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谁信共产主义?(图)

2016-10-11 05:59 作者:今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16/10/10/20161010163308918.jpg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谁信共产主义?(网络图片)

大字报是好东西,文革中揭开不少内幕,人们才知道思想改造的信息源头:马列主义的传播者并不是真信共产主义。

譬如左派理论家刘少奇,从中国共产党七次代表大会以来,直到1967年文革中被打倒,一直是二号人物,理论权威,名着《论共产党的修养》弥补了国际共产运动中道德伦理方面的空缺,译成各种语言成为国际共运的普遍《圣》经,此外着有《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从理论上批判各国共产党维护民族利益的倾向,维护斯大林共产革命基地。

“七大”以来,新党员入党宣誓,都要面对刘少奇铁定的经典对联──上联: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下联: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也就是无条件为共产党牺牲一切与生命。

1949年以后更具体要求每个党员做“党的得心应手的驯服工具”,可以说刘是利用党的招牌为个人所用的发明者。

典型的故事是刘少奇早期到安源煤矿,发展党员,搞工人运动。他坐轿,让工人抬着刘少奇说:“你们这是在抬着党啊!”

至于刘少奇自己的道德修养,刘在新四军医院疗养,骗得16岁小护士王前结婚,说自己30岁,实已40岁,不久又以“个人主义,思想落后”为名,另娶北京高中生王健,最后又换了核物理专业的大学生王光美,因为首长离婚很方便,离婚七次。

其实,“个人主义”是刘自己教出来的。

文革中王前在大字报中揭露,刘少奇告诉她:出去要穿破衣服,显得艰苦朴素,吃要吃好的,要在家里吃鸡,别让人看不见。

连忠厚的朱德都被骗过,写诗称赞刘少奇:“人山人海里,从容做导师”。

毛泽东也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刘少奇在中、苏两党辨论中,访问苏联,在苏联高级领导人䜩会上,刘少奇把他的修养真谛传授给国际共产党魁:“譬如这个宴会,我一直坐着不动,大家都给我供菜,结果我得到的最多,这就是吃小亏占大便宜的原理。”

西哈努克(前柬埔寨元首)亲王向记者介绍刘少奇“是中共党内的苦行者。”

这们苦行者靠吹捧毛“把中国人的思想提到了合理的高度”,当上了二号导师,直到国家主席,一直顺从毛打倒彭德怀等人,用尽从留学苏联得“道”的浑身解数,也敌不过比他更左的毛。

当文革中发现毛利用红卫兵(激进的大、中学生)揪出各省市党的领导人,当街批斗,毛要粉碎刘的全国党系统时,刘举例说:“当年苏联出现过反革命口号:拥护苏维埃,打倒共产党”,暗示“拥护毛主席,打倒共产党”也是反革命口号。

毛在全国粉碎了刘的全国党系统,各地大换班之后,重提:“工、农、商、学、兵,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刘少奇的党理论终于为毛所用。

刘少奇在给下级讲理论课时曾说:“中国为什么不能出个刘克思?”也成了梦想。

至于共产主义社会,人民有多幸福?刘少奇极为理性地给身边的人泼了一瓢冷水:“在实现共产主义的时候,全世界有几百亿人口,几个人一张床,睡觉都要轮流休息。”

共产主义导师展望的共产主义原来如此,很合逻辑。

毛最狂热,他预言“二十世纪是全世界翻天覆地的时代”,即世界革命成功的时代,毛寄希望于美国工人起来革命,曾一再要求访华名记者斯诺到美国工人中开调查会,了解美国工人的革命情绪。

他预计文革“抓革命”会“促生产”,结果两派工人武斗不上班,而日本经济翻了两番,毛认为是“畸形发展”。

林彪的逃亡,对毛的打击最大,毛发现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同志,和毛一样相信共产主义。

毛最后一次会见基辛格,用笔谈:“上帝不喜欢共产党人,喜欢你们资本主义”,承认了共产党一再碰壁,现实地走上了联美抗俄之路。

周恩来在文革以前,每年对北京大学应届毕业生有一次讲话,推广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周的理由是:“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就相信全世界的人不可能都变成资本家,但是可以都变成工人!”

在周晚年,西方庞大的中产阶级已经出现,美国的中产阶级(包括白领职员,中、小店主、医生、律师)已占人口70%以上。1976年周在弥留前说了句话:“我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胜利!”这是对因《伍豪脱党声明》会死后鞭尸的预防。是新党员入党时应该说的话。周“革命”了60年,60年又回到原地,这说明周面对党内外、国内外无情的现实,内心深处的动摇。

至于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显然说马列主义不灵,得靠实践中瞎摸,《猫论》的潜台词就是共产猫不抓老鼠,吃白相饭,资本主义才是好猫。

对在答港商李嘉诚关于香港五十年不变,以后如何的问题时说:“那时也就不用变了。”

邓没有安排子女进党中央,可见对共产主义没信心,邓欣赏新加坡独裁统治下的泛家族资本主义。他预计满足了太子党一代人原始资本积累,成为贵族阶级后,同化于资本主义,就没有太大的阻力了。

邓发现白骨精在搞“反和平演变为中心”,想以乔石、朱镕基取代江异类与李鹏,又恐怕频繁换马不妥,终于“养虎遗患”。

至于投机分子江、终其一生为个人打算,为逃避政治审查可以出卖民族,以领土贿赂穷国主子,如陈奎德、胡平等政评家明察,江的和平演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所谓“通过国家权力搞重商主义”就是江家父子要权财并揽。当秦始皇兼发财。江在2000年访美,接受名记华莱士采访时反问:“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为什么去关心人权,关照中国抓几个人?”从心里不理解强大国家为什么还关心人权?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