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王友群:叶剑英等高层支持气功研究的内情

2016-08-30 23:10 作者:王友群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8月30日讯】提起叶剑英元帅,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在抓捕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时的关键作用。1976年10月6日,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坐镇中南海怀仁堂,将在“文革”中把无数人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毛泽东妻子江青等人,一网打尽,统统关进秦城监狱,进而结束“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一亿人”的十年“文化大革命”。

叶剑英晚年还做了一件事,对当代中国乃至于当今世界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对13亿中国人来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值得大书特书,那就是叶剑英对于人体科学研究的支持。当代中国最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将“人体科学”称之为“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体科学在中国刚刚起步、面临一些思想僵化者反对的关键时刻,叶剑英以他在中共最高层的威望和特殊地位,对人体科学给予肯定和支持,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气功热,作出了重大贡献。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报导了一个叫唐雨的小朋友“耳朵识字”的新闻。这则消息在极左的十年“文革”之后,无异于一声惊雷,在中华大地上引起轩然大波。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张宝胜,拥有多种特异功能。许多最高层官员正是在对他进行测试后,彻底改变了长期固守的观念,变成了人体科学的积极支持者;当然,反对者也大有人在。在这场纷纷攘攘的争论中,1982年5月18日,叶剑英在北京西山寓所亲自对张宝胜进行了特异功能测试:他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摺叠得十分整齐的纸条,放在茶几上,请张宝胜辨认。张宝胜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纸条,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拿笔写下“三笑”两个字。叶剑英的儿媳吕彤岩打开纸条给大家看,果然是叶剑英亲笔写的两个字“三笑”!时年叶剑英85岁!

叶剑英是个可以随便欺骗的人吗?张宝胜敢在元帅府里骗元帅吗?测试结束后,叶剑英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对日后中国人体科学的发展和气功的普及推广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自己写了字,又没让他看,他认出来了,这就证明存在着这一现象。有人承认它,有人不相信,这是个矛盾。自己写了,别人认出来了,开始相信了,想一想又觉得是假的,这不又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吗?怎么解决呢?如果一口否定说特异功能是假的,便不会再继续努力,有所前进了。我想,还是应该对此进行科学研究。”当时,参加这次测试的还有叶剑英的警卫、秘书、保健医生、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委会秘书长朱润龙,陈赓大将之子陈知健,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基和儿媳吕彤岩。叶剑英对张宝胜特异功能的肯定,也为日后张宝胜正式调到国防科工委配合专家进行人体科学研究开了绿灯!1987年,国防科工委507所经过数年研究,终于证明人体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该成果被评为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二等奖。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第二个人,当数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岳父张震寰将军。张震寰毕业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1949年10月1日后,历任马列学院教务处处长,总参谋部装备部副部长,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参与组织并指挥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第一次原子弹空爆试验,第一次原子弹、氢弹结合试验,洲际导弹、潜地导弹、通信卫星试验,中国银河亿次计算机的研制试验。张震寰的女儿张志凯,正是俞正声之妻。

20世纪80年代初,一些人体特异功能被报导出来后,立即引起对新生事物异常敏感的张震寰的重视。在亲自测试之后,张震寰成为中国人体科学最坚定的支持者和领导者。他请许多最高层官员、最著名的科学家亲自测试人体特异功能。原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看过之后,对钱学森说:“这可是不能不看,不看就不会相信,看了就相信了。”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胡绳,看过后笑着说:“可真是,可真是,但是解释不了。”曾经根本不相信人体特异功能的著名科学家严济慈,亲自测试后老老实实承认:“看到的是事实。”原国家副主席王震,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谭震林,原中央书记处书记王任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宋健,中科院资深院士、著名生物物理学家贝时璋,中科院资深院士、“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王淦昌,中科院资深院士,中国核物理学家赵忠尧,中科院资深院士、法国声学学会最高荣誉奖章获得者汪德昭等,都看过、相信并支持人体科学研究。

1985年12月,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成立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张震寰当选为理事长。1987年5月,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张震寰当选理事长。1987年12月,张震寰第一次到广州主持“中国气功观摩交流大会”时说:“我们要把最美好、最真实的奉献给人民,搞假的就是自杀”!他多次强调:对气功宣传要真实、要严密、要严格。晚年的张震寰全身心地投入气功和人体科学,成为这两个领域最著名的领军人物。1994年3月23日,张震寰在北京逝世。3月24日,83岁的钱学森发信悼念。这封信情真意切:“惊悉震寰主任突然辞世,我不胜悲痛!我等相知三十八年矣,不但在国防科学技术工作中长期得到他的领导与帮助,近十多年来,尤其在气功、人体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领域同心合作,我深受教益。今皆不可再得矣!悲夫!”张震寰戎马一生,为当代中国科技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具有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他对特异功能、气功、人体科学的认识,可能是盲从或者迷信吗?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最大贡献的科学家当数钱学森了。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曾说:“钱学森无论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的兵力。”钱学森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数学双博士,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许多国内外大奖。20世纪80年代特异功能和气功在中国刚冒出新芽的时候,钱学森就像插头插进插座,马上就通上电了。为什么?其一,钱学森19岁就炼过气功,亲自体验过气功袪病健身的好处。1930年,钱学森上大学二年级时,因患伤寒病休学一年。请一位中医看,命是保住了,却留下病根。那位中医没办法去根,就介绍他找一个气功师调理,结果除了病根。其二,钱学森是在美国最自由的学术空气中成长起来的伟大科学家。早年留学美国时,他跟一批最顶尖的科学家一起从事科学研究,思想火花的碰撞,结出了丰硕的科研成果。他的博士导师冯.卡门教授是当时全世界最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最欣赏他的是:“想像力非常丰富,既富有数学才华,又具备将自然现象化为物理模型的高超能力”。敏锐的思维、超前的意识、始终站在科学的最前沿,是钱学森最显著的科学品格。

钱学森认为“人体科学”包括三个组成部分:人体特异功能、气功和中医,而气功又是中医的核心。1980年6月4日,钱学森访问上海《自然杂志》,从开发人的潜能的角度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他特别指出:“一项新的科学研究,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谈话中,他首次提出“人体科学”这个概念。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1983年3月14日,钱学森在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作了“关于科学道德”的报告。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该所共作了100多次报告或发言,涉及气功、中医、特异功能和科学革命等问题,这些讲话后来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对人体科学研究影响很大。1987年4月18日,钱学森在致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负责人陆祖荫等的信中写道,当时的高层“认为气功和特异功能非常重要,要抓紧研究,开发利用。气功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它有很高级的功能表现,有很深奥的内容,中央认为对此非但不能怀疑,而且要大力支持。”钱学森论述人体科学最全的一本书,是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约108万字。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高级官员中,伍绍祖的名字,应载入史册。伍绍祖是中共最后一任国家体委主任和第一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任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主席。伍绍祖对特异功能也经历了一个从根本不信到完全相信并大力支持的转变过程。他在致时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的信中写道:“纵观科学发展的历史,当初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伽里略坚持地球转动说,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摩尔根提出基因论,都遇到世俗势力的严厉抨击,拥护新说的人甚至丢掉了性命,如布鲁诺。苏联正式把基因论封为‘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伪科学’,而事实却恰恰证明,他们的李森科学说才是伪科学。从以上所举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些旧理论所不能解释的现象,往往是科学跃进的先声,一旦被发现并上升为科学的理论,就有着十分重大的科学意义和实用价值”,他呼吁中央对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和气功开绿灯。胡耀邦综合考虑了支持方和反对方的意见后,对气功提出了“不宣传,不批评,不争论”的三不政策。

伍绍祖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期间,也对当时全国非常热门的法轮功做过认真的调查研究。1998年5月15日晚10时,中央电视台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体育节目中,分别报导了伍绍祖视察长春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盛大场面。1998年10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气功注册评审调研组组长邱玉才说:“关于法轮功问题,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著。这一方面没有疑议。”“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分肯定的。”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伍绍祖受到巨大冲击,2000年4月,被免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职务。

法轮功在中国迅速传播作出特别贡献的高级官员中,还有一个不应被忘记的名字:原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李其华1931年参加红军,离休前曾任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职,到过日本、德国参观、考察,救治过成千上万的病人。李其华的老伴赵丽彬炼法轮功前,患冠心病、青光眼、高血脂、多眠症、肝炎等,脸色青黄,嘴唇黑紫,靠药物和吸氧维持生命。李其华写道:“老伴的亲身变化,对我心灵的震憾太大了。我不得不思考:我所在的解放军总医院,技术、设备虽不敢说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也是国内外数得着的。就这样也没有治好老伴的病,而他学法轮功那么短时间,不用打针、吃药就全好了,这是为什么呢?这些问号不断地在我脑中翻腾。事实胜于雄辩!我从怀疑、观望、关心到想亲自试一试,就这样我也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李其华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了,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法轮功袪病健身的奇效,使李其华心服口服,他写道:“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70多岁,80岁以上的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级领导和高级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才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这是李其华老人在没有任何外部压力下内心深处真实想法的自然流露,是完全可信的。他的这个心得体会影响很大。

从20世纪80年代初发端的人体科学,在1999年“7.20”江泽民全面性镇压法轮功之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压。曾获全国民族体育比赛武术冠军,世界杯武术金牌奖,并且在当年受人敬仰的“大师”李有甫就曾写道:“法轮功这样正的法,假如中国多一些人学炼法轮功,中国就会成为君子国,神仙国,法轮功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干了件最大的蠢事,不但害了百姓,害了国家,也害了他自己。”

 

原载《新唐人》,有删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責任编辑: 司徒恩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