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汉人眼中的神仙原来是这样!(图)

以西王母、羽人、日月神为例

2016-09-22 10: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其实在汉代的画像砖中,还有一类题材比较特殊,他们描绘的,不是播种这样的农事活动,也不是酿酒、贸易等市井生活,也不是宴饮、出行等场景。初看上去,这些画像砖、画像石的内容,是普通的人,可是仔细一看,这人和其他画像砖(石)里的还不一样,或身上长有羽毛,或者和奇珍异兽相伴。

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说,这些画像石里描绘的,是汉代人的思想和信仰,和他们心中的神话世界。“可以根据它描绘的具体的对象,主要分为两对主神:西王母东王公和伏羲女娲。其中,汉代四川地区主神画面中,西王母与东王公画面主要以西王母形象出现。此外也还有一类相对较少的日神月神。”

两对主神构建神仙世界

东汉时期,道教在四川出现,然而在那以前,四川地区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神话和信仰体系。人们追求成仙,渴望不死,那些身上有羽毛的人即为“羽人”,因为时人相信,当人修行到一定境界,就能身上长出羽毛,“羽化登仙”。但是在汉朝人的神仙世界里,有两对神是最重要的:西王母东王公,伏羲女娲。

这两对主神的形象也特别典型。西王母总是坐于龙虎座上,或立于龙虎座前,头上戴着胜,身边有时候有三足乌、蟾蜍、九尾狐、玉兔等奇珍异兽,以及仙人执灵芝的形象。而日神中总有三足乌,传说中,三足乌是驾驭日车的神鸟;月神多以蟾蜍的形象出现。伏羲女娲作为人类始祖,则是人面蛇身,常常尾部交缠在一起。

西王母掌管着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在汉代的画像砖石中,通常有三种情境:一种是向西王母求长生不死药,一种是表现西王母所在仙境的和乐与仙乐飘飘,还有就是西王母在画面一边,代表仙境,另一侧是墓主人乘着马车前来,在阙前拜谒,象征人死后进入西王母掌管的极乐世界。

月神、嫦娥都与西王母有关


《嫦娥奔月》(《月百姿》中所收录的插图,由日本著名画家—月冈芳年编绘。)(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或许不少人都有疑问,为什么“蟾蜍”会与月神相关,传说中的月亮上,不应该是窈窕多姿的嫦娥姐姐和可爱的玉兔么?谢志成为我们解了这个惑。

在汉代的神话传说里,后羿射日,是功德一件,于是从西王母那里求得不死之药,西王母把药拿给后羿的时候,对他说,这是他和妻子嫦娥两个人的分量。可是后羿回去以后,嫦娥偷偷把灵药一个人吃了,然后就感觉自己身子轻飘飘不受控制飞到月亮上,变成了蟾蜍,还被罚终日捣不死药。在后世的传说里,捣药的变成了兔子。

巴蜀文化专家谭继和介绍,嫦娥最早在屈原的笔下出现过,故事传入巴蜀之地后,变成了女仙。关于嫦娥蟾蜍和西王母的故事中,有好几种说法,一说西王母把嫦娥变成了蟾蜍,吴刚伐的那棵桂花树也与西王母有关。西王母信仰与月亮中的这棵树一结合,就成为了汉代另一种常见文物——摇钱树。

陶底座上,有长有翅膀的神兽,整个造型中也能见到西王母的形象。有意思的是,在三星堆的出土文物里,就有摇钱树,跟后世的造型很像,这也说明两者有渊源关系。

西王母信仰由藩国首领到女神

其实关于西王母的记载,在《山海经•西山经》和《穆天子传》中都有,而且《山海经》里对西王母的形象有直接描述,也是后人在画像砖里刻画西王母时的依据。谭继和说,这两样文献是对西王母早期的记载。《山海经•西山经》中说,“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所以在汉代的画像砖石中,戴胜几乎成为西王母的专属。

现代历史学家蒙文通先生认为,《山海经》是古巴蜀人所作,其中《山经》和《海内经》部分是蜀人的作品。据此看来,昆仑山就在今天岷山和往西到陇山甚至青海一带,西王母宴请穆天子的瑶池,很可能就是青海湖。

恰巧,这一片地区在历史上是东女国等母系文明古国的所在地。更加巧合的是,三星堆出土有一个跪坐人像,瞪目龇牙,头发向后梳,和《山海经》中的西王母形象有相似之处,《荀子•大略》中还有“禹学于西王国”的记载,这很可能说明,西王母是当时岷山一带的一个母系氏族社会的首领,而西王国就是她统辖的地方。

东汉道教兴起的时候,将西王母封为女仙,并塑造了一个东王公的形象与之对应。西王母由此转化为女仙。谭继和说,道教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吸收了巴蜀神仙道,蜀地仙道的一些内容,比如长生九术,西王母由此转为天上重要的神仙,掌管不死之药。

責任编辑: 云淡风轻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