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千年经济奇观”:注定会发生世界大事件!(组图)

2016-08-20 09:0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6年08月20日讯】以今天诡异的经济局势,估计任何人都不敢说对未来有很强的把握能力。最诡异的地方是:根据评级机构惠誉8月1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8月2日,全球收益率为负的主权债规模高达11.4万亿美元,其中欧洲为4.2万亿美元,日本为7.2万亿美元。负利率即购买支付价格大于国债的面值和利息。现如今,日本、德国、法国、英国等国家都出现了负利率的国债,更奇异的是连作为“欧猪”国家的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也开起了国债负利率。


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曲线图(网络图片)

市场上负收益率国债充斥,逼使投资人转向其他目标,尤其是收益率相对仍高的美国国债,这些需求也会进一步打压美债收益率,迫使美债收益率不断下滑。假如德国等其他国家的国债收益率转负的程度持续加深,那么,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早晚也会转为负值(考虑到通胀因素,美国国债的实质利率其实早已转负,只是名目利率还未如此)。

据历史学家统计,当前的借贷成本比古埃及第一王朝时代、拿破仑时代、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时代和1929年大萧条时代都要低,这可以称作“千年奇观”,这往往意味着一些惊天的事件可能发生……


全球利率水平历史演化图(蓝线为短期利率,红线为长期利率)

2008年以来,欧美央行印钞12.3万亿美元(其中美联储3.7万亿美元),这些钱充斥着市场。可根据欧洲巴塞尔协议III规定,欧洲银行在资产负债表上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国债,等于是银行只能被迫购入这些国债资产,因此无论收益率跌得多低,国债市场还是有基本买盘,这是国债负利率的根本原因。欧洲中央银行实施总额1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政策中,就是用于购买政府债券,直到2016年9月结束。在欧洲央行和欧洲巴塞尔协议III规定之下,共同将欧洲主要国家的国债推向了负利率,日本国债也基本相似。

美元脱离金本位之后,信用货币横扫江湖,不断膨胀,负利率国债也是货币不断膨胀的后果,是典型的货币泡沫。

这种国债收益率不断下滑的现象在日欧国家中不断扩展,甚至已经蔓延到属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


8月15日,中国大陆银行间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来源:Wind资讯)

国债,特别是德国、美国、日本国债一直被视为传统避险资产,可如今,负利率的国债已经超出了传统避险的范畴,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的国债,难说具有避险功能,只能说明货币的信用水平远低于国债。这种负利率国债造成的威胁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局势生变,可以肯定的是,欧洲以意大利、西班牙为首的国债必定遭到疯狂的甩卖,市场的流动性猛烈收缩。

现在就谈谈未来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

其一,欧洲也好、日本也好,量化宽松的根本动力都是债务问题。日本政府的债务高企,安倍晋三上台以后,需要贬值日元让日本经济恢复活力,同时也要保护自身的国债,以便为日本政府调整债务争取时间,今年以来,日元不断升值,说明这种战略目标已经达成(日本新发国债规模连续两年下降)。欧洲国家的情形不同,由于欧债危机阴魂不散,欧洲央行需要打低欧洲各国国债收益率,使财政的弱国有更多的时间改善自身的负债情况。全球经济低迷,通胀走低,这是各国央行可以淡定地发钞、进而不断打压国债利率的基础,也是他们的信心所在。可是,央行负利率、国债负利率,就会支撑商品价格。当任何一种与经济紧密相关的商品出现供需平衡或供需短缺的时候,意味着正收益的投资渠道出现了,那时,藏在国债中的资本就会快速流出,推动商品价格。前期的伦敦锌基本走出的是独立的行情,就源于出现了供应缺口,结果价格持续走高。锌作为基本金属中的一种,对通胀的推动力不强,容纳资本的能力也有限,不会对国债市场产生大的影响。但是,如果这种情形发生在原油上哪?当国际原油价格渐趋稳定以后(意味着供需情形改善,实现基本平衡),欧佩克或国际上重要的产油国就有能力通过减产协议推动原油价格,此时,进行原油投资的吸引力就会远远高于负利率的国债,在资金流向转移的同时,大幅拉升通胀。此时,通胀上行,央行就再也没有了继续印钞的能力,欧美日的国债利率必定上扬(央行加不加息都没关系),价格下跌。高盛估计,单单美国国债,若收益率意外升1个百分点,就可能引爆1万亿美元的损失,比金融海啸期间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MBS)产生的损失金额还要严重,如果再加上欧日国债,简直就是引爆一颗行星,将炸毁整个资本市场。所以,这种资金的反向流动将非常可怕。

事实上,这种事情曾经小规模预演过,2015年初,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差一点跌入负值,招致欧洲的信用市场出现一轮崩盘,导致收益率全面飙涨,德国10年国债收益率在随后不到2个月内,急涨至1%,如果发生全球的国债利率齐升,自然是灾难性的。

其二,银行或其他机构破产。银行、保险公司、养老机构持有国债,需要向国债发行者上缴负利率的收益,就会持续收缩银行、保险公司的流动性,全球经济低迷,加上欧美日都实行低利率政策,银行的收益比较低,全球经济下滑的周期,坏账的比例大,此时,在上缴国债负利率的收益,很容易造成流动性短缺的情形,拖累银行等机构破产,如果发生这种情形,就会出现新的雷曼事件,而新的雷曼事件必定导致流动性剧烈收缩,国债利率被动走高,海啸也就发生了。

其三,美国通胀上行的可能性很大。

美国工资增长率在2015年底短暂下行之后,增速正在快速上升。事实上,工资增速目前有望打破这个十年的最高记录,工资增长率上升,就会推动消费需求的上升。


亚特兰大联储行追踪的美国薪资增长变化图(来源:FX168)

在2009年以后的经济复苏周期中,美国消费者增加了自己的储蓄,一直在拖累经济增长。可是,今年以来情形开始改观,过去的储蓄增长成为现在消费增长的基础,就个人观察,今年二、三季度美国的经济增长会完全是由消费拉动的,如果扣除消费增长,美国经济实际处于负增长。


美国家庭负债与可收入支配比例(来源:FX168)

美国的消费需求中,最大宗的商品是原油。当美国依靠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时候,意味着原油的需求上升。过去两年,原油价格的下跌主要是因为中国和欧洲的需求不足,供过于求造成的,现在,这种因素已经比较充分地释放。当美国需求上升之后,就会对原油价格形成支撑,既带动通货膨胀水平,也招致美国国债收益的上升,甚至导致美联储加息,这将带动欧日负利率国债中的资金外流,带来全球剧烈的通货紧缩,引发负利率国债形成的危机。

今天,一旦负国债利率的危机引发,必定造成国债价格的暴跌,而国债价格的暴跌将严重打击金融机构的资本金。末了,欧洲大量的金融机构很可能会出现破产,这是一场全球的信用危机。

至于危机发生的时间,笔者认为将很可能在10月份以后的一段时间,因为那时,欧洲央行的购债将结束,如果欧洲央行不再继续QE,欧洲国家的国债价格失去了最大的支撑力,如果市场生变,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国债价格就很可能发生崩跌;其次,10月份以后,美国和中国的通货膨胀预计都将显现雏形,那时,逐渐收紧的美元就很容易制造国债价格的大幅波动,引爆危机。再有,日元兑美元8月16日再次升破100:1,半年多来已经升值了20%左右,已经绷紧了亚洲相关国家的国际流动性,美国的基准利率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有重要的经济体的货币倒下,造成国债收益率的大幅上升,引爆全球的经济危机。

如果美国在今年9月加息(这种可能性并不小),为了达到目标利率,美联储很可能需要抛售部分国债(也就是大家说的缩表),美债收益就会上升,美欧之间国债收益率的差距就会加大(当然,在日元持续升值接近一年之后,也很容易引爆亚洲的问题),欧洲国家和亚洲一些国家(地区)的债务就会发生踩踏,所以,人们最担心的就是10月前后。

欧日负利率国债并不是和我们无关,因为一旦引爆,全球信用市场将剧烈收缩,中国国债收益率也会大幅上升,利率上行;那时的通胀应该已经明显形成上升的趋势,在通胀和货币面临贬值的双重压力之下,央行随便印钞的胆量受到制约,资产价格泡沫很可能开始明显显露问题。

一旦这种情形发生,美元、黄金将同时上升。大面积负利率国债,属于千年奇观,很可能带来人生难遇的事件。

面对这种巨大的冲击波,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预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