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经济是怎么样被毁掉的?(图)

2016-9-28 09:15 作者:长毛西瓜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东北经济被中共官僚和吏治而败坏只是整个国家的一个缩影而已(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9月28日讯】2015年,东北经济的低迷成了全国最沉重的一个笑话,辽吉黑每个季度经济统计全国均排名倒数。这里面固然有产业结构的原因、外部经济环境的原因、思维观念的原因和中央支持力度、方式的原因,但是人的因素,是一个回避不了的因素。

而在这其中,东北经济今天陷入如此窘境,东北的官僚主义和吏治之恶劣不能不说,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笔者就随便闲聊聊东北的中共官僚主义是怎么一步步毁了东北经济的。这里的官僚主义,泛指体制内的官员、公务人员、企事业工作人员。

一、假大空糊弄上级,打着民生的旗号搞各种政绩工程。

东北官员的假大空不是盖的,在全国也数得上号。东北各城市GDP造假几乎是蔚然成风,各委办局统计的数字根本不经过仔细核实,就从各局下属单位和企业报上来,然后局长、主管领导根据“上级领导”风向,人为的对数据“辗转腾挪”,最后得出一个领导喜欢的数据。所以,东北经济表面上看,一直排名全国中上游,可是,新一届中央政府要求统计局“挤水分”并处理了一部分统计作假的负责人后,东北各大城市就开始“裸泳”了,GDP数据直线下滑,这里不全是因为全国经济不景气,而是此前可以负责人的说,东北各大城市的GDP掺水严重。

咱们再说政绩工程,说东北搞政绩工程之风很盛也不为过。东北某副省级城市,还有成千上万的贫困市民和需要就业的大学生,民生凋敝。却仅仅因为奥运会有个足球项目和全运会有一个主体育场,硬是先炸了只有十五年不到的大型体育场,然后在一个新建的道路非常通畅的区,非要投资50个亿建设轻轨,后来飙升到80个亿。这个可怜的轻轨,现在建成已经快四年了,即使是上班的高峰期,上面也常常只有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乘坐,上面还有至少一半免票的老人,空荡荡的列车几乎是空载运行。

这种政绩工程无处不在,拍脑门投资几亿十几个亿的项目,炸起来就跟吹泡泡一样轻松。例如在某副省级城市的一个绿岛学校,当时投资几个亿建了个亚洲最大的室内足球场,没到十年时间,又把它炸掉了,原址现在空荡荡一片荒地,几个亿人民的民脂民膏就这么化为乌有。

二、官商勾结,疯狂抓权,各大领域腐败问题层出不穷

在东北,民营经济想发展起来,难于登天。不仅国有经济成分庞大,而且政府抓权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还是东北某省会城市,该市44个委办局居然有43个有行政处罚权,可见各个政府部门抓权的心思有多重,抓权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最后抓钱。

在东北地区,官员腐败问题有多严重,看看近期的落马官员就知道了。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原省人大副主任宋勇、原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原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吉林省原副省长田学仁、沈阳市原检察院检查长张东阳、大连市原中法副院长李威、鞍山市原中法副院长宋景春、沈阳铁路运输法院副院长陈长林、沈阳市原副市长杨亚洲、铁岭市原市委副书记林强、鞍山市原市委书记谷春立,这还不算之前早就锒铛入狱的不厚书记和叛逃使馆的军头。再早前的慕马大案,几乎沈阳所有的委办局一把手全都涉及其中,仅仅过去十年多一些,辽宁地区前赴后继的腐败官员又层出不穷。

上面说的政绩工程的背后,则是利益和腐败的驱动。据说,轻轨项目的背后是已经被调查的原某省省委书记和东北另一省机车车辆厂厂长的关系,两人据说是同学。在这个区各种高大上的工程背后,该区原区长目前也已经被中纪委调查,据说牵出几十名下属官员。

根据媒体的报道,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在沈阳举办。从2011年开始,沈阳全运会建设项目所在地就开始大规模土地拆迁工作,一大批基层干部和公职人员与社会不法之徒联手套取国家巨额补偿金。

2011年3月,沈阳满融经济区发布公告进行动迁。民营企业业主史海鹰的企业正在这一地区。为了多得补偿款,他在自己租用的158亩土地上大肆抢建房屋,之后找到自己的表哥——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给予关照。随后,张东阳请求时任沈阳市和平区区长、满融经济区管委会主任林强给予关照,林强答应了,并将此事安排给时任满融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马英奎办理。然后,史海鹰获得征收补偿款1.09亿元。为了表达感谢,他先后6次送给张东阳人民币570万元、美元5万元;又送给马英奎人民币132万元、4万美元和10万元购物卡。马英奎的下属高巨峰也以同样手段帮人套取补偿款,从中受贿252万元。

近几年,东北地区大量的公共城市建设,背后关于腐败的传闻一直层出不穷,从城市大量铺路和路基工程中标单位,再到交通系统,再到绿化和各类市政工程系统,还有各类拆迁改造和土地出让、消防检查等一直是腐败的高发领域,现在看,公检法系统的腐败也层出不穷,“吃完原告吃被告”几乎是许多城市部分胆大妄为法官的真实写照。

就拿某副省级城市的数万辆出租车座垫清洗和出租车司机工作服,就一直传闻是由交通局某领导亲属垄断的。

三、懒政惰政,吃拿卡要,腐败之风盛行东三省

东北三省,每个省市官员性格不同,但是在南方商人眼里“好摆官威,水平差,贪婪,懒政惰政”倒是很多人的评价,个别地方官员“忽悠”商人的本领让南方的一些商人叹为观止。

已被调查的前书记王珉说的“关门打狗”在东北许多招商引资中,是常见现象,政府用各种优惠政策土地税收政策吸引各企业投资,等企业资金到位已经开始工程建设后,原来许诺的承诺就不见了,政府不仅百般拖延推诿,更有甚者利用企业骑虎难下的境地借机吃拿卡要,让企业家苦不堪言,最后不得不伤心离去。

还有一些税务等实权部门负责人,利用手中权力和企业的一些问题大作文章,变相敲诈企业逼企业给这些领导亲属朋友输送利益,承揽工程。或者安排子女就业等。笔者的朋友在某企业,因为一些票据不合规,被当地税务部门调查,调查了很多天,最后在酒桌上官员说了实话——能不能解决其亲属家孩子进入某垄断国企。

对方心领神会,马上安排,税务稽查立马过关。另一家企业,消防整改存在问题,迟迟拿不到批文,消防部门负责人暗示,能不能安排一个其单位要转业的人员,人员安排,消防合格。

以上这些,还不算依附于各大国有企业的各种民营企业,这些企业依附于各大国有企业,通过联合围标、串标等方式,轮流中标。为了获取订单,每年都要向这些国企实权部门和质监部门行贿,一个小小的质量检验员通过受贿,可以拿到他两年的工资。还有一些油田等国企,更是丧心病狂,崭新的前几年采购的未开封设备,就毁坏报废,再到民营企业采购,从中获取高额回扣。一个小小的油田处长,都可以到沈阳豪车豪宅,美女挥金如土。还有一些油井,尚可以出油,就提前报废,然后再委托给一些私人公司明目张胆的开采油田,赚取暴利。至于更夸张的,可以见周永康的石油帝国在东北的操作思路。

可见,东北商业环境之恶劣,已经到何种境地。

四、关系之风盛行,官员与民争利,企事业单位“逆淘汰”之风盛行,有才能的人开始远离东北。

在东北,无论是经商,就业,办事,升学,工作,几乎都离不开“托关系“。到了东北,到处都是潜规则盛行,办事要托关系,上学要托关系,办婚宴要托关系,晋升要托关系,住院要托关系,几乎生老病死都要托关系。

托关系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托关系是使用不正常的手段,为自己谋取不正当的利益。这是商业社会公平发展的大忌,但是恰恰在东北就是盛行这一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东北各个领域都出现了“逆淘汰”的现象。

能做的比不上能说的,有能力的比不上会搞关系的,凭本事的比上送礼的,有资质的比不上有背景的。一位退休的副局级官员和笔者说过,就某副省级城市而言,在他看来,2003年以后政府部门就很少有凭本事干上去的干部,不是靠父母亲戚背景,就是靠战友同学背景,要不就是靠金钱开路。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掌握大权的官员子女大学毕业几年,不到三十就当了处长,有的不到三十五就当了副局长,这些超常规的升迁靠的是其父母用手中权力给其他官员输送的利益,最后损害的,是整个吏治的公平和晋升渠道的公平。

再说公务员,东北地区因为背景不同同样年纪学历的公务员被分成了三六九等,一等一是手握实权官员的子女,进的是最好的处室,干的是最翘的活,晋升的前途一片光明。二等是父母认识点官员,通过其他渠道打点照顾的,他们可以干正常的活,熬到年头也可以获得晋升。最末一等就是靠自己本事考上去的,干的最累的活,晋升的最慢,在单位最受排挤。

2005年以后,东北突然盛行起一个奇怪的政策,就是政府官员可以直接到国企任职,拿国企的高薪。一时间,一些晋升高级领导无望的处级,副局级官员,纷纷托人花钱以“调任”或者“挂职锻炼”的名义转入到国有企业。摇身一变,变成国企高管,拿起国企的高管的薪酬。

这种调任,是一种公权部门赤裸裸对优质资源的掠夺,不仅违背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而且压制了原来企业原有人员的上升空间和积极性。在某副省级城市一个几十亿资产的国企,其一把手才年仅30岁,原因是其父亲是政府高官,其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手机游戏。另一家也是资产几十亿单位的两位副总,一位是以前某副市长的司机,只有初中学历,另一个以前是餐厅服务员,因为其老公是某领导秘书,所以得以调任到该单位。而该单位大量硕士、博士学历工作多年的干部却无法获得提拔。

这种用人的不公平蔓延到各个领域,尤其以国企为甚,某副省级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公司仅有2000人时,里面就有800个“推荐”人员。所谓“推荐”人员,就是通过各种关系不经考试直接进入这家国有企业,而两三年后,各类重要岗位大多被这些推荐人员所占据。

还有一些政府部分和开发区领导和一些国有企业老总,觉得公家钱不花白不花,甚至养起了足球队,篮球队,乒乓球队,甚至参加中甲和各类甲乙级联赛,这些运动员被安排到各委办局或国有企业部门,平时根本不认真上班,唯独训练倒是挺卖力。

这样的后果就是冗员和公司的急剧亏损,某企业,全国同类城市这类公司只有40个人,东北某副省级城市里员工多达300人,光综合行政人员就干了一百多人,里面有四分之一人平时根本不来上班,有的人十年不来上班,工资福利劳保一分不少。还有某制药企业,近几年领导班子几乎全是政府派来转变身份的,这些领导待的年头一般都不长,根本没有耐心去做投资大研发时期长了药品开发,只热衷于政绩工程和招标采购等,导致骨干人员流失,也拿不出像样的产品,结果就是连年亏损。

与民争利也是东北官员的一个突出特点,东北某副省级城市,停车位奇缺,政府不设法多建设停车场,却将许多公共道路的停车位委托给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公司,这些公司未经人大批准,就将许多道路原来可以免费停车的道路圈起来,收取一小时五元三元的停车费用,而且旱涝保收。

还是某市,因为土地出让和财政资金有限,于是打起了有车族的主意。发动全市数千交警每月一次或几次大干,睁大眼睛专盯各类车辆压线违停违规等,而且生怕交警罚的不够,还给每个交警下达2000元每天的指标,罚不到反而扣发奖金。两名交警因为每天两个多小时就能罚满5000元,而被交警们奉为神明。这种赤裸裸的趋利性执法让人民怨声载道。

这还不算,该市觉得交警大干出动的人力物力太大,于是打起高科技的主意。于是,不到一年时间,该市大街小巷被装上了数以万记的违停拍照系统。这些系统政府一不用花一分钱建设,也不用出一个人维护,全部都是企业投资,企业维护,罚了款政府和企业一家一半。

如果说这些趋利性执法是小菜,或者开车的并不是全市居民,采暖费一事,就更能看出东北一些政府与民争利的嘴脸。2009年以后,全国的煤炭价格开始逐年下滑,从2009年的高峰1000多元每吨,下降到现在的200元每吨。而东北各大城市冬季取暖费价格却年年居高不下,直到2015年,迫于舆论和民愤,才进行了微不足道的下调,同时期煤炭价格跌了足足五分之四。而这一些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供暖企业,大部分都是有特殊渠道或者特殊关系才得以进入这个行业的,里面不是有政府领导子女经营就是有领导亲属在里面领取顾问费用或其他经济利益。

这和许多城建、工程、绿化项目一样,这些商人要么是领导子女,要么是领导子女亲戚在里名义任职,花钱养这些人,就是为了获得资质。在工程建设领域领导插手招标财股等的就更多了,东北某市国有企业,才成立三年,就有四任高级领导因为招标等问题锒铛入狱,其中有的是因为受同僚请托,有的是受市领导暗示或指示。

在这种风气下,每一个政府建设的大型项目,每一个政府出资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都是打着发展本市经济的名义,背地里则是各委办局官员输送利益,安排子女任职就业的渠道,掌握了企业发展和组建、管理的话语权,就等于间接掌握了进人、招标、采购等一系列利益链的权益。毫不客气的说,东北地区政府组建的国企大部分人员都是非正规渠道由某些实权人员安排进来的。

奇怪的是,东北地区有很多官员因为工程、财政、建设、公款等项目落马,却很少有人因为安排人员而进去,而优质企业里进一个人几乎是明码实价的,例如医院系统,三甲医院进一个医生要30万-40万,护士要20万-30万。大学里的工作人员和优质国企也是这个价格。

这种明码实价导致进入的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既无法有效管理,也很难开除。除了很少一部分比较注重管理和效益的国企,大部分中小型政府企业就是因为无限制的安排人员,导致亏损和破产。而安排这些人员的人员,接受了巨额贿赂最后却全身而退,只留下了一大堆远远超出编制违规安置的人员和千疮百孔的企业。

如果查一查因为安排人收取贿赂的情况,估计东北保守又要有几万名官员要身陷囹圄。

在这样官场、职场歪风邪气的浸淫下,好的工作岗位和职位却被许多能力平平托关系的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占据,所以有才能的年轻人纷纷远走他乡到北上广深等这些市场经济和职场相对更为公平一些的地方寻找工作机会。

不久前笔者的一位朋友感叹在沈阳这样的装备业制造之都都招不到一流的工程师,原因一个是沈阳地区的工资水平只有同行业北上广深的一半都不到。另一个就是这些国有企业培养出来的人才,常年得不到合理科学的晋升,上升空间被堵死,无奈之下不少人选择离开东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