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话语】楼市或被定向爆破,小百姓如何防范?(图)

2016-10-15 09:00 作者:财迷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楼市或被定向爆破,小百姓如何防止被殃及?(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0月15日讯】神州一向不缺大新闻,财迷本周想解毒的新闻很多,有科技方面的,也有某个行业的情况。然而,耐不住的看官都想要财迷解读的是最近的爆款新闻:20城限购。

话说楼市政策,以前一直的大水漫灌的。这次据说“一城一策”,金老爷们奉旨开始不带外套细腻做,也是形势所迫。就这次看来,决心很大,部署统一。但财迷以为,会出现这类情况,其实是有其深层原因的。以财迷对那些家养的智库经济学家分析师之类的了解,我不认为他们可以看到这些,毕竟,如果他们看到这些,就会早向上报告,请求早作布置了。而财迷不揣冒昧,这里就把深层原因向看官讲一讲,请各位批判指正,看看是否有道理。

财迷的老看官都知道财迷有关董(事会)老爷和金(理层)老爷关系(矛盾,orcontradictions)的假设。这是财迷带领大家了解神州经济现象的基本假设之一。而今天,财迷想在这个基础上再添加一个假设,那就是走肖老爷(officials)和钱老爷(土豪/巨贾)关系(contradictions)的假设。这也是神州经济的一个基本假设,与之相关的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有关土地兼并的叙事。看官们了解了这个假设和这个叙事,才能够看清时局,趋利避害,甚至乘一点春风。

赵老爷和钱老爷之间,其实从来就是有张力的。通常情况下,当宗法专制不完善的时候,钱老爷还可以得意一阵,其余时间都是赵老爷刀俎上的鱼肉。但是,由于神州体系的需要,钱老爷总会从赵老爷哪里分化出来,导致钱老爷春风吹又生,总是存在,偶尔还能参与一下棋局。

首先,钱老爷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白手起家的奸商,一部分是被用财富置换了权力的赵老爷自己友。汉武帝之前,钱老爷主力军是真.奸商。先秦虽然多国战乱,但正由于诸侯间你来我往,势力均衡,需要奸商帮助,所以奸商们还有生存空间。以至于范蠡帮助勾践灭了吴国之后,还可以摇身一变陶朱公,变着法子赚钱,且还被后人各种艳羡。吕不韦除了当大商人,还可以做点原始的天使投资,以至于当上相父。“寡妇清”一介女流,因为开采丹砂成了富豪,连“虎视何雄哉”的嬴政也要礼让三分。

然而当天下一统,诸侯尽墨,奸商们就没那么好受了。汉武帝任用桑弘羊,首先盐铁专营(钱老爷不得介入高利润行业),其次“算缗”征收富商财产税,“告缗”奖励举报商人的人,一时间国家财政收入猛涨,数以亿计。然而富商还只能吃哑巴亏,毕竟人家有皇汉主义大旗撑腰,要花钱北伐匈奴,“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富商要敢吭一声,不说别的,卫青、霍去病一干人等就头一个不答应。商人们又没有生在18、19世纪的高卢,完全不懂得什么叫私有产权(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神圣不可侵犯,也无法占领舆论的祁连山,博取同情,于是只好认栽。至于桑弘羊、卫青一干人等闹到国疲民困,为汉朝灭亡种下原因,那就顾不得了,反正王莽要等到80年后才会篡权,早着呢。

由此可见,奸商们的确“先前阔”,而刘彻之后,奸商基本上就消停了。要知道,真正的商人应该是为社会创造需求并参与供给侧改革的人。比如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明明有茶喝,但奸商们就是能搞来咖啡给这些吃瓜群众尝新,然后等他们上瘾后,再从他们那里赚到小钱回去扩大再生产,增加本国就业机会的同时囤积资本。等吃瓜群众有咖啡喝了,奸商又用倒卖咖啡赚到的钱种棉花,发明蒸汽机,开纺织厂搞出大批五颜六色而且便宜的洋布给吃瓜群众穿,然后赚到吃瓜群众的钱。等吃瓜群众穿上洋布了,人家又搞来了铁路和汽车,吃瓜群众以为铁路和汽车就够好了;人家还有“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吃瓜群众以为电灯电话就是“共产主义”了,结果人家还有洗衣机、电视机、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关键是吃瓜群众本来是个农民,但是后来因为经济需要,就被奸商们从土地上赶出来去种棉花,当纺织工人,修铁路公路,装点灯电话,造洗衣机电脑……于是,人们可以从事的行业越来越多,而社会物质也越来越丰富,人们荷包越来越鼓,一个吃瓜群众同样的收入,以前只能买点土豆大米,再买点茶叶喝喝,现在他同样的收入还可以买到洋布、车票、汽车、电灯、电话、电脑……这等于是货币购买力得到大大提升,个人财富大大增加。于是吃瓜群众们就这样进入了现代文明社会。

所以,各位看官注意,商业文明的产生程序有两个前提:第一,奸商们能通过给吃瓜群众提供新鲜玩意挣到钱(进行供给侧改革),并培养出吃瓜群众的消费习惯(培养出大众消费市场),而不是把大部分钱财都用来打点了哨卡的军爷,然后再靠把从西方贩卖来的珍巧奇玩高价卖给达官贵人赚一点辛苦费。第二,个人的财产不会随时被桑弘羊们派来收税的酷吏清点没收,并因为下人的告发而进去捡肥皂(私有产权得到保护)。至于后期还需要的鼓励创新,建立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那都暂且不用提了。不过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汉武一出手,就知有木有。简政放权基本等于木有,私有产权神圣更是镜花水月,真奸商们被消灭在了萌芽状态。

自汉以降,钱老爷里面的主力军变为真自己友,i.e.,被用富贵置换了权力的赵老爷。由于神州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数量有限,且董事会产生程序比较无序(“彼可取而代之也”),董老爷必须让部分自己友放下权力,立地成佛。然而说笑归说笑,毕竟是和自己一起创业的自己友,你让人家立地成佛当圣人,人家明天就会和你两肋插刀——只不过是把刀子插在你肋上。于是,董老爷就想办法“杯酒释兵权”,用财富置换权力,并用丹书铁券作保证。钱老爷就应运而生了。大部分钱老爷更多地是从赵老爷哪里分化出来的领了丹书铁券的食利者,而不是真正的创造需求和参与供给侧改革的奸商。大家如果了解《百家姓》赵钱孙李里面钱缪后人的际遇,就会懂的。汉代以后,钱老爷基本都夹起尾巴做富家翁。即使有石崇敢和国舅王恺斗富,那也因为他是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第六子,正宗二代。且晋代本来对门阀就比较宽容。王都可以与马共天下,斗个富算啥?

故自汉以降,由于重农抑商,各种盘剥,钱老爷们跟本没有通过进行供给侧改革培养吃瓜群众市场来赚钱的想法(其实是可能的,比如香料、布匹、金银、烟草、奴隶等等)。实业连萌芽都不可能,自然难以得到发展,钱老爷最喜欢干的事的就是囤积田地,变身“土老财”,因为这是他们囤积资本的最好办法。毕竟,朝廷皇恩浩荡,对田庄拥有者网开一面,没有通过严刑峻法来收刮其财富,那些获得丹书铁券的钱老爷们可以靠着田庄成为食利者。而奸商们则是踩着机会趁一点春风,跟着受益而已。但是要注意的是,赵老爷,尤其是董老爷,从来对钱老爷们是不太放心的,隔三差五就要把钱老爷敲打一番甚至换个血。不懂的人,可以想一想,为啥《水浒》里面大部分时间是庄主带着庄客造皇帝的反?而《红楼梦》里面为啥圣上一言不合就抄了贾府?薛家又为何要没落?其中理由,自然就是关于兼并的历史叙事:从晁错到王荆公再到张居正,个个都在抑兼并。一则打击豪强,免得出现七国之乱和王马共天下这类混乱朝纲的情况。二则充实中央财政,没钱了,自然应该把以前养肥的群羊杀掉一部分维持天下运转。所以这些时候的钱老爷们(包括用权力置换了财富的赵老爷和奸商)大都夹着尾巴做人。偶尔有不靠田庄而靠行商发财和钱庄发财而且还参与了大棋局,比如晋商、徽商、胡雪岩们,那都是时遇乱世,领了一下风骚,天使投资走了狗屎运。

等到了现代,西风东渐,洋枪洋炮来到神州,各种董老爷金老爷都怕了一阵,连老佛爷都要交好各国“结与国之欢心”。这个时候钱老爷也接受了西方帝国主义那些权利神圣,小政府,费而叵耐(fairplay)等新思想,各种风光了一阵,连思想界也跟着活跃了一下。然而,盛宴难长,粤商浙商虽然有搞天使投资,但是比不上国际资本如罗刹财大气粗,大搞兼并。只好带着自己投资的常凯申项目转进太平洋小岛的小市场构筑起贸易壁垒自行发展。“红教”得国后,为了防止对方反弹,开始新的贴标签叙事:神州“封建社会时期”实行的是“万恶”的私有制,这导致地主之流可以利用各种手段巧取豪夺,把土地收集到自己手里,而原来有土地的农民则沦为佃农,不得不租种地主土地,忍受残酷剥削。最后,忍无可忍的农民们揭竿而起、最后实现改朝换代。几十年宣传下来,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关于这个叙事是否矫枉过正,我们暂且按下不表。财迷想说的重点不是这个。

财迷想说的是,既然几千年来维持历代王朝体系运转的用富贵置换权力的那一套行不通了,会有什么后果?接下来,神州上演的历史剧给出了答案:由于土地公有制,个人权力和个人崇拜都达到顶峰。而德胜诺夫本就类似阿瞒,多狐疑,搞不好还要梦中杀人。这导致金老爷甚至部分董老爷都产生了想转行做钱老爷而不得的焦虑,这种焦虑造就了后来的反弹。两猫斯基基本获得了从包括赵老爷和钱老爷的几乎所有阶层的拥戴。而拥戴的各群体不但得到平反,而且还得到红利:大家反思后开始搞起市场经济,迎来全球化。真.奸商又一次大规模出现了,而百姓生活水平的改善也是有目共睹。从早期的饮料如健力宝、哇哈哈,到现在的华为、腾讯,神州大量商人创办的实业正在致力于进行供给侧改革,培养各种蓝海市场,增加就业机会,引导神州吃瓜群众进入新的文明。同时由于市场经济出现,钱老爷们只要忠心耿耿,发财的路有的是,丹书铁券也可以商量。所以富贵与权力的大规模置换又重新开始,维系历朝太平的大机器又慢慢运转起来。所以在90年代到2000年初这一段时间内,是真.自己友和真.奸商齐头并进。

但承平日久,在“土地兼并”叙事标准下,由于现代社会资本的助力,很多钱老爷已经走得太远回不来了。以前土老财囤积田地,需要等到佃户慢慢为他囤积资本再去买新田新地招收佃户。这个兼并的速度是不算快的。然而现在由于资本杠杆的存在,兼并的速度亘古未有。地产钱老爷们只要拿到了土地批文,可以立马空手找银行套贷款的白狼。另外一些包租公包租婆一类的钱老爷还可以搞抵押贷款,用手上房子抵押贷到款买新房,等涨起来了用租金和涨起来的费用抵消利息再抵押贷款,如此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再加上星空斯基一言不合就来个四万亿,钱老爷如虎添翼,资本兼并速度在很短时间内就达到惊世骇俗的地步。以前土地兼并,尚且需要百多年光阴。如今地产经济只发展了十来年。已经搞得实业萧条,经济都快要停摆。所谓“一家上市公司的利润不够一线城市买一套房”已经不是童话。融资成本和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下,甚至很多真奸商也承受不起了。现在上面眼见着自己人纷纷上位,而钱老爷也有些招摇了,再加上红教基因本就还有一点“斗地主”的叙事冲动,一些人蠢蠢欲动各种游说,准备对钱老爷敲打一番,甚至定向爆破一下,也是很可能。

假设既然形成,那么老爷如何下棋进行预备,这里面就大有讲究。至少在财迷看来,一环套一环,套路很深……

首先从反腐开始,“没有铁帽子王”,这就是赤色警钟,提醒大家:丹书铁券不中用了。

然后收紧信用,先说断,后不乱,这也是老爷最爱。律令早就出台(虽然有时是悄悄地干活,打枪的不要),你当初不注意,现在白纸黑字俱在,鲜红大印盖着,已经没有后悔药。

最后吸取去年教训,通过各一二线城市定点限购。抬高首付,买房者个人进行限制,富人有钱没法接盘,穷人想接盘但没钱。高位封盘,锁死流动性。

如此一石三鸟:

其一:一线买房者(多为钱老爷)进退不得。楼市只要不涨就够可怕了,想想你有一个亿都投资了房产,由于突然的限购,你预期往后一年最多能升值十个点,并且不好套现,你会不会选择继续在里面?如果你会,那别人呢?所以到时候大家一起往外挤,结果是一群大鱼肥豚挤在一起都动不了,你要想跑路,除非割肉瘦身。而且还要注意不要断供,弃房则成为失信者,各部门都盯着你,你出门长途车高铁飞机统统坐不了,看你怎么办?

其二,将房地产当做国企去债务工具(和当初股市一样),水引到三四线城市,帮地方政府解套。财迷早就讲过涟漪效应,钱砸下来,先在一线城市砸起水花,然后涟漪一波波荡漾出去,最后达到三四线库存最大的的城市,为当地老爷解困。

其三,水引到各个上下游产业,帮各个煤企,钢企解套。

连环棋路走下来,大鱼肥豚已经尽入彀中,网已经收紧。然后慢慢出政策进行定向爆破,帮助货币回笼。至于是不是要用炸药炸鱼,用多少炸药,先从哪里起爆,这个就要慢慢观察了。反正工具箱里工具很多,房产税,土地续租,遗产税,物业费,总有一款适合大鱼肥豚。

但是财迷还是想说,这类政策如果早点出就好了,因为放水的边际效益在递减。江苏是东部经济强省,所以水能被引到三四线城市,中西部城市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就是财迷一直说的:一些家养的rangers纯粹战五渣,总是捂到最后才报告,搞得老爷不得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经常要十个指头按跳蚤,手忙脚乱。不过这也是我们的庞然大物的老大难问题了,这里按下不表。

老规矩,看官或曰:我等小老百姓该如何应对?回答如下:

1、尽管怕被列位看官骂成是挡了各位发财的路,但财迷还是要犯颜直谏:如果您各种加杠杆想要进楼市搏一搏,那真的没有必要。很多小年轻以为如果弃楼,仅仅是国家会出政策惩罚失信者么?财迷表示您还是拿衣服了,不懂得老爷手段,听说过什么叫“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么?

2、分散风险非常重要。财迷早就说过理财需要量力因时而行,四大象限,首先保证基本的保险和现金流,然后才是进取型投资。各位难道没有发现,现在投资房产也成了进取型投资了么?

3、其实,老爷心里很清楚要定向爆破,不要波及太大。为什么姥爷不直接封杀我等小民换刀镑的路?一个是因为社会影响大。刚入SDR就这样,洋人那里说不过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家根本不care你这点小钱。数据为证:根据《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5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9281元。一般来说,我们以后者为准(前者容易被平均),那么全国人均可支配月收入(扣除各种税费公积金)为1606.75元,即使以前者平均数记,月收入也只有1830.5元。而2015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5712元,月均支出为1309.33元。即使把所有的余钱21966-15712=6254元全部拿来换刀,一个人也只能换6254/6.7=933刀。14亿人即使把一年的余钱全部换刀,也只能换13063亿刀。而实际上,就财迷了解,国内如果有1%的人换了刀都不错了,毕竟国内2015年出境游的人才1.2亿人次,而旅游本身就会花钱,这里面有1/10的人换了刀镑之类都已很不错。而14亿人中的1%如果要想兑换1.3万亿的美刀,必须拿出一百年的储蓄。而神州脱贫也才30年,之前收入还没这么高,所以草民顶天能换1.3万亿的1/3,也就是4300亿刀,这和神州还存有的3万亿左右外汇储备相比不过只算1/10。

更何况,说句实话,我真的怀疑很多神州人是不是真的一年能省下6000多元。还记得财迷之前在朋友圈统计过全国米价,均值大约在3元左右(进口米高很多),以每人每月三十斤大米记,需要90元,加油价100元。猪肉价格取2015年最低的均价20元一公斤,即使以三十天10公斤计算,需要200元,菜算肉一半100元,共计300元。另外,水电价格和通勤费用两百元。家用洗发露香皂卫生巾保险套等等100元。请客送礼,小孩玩具老人孝敬费200元。这些必须费用就是700元了。1830-700=1130元,剩下的1130元钱要支付的是:房贷/房租、车贷/油费、小孩学费、旅游费用、小病医疗费用。房贷、油费这是大头不用多说。记住,旅游还不敢跨省,因为一般跨省旅游来回路费加景点费1000不一定能打住。而医疗还不敢出现大病要用外国药或者外国器材(不在保险范围内)。

所以老爷担心的不是屁民买刀,而是洋大人撤资和钱大爷跑路。上次财迷就提到,洋鬼子们准备接下来撤走5000多亿资金,如果加上港台假洋鬼子的撤资,估计会更多,这个确实让老爷担心。而老爷最最担心的是钱老爷跑路,毕竟仅仅卖掉中国北上广深建成区的土地,就可以买下半个美国(美国2015年GDP总量:17.4万亿,是中国外汇储备近6倍)。但也没法子,谁叫当初听了哮喘哥的话要用楼市当蓄水池呢。所以老爷算过账了,有信心,故意把网孔做大些,放小鱼出去求生,免得在国际上被洋鬼子们诟病。而且一些人不小心返贫了,还要费心来“精准扶贫”,那就豆腐搞成肉价钱了。

4、乘春风抄底可能性大不大?有,但不总是有。这个要看政策。其实奄奄一息的实业中有很多企业可以抄底,而部分人房贷资金链断裂后确实也可以抄底。但至少最近这类机会还不算多。

5、其实,可以抄底的是最近的黄金和英镑。财迷以为,即使是出于蒙代尔先生的指点,各位也应该稍微配置部分这类资产。何况现在这两样还大跌,这正是瞌睡遇见了送枕头的。财迷以为,就贵金属讲,大家主要是做避险措施,免得时局动荡下各位被踩踏,变成了扶贫对象,拖了祖国脱贫工作后腿。就镑来讲,财迷是坚定地认为镑是可以回到9以上的。

6、财迷为各位不小心和钱老爷一起落进网里的看官(在一线城市有两套以上房产,在二线城市有4套以上房产的人)也准备了一点不成熟的建议。但在这里就不拿出来说了。一来这些看官各有各的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二来在这里讲动静太大,不太方便。

7、最后,坦白地说,财迷还是有点担心老爷能否下决心。毕竟如今时局,像两晋多过像两汉(此处有删节),但这不是我等草民可以左右的了,我们只能顺应潮流。就财迷观察社会心理,即使楼市没有被爆破,大家也会谨慎,横盘可能性是很大了。所以大家照着财迷上面给出的tips做,起码不会损失啥。而且还有一点,蒙代尔不可能三角,既然取了货币政策独立性(掌控住印钞机)和资本自由流动(加入SDR),那汇率会出现不稳概率就很大了。我们要相信经济学理论的power。

如果真会这样,做了准备的看官就只需要岸上看水就好,也算为和谐做了贡献。

最后财迷想说:变化才刚刚开始。现在神州外部环境其实还算不错:TPP和TTIP都快没戏了。欧猪们被约翰牛脱欧和绿绿们搞得焦头烂额,这都是利好。油价大跌,毛熊萎缩成干脆面,这对作为石油进口国且一直被毛熊欺负的神州更是大利好。如果神州真的能顺利爆破掉楼市这个实业的大障碍,然后外面忽悠住米帝,同时国内发力尊重市场,打压垄断企业,大力扶植民办企业发展自身科技,把产品卖给东南亚,印度、非洲黑叔叔,则就业不但可以稳住,神州成为日德韩一类二流技术强国,经济社会更上一个台阶也有可能。接下来每一步都很关键,财迷也会一如既往地为大家守望。

言尽于此。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看中国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请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据此进行相关投资操作而产生的全部责任。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