引起世人普遍关注及兴趣的,正是高智晟律师见证的预言:中共立党九十六年,在位六十八年,败亡于二○一七年。

作为读者如我,对此部分也很感兴趣,我想得知何以高智晟律师能得出这样的论断,我想了解何以他能这么自信地确定,何以能置亲友的再三劝阻于不顾,以斩钉截铁的态势坚持公开自己见证的预言。须知二○一七转瞬即至,倘若预言落空,自己可是会有声名扫地、沦为笑柄的危险啊!我相信不少人现在一言不发,正是等着预言落空,谋起后动。然而,当我把这部分看完之后,我相信这绝不是高智晟律师的胡言乱语,而是他的见证神迹后的神启之言。这种相信,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书中如实的描述,开诚布公的阐释,更因为我相信从他的人品而言,从他的经历而言,从他的信仰而言,他是有资格见证这神迹的人选,而绝非那种以上帝之名行撒旦之实的虚假伪劣基督徒。

“当今世界,凡像模像样的国家,她的人民无不沐浴在自由和民主宪政的光明照耀中,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民族(中国)就是全人类一个例外?”从另一面来说,中共作恶多端,违天逆理,恶贯满盈,暴虐苍生,正如高智晟律师所言:“如果有神,则绝不会让中国就这样一路腐烂下去,否则将会毁灭世人对天道的信心。”

再有,预言之所以是预言,正在于它是在众所不信中实现。如果大家全都相信,也不成为预言了。这本书是新诺亚方舟,登船的船票,即是书中所言“对于二○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前公开宣布脱离中共邪恶政权系统的任何人(公开宣布脱党),除了手上沾上了无辜人民的血的官员如江泽民、李鹏、胡锦涛、周永康、罗干等人外,其余人员均可以以真相及真诚忏悔换取宽恕,免于刑责。而对于二○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后手上新沾上无辜人民血的人,不论是决策人还是具体执行人,我主张必须交付审判,这是人类呵护正义价值而采用的最普遍的方法。”

一支笔敌五百个师

我相信高智晟律师提出二○一六年九月三十日的期限,必有他的理据所在,虽然他没有在书中详细解释。写作此文时,离退党的期限已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还有多少国人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摆脱为中共陪葬的命运呢?看麻木者依然麻木,无知者依旧无知,凶残者依旧凶残,情况不容乐观,这情况正如历史上一再上演的惟大难临头才追悔莫及的悲剧。

说句多余的话,即使高智晟律师的预言未曾实现,也无损我对他的尊敬。毕竟,某些情况下,真诚的错误好过世故的正确。那些手拿着石头等待着预言落空一哄而上的人们,谁又没有罪呢? 善恶有报,天理昭昭,谁能逃过因果循环呢?

说来好笑的是,中共对此自己心知肚明,时时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生怕出现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高智晟曾在书中讲到:他问为什么怕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对曰:“你手头要有点铁我们倒不怕,你有一百个师,我们就两百个师弄你。可你手里只是一支笔,五百个师也只能干瞪眼。”此书倘若再版,无妨在封面上大大地印上“高智晟律师手中的笔,敌过中共五百个师!”这条免费的广告语,销量绝对一路狂飙供不应求!请高智晟律师和耿和女士无妨考虑。

最后,对于高智晟律师这本书,我还想补充的是,高智晟律师的文章有着明显的,其他人文章所少有的一个特质,就是道德的感召力。在我看来,这种感召力源于信仰的联系、苦难的经历、自我的反思、人格的魅力及虽饱受折磨却不离不弃的对民主、公义、自由的追求。他的文字很朴实,但极具智慧与思想,而且由于道德感召力的铺垫,更显得深厚、强大、还洋溢着一种联系于天道的乐观与信心。因为坦荡、所以诚挚;因为磊落,所以大气;因为内省,所以谦卑,更深知人性本身的缺陷(人的原罪)及走向宪政、社会转型的不易。中国有高律师,是有福的。但高律师这样的人太少,却是不幸的。

对于高智晟律师本人,我想说的是,高律师所经历的这一切,不是没有目的,无论是酷刑还是监狱,无论是折磨还是囚禁,冥冥之中这炼狱通向着未来的光明,苦难没有压倒他,必将成就他,愿他的神一直护佑着他,愿二○一七这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变早日到来。天佑中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前哨》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